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诡异镜像
    我本来就十分害怕,被七爷这冷不丁的一喊,吓得身体一哆嗦,差点就坐在地上,转过头就问他“怎么了七爷?”

    七爷叹了口气,冲我摆了摆手,示意我往后退,然后说道“这里也就你经验最少,就算是你把手伸进去,摸到了龙穴,也打不开这棺椁。”说着,七爷又看了看王初一,问道“你原来摸过这种探龙棺没有?”

    王初一摇了摇头。

    七爷面色阴沉,说道“还是我来吧,你们两个让开一点,万一摸到虎穴,有什么机关射出来,都激灵着点。”

    我和王初一连忙往后退了五六步,然后朝着七爷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七爷把那只钩子手拧了下来,换上了一支纯木头雕刻而成的假手,只见这手被雕刻的栩栩如生,指间的关节,都用一种圆木球代替,每个关节之上,都引出一条很细的透明丝线,有点像钓鱼时候用的那种,现在被七爷握在手中,来回这么一拉,就看那只假手跟真的一样,十分灵活,先是握成拳头,然后又伸开,如此反复试了几次之后,七爷自顾自的点点头,看样子对这只假手十分满意。

    随后,七爷便小心的将右手的假肢伸进了那圆孔之内,然后左手拉着那透明的丝线,屏住呼吸,似乎在里面摸索着什么,只见他左手五指如飞,飞快的拨弄那透明的丝线,不一会,只听见咔嚓一声脆响。

    七爷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整个身子一震,脑门上的冷汗已经流到了下巴尖,低声说道“操,这是个虎穴!”说着,就把右手抽了出来,只见那原本连接假肢的手腕位置,被齐刷刷的切断,断面十分的光滑整洁,应该是被一种十分锋利的锐器削下来的,那只精致的假手也已经掉在了棺椁之内。

    我清楚的听见,一旁的王初一咽了口唾沫,心里也是一阵后怕,本能的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心说刚才要是我把手伸进去,现在估计也跟七爷一样了,只不过七爷那只右手早就废了,现在被斩下来也不会有什么大碍,如果换做是我,那后果真的不敢想,且不说那剧痛难忍,就只是伤口出血,就得死在这墓里。

    就在我下意识低头看自己手的时候,忽然发觉自己脚下的地面如同镜子一般,把我整个人都照了出来。

    “七爷,初一,你们快看地面!”

    他们俩听我这么一喊,也敢忙低下头查看。

    王初一看了半天,回道“怎么了?没什么特别的啊?”

    七爷也是向我投来询问的目光。

    我举了举火把,说道“你们没发现脚下的地面就跟镜子一样吗?”说着,他们俩已经超我的方向走过来。

    三根火把的光聚在一起,就把我所在的位置照的很亮,我蹲下身子,摸了摸地面,发现我脚下踩的这块方砖,果然更其他的不太一样,上面好像是被树脂涂过似的,整个方砖就好像被包裹了一层透明的浆,再加上纯黑色的方砖做底,整块方砖就如同镜子一般。

    “七爷,见过这种情况没有?”

    七爷摇了摇头,说道“他娘的,整个地宫,少说也得有上万块方砖,偏偏就他娘的这块不一样,肯定有什么机关。”

    还是七爷那句老话,在古墓之内,有异必有妖,这块方砖既然跟其他的不一样,那肯定是有机关,我蹲在地上,用手沿着方砖的缝隙仔细的摸了一圈,这方砖因为上面裹着一层类似树脂的东西,要比其他的方砖略高出来一点,别的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我又用手量了量方砖的大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是个等长等宽的正四方形。

    就站起身子,说道“这方砖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除了上面挂了一层浆,其余跟别的方砖没什么两样,会不会只是个巧合,古人在建造这墓穴的时候,不小心把什么树的树脂给滴在上面了?”

    王初一白了我一眼,说道“如果是巧合,怎么可能把树脂分布的这么均匀?”说着她就蹲下身子指了指方砖了两端,接着说道“这方砖两边的树脂厚度几乎一模一样,很明显是有人故意把这块方砖做成这样的,绝对不可能是巧合。”

    王初一说的很有道理,我也明白,可现在这方砖真的就没有任何的异样,我用手使劲的按了按,然后怕力道不够,又用脚使劲的踩了踩,这方砖没有任何变化,并没有像我想象的一样会沉下去,或者打开一个暗格之类的事情发生。

    这时候上面传来虎子的声音“他娘的,你们不会是又中了什么幻觉之类的机关吧?这棺材在他娘的左边呢,你们在右边围着地板看什么玩意啊?”说着虎子就打起狼眼手电向下照。

    那光线透过层层的铁链,已经十分微弱了,照到我们这里,几乎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

    我站起身子,叹了口气,说道“这方砖的机关到底能藏在哪?”

    可我话音一落,就看见不远处的巨大铜镜里有什么影子一闪而过,心里咯噔一下,刚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就感觉忽然一暗,那镜子仍旧安静的竖在墙壁前。

    我连忙抬头看去,原来是虎子已经将手电关掉,导致光线变暗,于是就喊道“虎子,把包里所有的手电都打开,往下面照。”

    “好嘞。”

    虎子摸出三个狼眼手电,全部打开,双手握住就朝下面照来。

    借着虎子照下来的灯光,那镜子里再次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那人影身体笔直,高低跟我差不多,我以为是我自己的倒影,于是就动了动手脚,却发现那镜子里的人影并没有任何动作,再去看七爷和王初一,两人还蹲在地上,研究那块方砖。

    看到这,我心里就一阵发寒,这地宫之内,就只有我们四个人,虎子在最上层,而七爷和王初一正蹲在地上,镜子里又不是我的倒影,那到底是什么?

    我感觉头皮一阵发麻,一股子寒意从头发丝直接蔓延到脚后跟,伸手拍了拍蹲在地上的七爷,说道“七爷,那…那镜子…有古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