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离开甘肃
    那只巨蟒在我们面前晃动着脑袋,我盘算着,这巨蟒在地底下待久了,一直都是捕食蝙蝠,第一次见我们这么大个的生物,估计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也没有真正的发起攻击。

    我连忙朝着王初一挥挥手,小声说道“他娘的,还等什么,赶紧爬上去,还非得跟这家伙拼个你死我活啊?”

    说话间,王初一伸手摸出登山绳,在绳子的顶端绑上两柄军刀,甩手这么一扔,那登山绳就挂在了洞口外面,然后她就开始顺着这登山绳往上爬。

    那只巨蟒看到王初一的动作,估计是不想到嘴的肥肉就这么跑了,几乎同时,就朝着我冲了过来。

    我提起苗刀,心想不跟这巨蟒斗上一斗还真出不去这岩壁峡谷,于是恶向胆边生,提着苗刀也朝着它冲了过去,身体向右一闪,躲过了蟒头,然后一刀就朝着它的身子砍了过去。

    这苗刀锋利无比,再加上我几乎用了所有的力气,这一刀下去直接将这巨蟒的皮肉划开,白花花的蟒肉就漏了出来。

    那巨蟒吃痛,发出嘶嘶的声音,尾巴就朝着我甩了过来。

    我躲避不及,只能将苗刀竖在身前,并且是刀锋朝外,心想你这一下就算是甩到我,也讨不到好处。

    果然,那巨蟒尾巴的力道极大,轰的一下,撞在了我手臂上,将我整个人撞飞出去五六米,再看它那条尾巴,也被苗刀齐刷刷斩断,尾骨都漏了出来。

    那巨蟒吃痛,竟然向后退了一段距离,死死的盯着我,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说实话,我现在是两臂发麻,手上的苗刀几乎都握不住了,如果这巨蟒乘胜追击,估计下一次攻击,我就顶不住了。

    就在这时,头上传来王初一的声音:“虎子,快把七爷捆上,我先把他拉上来。”

    我不敢回头看,因为对于这种猛兽,气势上绝不能输,只要你退缩一点,它肯定就会冲过来攻击你,不过听声音,王初一是已经爬上了那洞口。

    苗刀上滴答一声,一滴蟒血就滴在了水里,溅起一点水花,我就这么跟那只巨蟒对视着,谁也不敢动。

    就这样,七爷也被王初一拉了出去,接着虎子也开始动身往上爬。

    估计那巨蟒实在忍不住了,发出嘶嘶声音再次朝我冲了过来,速度,要比刚才快了不知多少倍!

    我心里暗叫不好,这巨蟒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根本就来不及躲避,只感觉自己胸口一阵剧痛,整个人就被它撞飞出去。

    还没等我落地,就感觉整个身体一紧,回过神来之后,发现自己已经被这只巨蟒死死的缠住,而且巨蟒的身还在不断收紧,按照这巨蟒的力道,最多一分钟,我就会被它挤断骨头,最后缺氧而死。

    “老白!”已经爬了一半的虎子看到我的处境危险,大喊一声,就要跳下来救我。

    现在这种情况,虎子的体能已经到了极限,如果跳下来救我,那就是送死,于是我拼尽最后的力量喊道“快走,别他娘的管我,我自有办法出去。”

    虎子一愣,看我说的这么肯定,一时间也没了主意。

    “他娘的,我啥时候骗过你,快走,别碍事!”我最后这一句,喊出来声音已经很小了,可虎子依然听得清楚,说道“那我在上面等你,你快来。”说完,抓着绳子就爬上了洞。

    我看到虎子也爬了出去,整个人忽然就放松下来,现在就是安静的等死了,心想死了我一个,活了三个,这买卖也算不亏本。

    可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这巨蟒身体一阵抽搐,挤压的力道开始减小,再然后,竟然缓缓的松开了身体。

    人在频临死亡的时候,潜力是无限大的,现在有了一线生机,我一只手按着巨蟒的身体,另一只手上的苗刀就猛地一挥,又在这巨蟒的身上开了个将近一米的口子,接着脚上猛地一瞪,身体一跃而起,一把就抓住那根救命的登山绳,喊道“快拉我上去!”

    只感觉登山绳缓缓的向上升,我回头一看,那巨蟒身上已经爬满了吸血蝙蝠,这蝙蝠平时獠牙刺不穿那巨蟒的鳞片,可现在那巨蟒被我砍伤,伤口周围已经密密麻麻全是蝙蝠,身体的一部分甚至因为缺血都开始萎缩了。

    看到这,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如此厉害的吸血蝙蝠,如果一开始就攻击我,那现在我已经是一具干尸了!

    很快,我就被王初一和虎子两人拉出了洞口。

    出来之后,才发现,真的来到了地面上,周围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正值白天,热浪一阵接一阵的吹来,原本在墓穴之中受的伤,被这热风一吹,伤口就开始发痒。

    我踉跄的站起身来,想要掏出指北针看看方位,只感觉脚下的地面开始抖动,于是大叫一声“不好,这里要塌!快跑!”

    跑出去十几米之后,原本我们站着的那个地方,就整个的塌陷下去,一只十几米长的巨蟒被砸在土层下面,我看它露出来的部分,已经干瘪,心里就倒吸一口凉气,这吸血蝙蝠的杀伤力还真的不小!

    “叽叽……”一阵蝙蝠的叫声传来,两只吸血蝙蝠从土层里钻了出来,就朝着我飞了过来,可刚煽动两下翅膀,就栽倒在地面上。

    虎子冷哼一声骂道“他娘的,这么大的太阳,也敢出来?真是屎壳郎进茅坑,‘找屎’。”

    “这地方还是危险,咱们不要停留,先离开再说!”说完,我就帮着王初一和虎子一起架着七爷往前走。

    一连走了三四个小时,才停下来,歇了歇脚,我掏出指北针看了看,发现这里的地磁干扰太大,里面的指针竟然失灵了,抬眼看着一望无际的戈壁滩,连一个参照物都没有,如果方向走错了,估计我们得死在这戈壁滩上。

    就在我发愁的时候,极其虚弱的七爷,从怀里掏出那个古纹八卦罗盘,低头正看着。

    我收起指北针说道“七爷别看了,这里地磁干扰挺大的,没用。”

    谁知道七爷看了一会,又将那古纹八卦罗盘收紧怀里,抬手指了指,说道“往这边走,这边阳气重,肯定有人。”

    我听了之后,不禁对七爷手里的古纹罗盘啧啧称奇,看来这古纹罗盘所传不虚,只测阴阳,不测方向,怪不得那鬼鼠老九想要,看样子还真是个宝贝啊。

    后来沿着七爷指的方向,我们连走了五天四夜,几乎在奄奄一息之际,看到了来时的那个小镇,在镇子上休息了大概半个月,这才辗转回到七爷的古董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