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椁内藏尸
    看着那圆孔,我们三人相互对视一眼,最后七爷走到七星棺椁面前,半蹲下身子,然后看了看我和王初一,然后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就把手伸进那圆孔里。

    我现在只感觉自己心跳加速,心脏几乎已经提到了嗓子眼,紧张的看着七爷的每一个动作,生怕再出什么乱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现在这种状况,几乎过一秒,就跟过一年似的,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只听见咔吱一声脆响,整个棺椁的封盖轻微的震动一下,随后就看见一个拇指粗细的细缝,这封盖已经被打开了。

    七爷满头都是冷汗,缓缓的将手从那圆孔之中抽了出来,说道“他娘的,再有这种七星探龙棺,说什么也不开了!”

    抱怨一声之后,我们三人合力,就开始将这棺椁的封盖向后推,可惜这封盖是在太沉了,我们三个几乎使出了吃奶得劲,才将这封盖向后推了不到一公分,两只手已经累得发麻。

    “七爷,这样不行啊,得想个法子啊,不然咱们这么一点一点的推,还不得推到明年啊?”

    七爷摆了摆手,说道“别着急,我自然有办法。”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来,里面装着一些透明的液体,然后就见他把那瓶子里的液体,顺着刚才推开的缝隙就倒了进去。

    七爷倒的很慢,动作很轻,从缝隙处,沿着封盖的边缘一点一点的往里倒,整个过程持续了十几分钟。

    随后七爷冲着我们一挥手,说道“推!”

    我和王初一就牟足了劲往前拼命的推,可手上刚一发力,就感觉这封盖和刚才不一样,比刚才轻了很多,没用多大力气,就把这封盖整个给推开了,然后就是一声巨响,沉重的封盖就掉在了地上。

    “诶?七爷你这瓶子里装的是什么玩意?真神了!”

    我对七爷瓶子里装的东西十分好奇。

    七爷笑了笑,说道“这可是好东西,咱们倒斗的行话叫万金油,专门对付这种三合土棺椁用的。”

    一听是万金油,我就明白了,古籍里提到过,这是一种润滑剂,可以减少棺椁封盖和棺椁之间的摩擦力,非常的好用,但是配方早在民国时期就失传了,具体是用的什么材料,怎么去配比,谁也不知道,没想到七爷手里还有这种东西,当即对七爷挑起了大拇指。

    “行啊七爷,不愧是老江湖。”

    七爷微微一笑,说道“现在这万金油可真是名副其实了,真是万金一两啊,我买的时候也肉疼,现在看起来,也算是物超所值了。”说罢就走到棺椁旁,探着身子往里看。

    “我操,椁内藏尸?”七爷一声惊呼。

    我和王初一连忙凑上去看,只见这棺椁之内,竟然有两具干尸,分别侧卧在棺材左右两旁。

    这两具干尸摆放的姿势,都是一只手和一只脚搭在棺材上,很像是把棺材当做枕头一样,抱着在睡觉。

    王初一咦了一声,说道“这还真是奇了怪了,尸体不在棺材里,而在棺材外面?”

    七爷原本还挂着笑容的脸上,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说道“这椁内藏尸,很久没见过了!”说着站在一旁,只是盯着这两具干尸看,却没有任何的动作。

    我见七爷没了动作,也不敢去动这两具干尸,生怕再触发什么机关,就问道“七爷,这椁内藏尸,有什么说法?我在古籍上没见有什么记载?”

    七爷咳嗽了一声,说道“当然不会有记载,因为见过这椁内藏尸的人都死了,还活着的就只有我一个。”

    我听他这么说,心里十分忐忑,这椁内藏尸到底是个什么名堂,为什么见过的人都死了?又为什么只有七爷能活着?于是就追问七爷。

    七爷叹了口气,脸上表情有些痛苦,咽了口唾沫之后,低声说道“上一次见到这椁内藏尸,是在楼兰古墓!”

    王初一身子一颤,说道“就是那个藏着麒麟眼的古墓?当初你跟四哥还有我师父一起去的那个?”

    七爷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听完之后,我已经明白了,这椁内藏尸,应该是一种十分罕见的下葬方式,在楼兰古墓里,曾经出现过一次,随着时间的推移,四哥惨死在悬空墓里,而王初一的师父,也死在了那二鬼子坟的盗洞口,现在活着的可不就只有七爷一个了。

    想到这,我就对王初一的师父产生了好奇,如果那时候不是在盗洞里从他师父身上取出那黑盒子,我也不会进入这一行,要是认真起来,真正带我进入倒斗界的,算算应该是王初一的师父,虽然那时候他已经成为了一具干尸。

    我本想问问王初一关于师父的事,可看现在这种情形,实在不太合适,于是就把这事给按下了,想着以后再问,当下需要解决的问题,还是这棺材如何打开。

    于是开口问七爷“七爷,这椁内藏尸你既然见过,应该对这棺材的机关很了解了吧。”

    七爷摇了摇头,说道“上次是四哥开的棺,我是在他开棺之后,才进入的墓室。”

    我一听,心说对于这椁内藏尸,七爷也没有什么经验,看样子这这种棺材,大家都是第一次见,到底怎么开,会有什么机关,都是两眼一抹黑,谁也不知道啊!

    于是就说道“那既然是这样,咱们就还按老方法开,有什么机关暗器的,咱们见机行事!”

    他们两人点点头,王初一就朝着地宫的东南角走去,准备去点蜡烛,而七爷也摸出那一套画符的工具,就在两人分头行动,准备开棺的时候。

    我忽然听到一阵叽叽的声音,很像是老鼠在叫,于是就打起手电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照过去。

    这地宫的底部并不大,手电筒扫了一圈之后,除了那些铜镜依然安静的摆放在地宫四周之外,其他地方并无异样,俗话说这虫、蚊、鼠、蝇无处不在,这地宫里听见几声老鼠叫,也算是正常现象,于是对于这种声音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