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暗算
    随着那人影越走越近,我终于看清楚那人的长相,不是别人,正是那鬼鼠老九!

    我心中一震,心说这老家伙不是跑错了地方,去了那疑冢了吗?怎么出现在了这里?看他走过来的模样,似乎在那疑冢里并没有受什么伤,当初我还在心里诅咒他死在那疑冢里,看样子是我太天真了,这鬼鼠老九果然有两把刷子,不是个省油的灯,只是不知道他现在把我们都捆在这,是什么意思。

    鬼鼠老九走到我们面前,先是看了看七爷,然后冷笑一声,说道“怎么?经过了大风大浪的七爷,今天也在这阴沟里翻船了?”

    七爷根本就没拿正眼瞧他,冷声说道“谁他娘的裤门没拉好,把你露出来了。”

    鬼鼠老九不紧不慢的蹲在七爷面前,掏出一柄军刀,在七爷眼前晃了晃,说道“哎呀,我其实挺佩服你这种死到临头,都不忘快乐快乐嘴的人。”说着就用那军刀的刀面在七爷脸上拍了拍。

    七爷目光阴冷的看了看鬼鼠老九,说道“死耗子,要不是你爷爷有伤在身,能轮得到你在这里嚣张?”

    鬼鼠老九微微一笑,抄起军刀,一刀就插进了七爷的肩膀,血一下就染红了半边身子。

    “我说九爷啊,你没听过一句古话,叫趁你病,要你命吗?只要你交出麒麟眼和古纹八卦罗盘,我会考虑考虑让你在床上躺着度过后半生。”

    说着鬼鼠老九已经把军刀放在了七爷的脚筋位置,然后砸了咂嘴,接着说道“您这还剩一条腿都能蹦跶的这么欢实,我这一刀下去,黑鸦老七从此以后,就变成废鸦了!”

    就在他们两人说话的功夫,远处的那个彪形大汉已经爬起了身子,悄悄的爬了过来,我定睛一看,那人就是虎子,心里一阵暗喜。

    只见虎子缓缓的爬到老九身后,就在老九要动手划断七爷脚筋的时候,猛地撞向了老九的后背。

    老九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给撞得发懵,整个人一个踉跄,就向前扑倒,军刀就脱了手,掉在了七爷脚边。

    七爷前脚尖一点那军刀的刀身,然后用脚一勾,就像是玩杂技一样,将那军刀从头顶就踢了过去,正巧落在他背后。

    就在鬼鼠老九反应过来,准备冲上去踹虎子的时候,七爷已经用军刀划开了身上的绳子,一个健步冲上前去,反手握刀,军刀横扫而出,直逼鬼鼠老九的咽喉。

    那鬼鼠老九反应也快的出奇,眼看那军刀就要划到自己的喉咙上,鬼鼠老九忽然身子一矮,整个人向下一钻,就要从七爷胯下钻过去。

    七爷左腿一勾,挡住了老九的去路,紧接着右脚那根木头腿,猛地就踹在了老九的下巴上,把他踹的连退两步,身体踉跄的一斜,一只手不小心就按在了水里。

    这一下,那水里早就伺机待发的白珠血蛆一拥而上,几乎顷刻间,鬼鼠老九的一只手就变成了森森白骨,疼的他直打滚,然后从背包里掏出一把白色的粉末,洒在手腕的伤口处,然后又是一声凄惨的叫声,只见十几只白珠血蛆从他手腕里钻了出来,然后就开始萎缩干瘪,最后一动也不动的掉在了岩壁的最边缘。

    七爷冷哼一声,冲我说道“刚才在那地宫主棺旁边,我说用醋浇棺,你还说没人盗墓还会带吃饭的调料,这次见到了吧?你们九爷盗墓可都带着盐呢!”

    鬼鼠老九疼的浑身发颤,嘴唇发抖,右手利索的拿出一根绳子,将自己受伤的那只手捆住止血,然后恶狠狠的看着七爷说道“黑鸦老七!是我救了你们,你他娘的就这么恩将仇报?”

    七爷走过去,一把抓住黑鼠老九的衣领,冷声说道“风水轮流转啊!”然后一把扯开自己的上衣,一道还在涌着血的伤口赫然在目,然后说道“你捅这一刀的时候,也是在救我?”

    鬼鼠老九无法狡辩,说道“我只是想逼你交出麒麟眼和古纹八卦罗盘,并没想真的杀你。”

    七爷使劲一推,松开了鬼鼠老九的衣领,这一下把他推的向后退了七八步,然后说道“你刚才不是想废了我吗?现在你也缺了只手,咱们算是扯平了,马上给我滚!”

    鬼鼠老九疼的满头都是汗,抖着身子,如获大赦一般,也不回头,连滚带爬的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里。

    我心里气不过,就说道“七爷,怎么就这么放他走了?刚才应该弄死他,留着就是个祸害。”

    那知道七爷身子一摊,整个人就摔在地上,声音几乎小到听不见,说道“兔子急了会咬人,刚才要是把他逼急了,跟咱们拼命,我现在的体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说着就把军刀递给了我。

    看他的模样根本就没有力气帮我割开绳子了,我反手拿起军刀,将捆在自己身上的绳子划开之后,又把其他人的绳子一一划开,转身再去看七爷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昏死过去了。

    这时候我顾不上管他,低头查看自己的小腿肚子,发现里面的白珠血蛆已经没了,应该是刚才昏倒的时候,鬼鼠老九怕我死了,帮我处理过了。

    王初一和虎子两个人将七爷架起来,说道“鬼鼠老九不知道那麒麟眼到底在谁那,所以不敢让咱们死,反倒是救了咱们。”

    我眉头一皱,问道“咱们全被打晕了,他只要搜一搜不就知道麒麟眼是不是在咱们身上了吗?为什么非得逼着咱们说?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王初一说道“这鬼鼠老九不但是出了名的阴险狠辣,而且是个小心至极的人,这麒麟眼上有诅咒,他是知道的,万一不小心碰到了,那……”王初一看出我眼神中的失落,就没有再说下去。

    这时候七爷逐渐的清醒过来,可惜因为受伤太重,基本上丧失了移动能力,只能靠王初一和虎子两人搀扶着往前走。

    这岩壁峡谷弯弯曲曲,我们又个个带伤,基本上是走走停停,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这岩壁峡谷好像走不到头似的。

    就在这时,七爷忽然说了一句“别动,前面有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