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陈老赖
    回到古董店,我们修养了大半年,身上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值得庆幸的是,我们虽然都是重伤,不过都没有落下什么后遗症,只有虎子,自从吃了那夜嚎肉之后,回来就一直肠胃不好,看见肉就没胃口,而王初一伤一好就回了北京。

    从西凉墓里带出来的那个古纹黑盒子,在我们手里已经有段时间了,却一直没有找到开启盒子的方法,而那枚带出来的黑玉虎符,七爷也不敢轻易露出来,毕竟这玩意可是国宝级的,一般的买家根本就不敢收。

    七爷辗转联系了上百个老主顾,都没人愿意收这虎符,说这是砸手里的宝贝,收了没法出,搞不好还要吃官司,最后七爷不知用什么法子,联系到了一个香港的买家,说是今天就到这里来验货,而且对方还说对那黑盒子十分感兴趣,说是知道打开黑盒子的方法。

    我和虎子今天一大早就起来,将古董店里里外外打扫干净,坐在正堂里,就等着这位神秘的客人上门,从早上的八点来钟,一直等到夕阳西下,也没见有人来。

    我们两个已经等的不耐烦了,正想收拾东西关门歇业,这时候从正门进来一个中年男人,打扮的十分阔绰,我一看就感觉这人不一般,应该就是我们要等的那位香港富商,于是一边招呼虎子去后堂叫七爷,一边上前迎接。

    “哎呀,老板您好啊,请问您来是看古玩呢,还是寻字画?”

    哪知道那人架子大的很,根本就没拿正眼瞧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白手绢,在脸上晃了晃,皱了皱鼻子说道“什么破地方,霉味这么重。”话音里夹杂着很重的香港味,说完就自顾自的坐在正堂的椅子上,掀开了八仙桌上的茶盏盖。

    我一看,连忙提起铜壶给他添水,问道“您这次来……”

    我刚开口,他就冲我摆了摆手,说道“我这次是来谈大买卖的,你一个伙计在这跟我说什么?还不快点把你们老板叫过来?”

    虽然我心里很窝火,但毕竟人家是老板,心想着忍一忍,只要手上的虎符能卖个好价钱,黑盒子能顺利的打开,一切都不是事,要不就说吗,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现在看他嚣张跋扈,只要肯给钱,那就是大爷。

    我压着心里的火,脸上挂着微笑冲他说道“您稍等,马上就到。”

    他嗯了一声,抿了口茶,随后眉头一邹,又将那茶吐在了地上,说道“什么茶叶?这么难喝!你们这古董店够穷的啊!”说着就站起身子,在正堂里四处晃悠,看看周围的陈设。

    其实我们这里的茶叶,都是七爷吩咐专人去采购的,绝对都是一等一的上品,就算是香港的富商,喝茶也不会比我们这个品质高多少,看他这么一吐,我心里就对他更加的厌恶,这明显是在我面前摆谱。

    他在正堂里来回踱着步子,一会指一指那明朝永乐年间的青花瓷碗,一会把玩一下唐朝的三彩马,我看他体态臃肿,头发梳的锃亮,个子不高,目测不到一米七,胖圆脸,满面油光,脸颊上还有一抹高原红,看长相就是个十足的庸才,刚入秋,就披着一件黑貂皮,也不嫌热。

    过了一会,这人觉着有些着急,就问我“怎么?你们老板还没来吗?再不来,我可就走了。”

    话音刚落,七爷的声音就从后门传来“哎呀,李老板刚来,怎么就要走啊,难不成我这里的东西看不上眼?”

    那人听见七爷的声音,慢慢转过身子,看了七爷一眼,问道“你就是黑鸦老七?”

    七爷明显一愣,脸上原本挂着的笑容僵了一下,很快就又恢复自然,问道“怎么李老板没有来吗?”

    那人一甩貂皮大衣,坐在了椅子上,端起茶盏又抿了一口,随后又吐在了地上,冲着七爷说道“你这茶太次了吧。”

    七爷虽然脸上仍旧挂着微笑,但是眉间已显怒意,看得出也是强压着心头的火,解释道“我们这小店,也只能配点安徽黄山的毛峰了,还没请教您是……?”

    那人转头看了看七爷,说道“哦,我是李老板的秘书,也是他公司的部门主任,我姓陈,你可以叫我陈小正,也可以叫我陈主任,当然叫陈秘书也行,李总还在酒店,马上到,让我先来探探路。”

    我听他这么说,心里的火一下就冒了出来,他娘的,一个狗屁秘书,跑到大爷这里来装什么逼,狗屁都不懂的玩意,在正堂里晃悠了两圈,跟他娘的文盲一样,还说茶叶不好,我心里怒骂,你他娘的喝过好茶叶没有?七爷这黄山毛峰可是三万一两的好茶,不识货的鸟人。

    七爷也是皱了皱眉头,不等他开口,虎子就已经忍不住了,骂道“他娘的,不就是个狗屁主任,在这里装什么大尾巴狼?你他娘的见过世面没有?老子告诉你,地质队的张队长,老子都敢打!”说着还挽起了袖子。

    那陈小正见势不妙,猛地站起身子,一拍桌子,说道“不就是个古董小店,跟我在这横什么横?小心这单子生意黄了,你们老板要炒你鱿鱼。”说完还看了看七爷。

    这种狗仗人势的小人我见得多了,仗着自己老板的势力,横行霸道,可惜这次却碰了钉子,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

    就见七爷阴沉着脸,说道“他是我兄弟,炒鱿鱼这种事情,在我这里不存在。”

    这陈小正吃了瘪,显得十分的愤怒,估计是出门谈生意习惯了居高临下,冷不丁的被人顶一下,心中十分不爽,猛地一拍桌子,说道“这都什么店?我回去就要告诉李老板,你们这里太不靠谱了!”说话间,因为刚才拍桌子的时候,力气过大,一个茶盏就被震掉在了地上,摔碎成两半。

    陈小正正要起身离开,虎子却一下烂在门口,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愤怒,一米九的身高给人的压力也很大。

    陈小正一下僵住,转过头,看了看七爷说道“怎…怎么?还想…打人?”

    七爷摇了摇头,说道“您走,我不拦着,您怎么跟李总回话,我也不在乎,不过您打碎了我一个茶盏,就得赔钱。”

    陈小正一听是因为打碎茶盏的原因,原本紧张的神情,一下放缓,又是摆起了架子,说道“不就是个茶盏吗?”然后从厚貂绒里掏出三百块钱,放在桌子上,接着说道“不用找了。”然后转身就要走,被虎子一把拉住。

    “又想怎么样?”

    七爷这时候从椅子上站起身子,冷笑一声,说道“我这茶盏,可是明朝万历年间的青花瓷,三百块?恐怕你走不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