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鱼鳞镖
    七爷定了定神,说道“这是渔网道,我原来在一个古墓里见过。”

    说起这渔网道,我在古籍里也看过,就是用一些极细的金线,将整条墓道封住,密密麻麻就像是渔网一样,这种金线经过特殊液体的浸泡十分的坚硬,而且锋利无比。

    但是这种金线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怕火,因为线被拉得极细,金子的熔点又不高,只要用防风打火机将其烧断,我们就能过去。

    王初一打着手电,仔细的往前照着,一边摸出打火机,就想要去烧这金线,却被七爷一把拉住,说道“别动,这金线后面还有机关,只要一断,后面的鱼鳞镖就会射出来!”

    王初一脸色巨变,连忙将打火机收了起来,然后看了看这墓道,说道“鱼鳞镖我碰见过,刀片就跟鱼鳞那么大,射出来的时候十分密集,而且威力很大,在那疑冢里,我的人基本上都是死在鱼鳞镖手里的。”

    眼看着墓道的尽头,那主棺就安静的躺在那里,可这墓道机关重重,现在根本就过不去,我心里那个着急啊,于是就问道“七爷,咱们就剩下这最后一条墓道了,过去就是主棺,赶紧想想办法啊,总不能再退回去吧?”

    七爷摇了摇头,说道“退回去已经是不可能了,你看那间墓室,现在火还没有熄灭。”

    听完七爷的话,我脑子里灵光一闪,掏出随身携带的水壶,然后把里面的水倒出来,脱下上衣,使劲一拧,衣服上残存的火油就被拧了出来,慢慢的灌入这水壶之中。

    七爷和王初一见我这么干,忽然也明白了,两人都将上衣脱下来,将上面的火油拧出来灌进这水壶里。

    最后我晃了晃水壶,大概只有小半壶的样子,说道“把这火油倒进墓道里点着,然后咱们躲在一边,等着墓道里的机关全部触发了再过去,可现在这火油明显不够啊。”

    七爷倒是没有丝毫的犹豫,一口气的将自己的裤子、背心全脱了下来,最后就剩下一条内裤,然后看了看王初一。

    王初一脸上表情十分尴尬,忙转过身子。

    最后七爷一丝不挂的全脱了,挨个拧。

    我也学着七爷的样子,将身上的衣服全拧了一遍,晃了晃水壶,虽然比刚才多了不少,可还是不放心,怕万一不够,金线不能被完全烧断,到时候进去中了机关,可就麻烦了。

    于是穿好衣服,说道“初一,你也拧一下把,我们转过身子,不看你。”

    王初一看了看墓道,又看了看地上的水壶,虽然脸上表情十分的不愿意,但还是点点头,看着我们转过身子之后,才开始脱衣服。

    说实话,我真的很想转身看一眼,可又怕被她发现,就这么犹豫了一下的功夫,王初一已经把火油拧出来了。“好了,应该够了。”

    我忙转过身子,这时王初一已经穿好了衣服,我接过水壶晃了晃,发现火油基本上已经满了,然后用剩下的登山绳困住水壶,然后让水壶贴着地面,小心的往墓道里一滑。

    火油顺着水壶口就洒了出来,我来回小心的抖动着登山绳,尽量让这水壶里的火油洒的均匀一些,然后示意王初一和七爷往后撤。

    在我们撤到感觉足够安全的地方之后,我拿出打火机,点燃了之后往墓道里一扔,然后就像小时候点鞭炮一样,快速的躲进一个墙角里,然后探出半个脑袋,眯起眼睛往墓道里看。

    只见地上的火油蹭的一下就烧了起来,过了有五六秒,映着火光就看见,墓道里射出密密麻麻的飞镖,打在墓道的墙壁上发出一阵叮当的金属撞击声,墙壁上溅起一阵火花,就像是有人在干焊接一样。

    我抹了一把冷汗,心说幸亏是七爷经验丰富啊,如果刚才贸然进去,徒手用打火机烧断金线的话,我们现在已经成了蜂窝煤了。

    又等了一会,整个墓道里的火焰熄灭了之后,我连忙打起手点头往墓道里照去。

    这一照才发现墓道里的情况,远比我刚才看见的要恐怖的多,只见墓道两边的墙壁上,已经密密麻麻扎满了鱼鳞镖,这种飞镖只有指甲盖大小,呈菱形状,极其的锋利,墓道墙壁用手电一照,那反射的寒光只叫人害怕,只要蹭到一点,肯定就会被刮去一块肉。

    七爷仔细观察了一下墓道之后,转过身对我说道“小心点,不知道这墓道里还有没有其他的机关。”

    我连忙点头,现在七爷受了伤,只能我打头阵,先一步进入这墓道之中。

    由于我是第一个进入墓道的人,心里十分害怕,走的很小心,几乎每往前走一步,都要用手电仔细的照一照,然后下脚的时候,还要先试探性的踩一踩地上的方砖,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就这么走,一个十几米的墓道,我们十分钟才走了一半。

    这时我忽然发现身前竟然还有一根金线没有被烧断,就在我脚腕位置,连忙提醒“小心脚下,这里还有没烧断的金线。”说着我抬脚就迈了过去。

    可我这只脚刚落地,尚未站稳,就听见脚下的方砖咔嚓一声脆响,心里大惊,连忙喊道“有机关!”

    只见墓道两边的墙壁开始变得潮湿,几乎十米秒的时间,整个墙壁就开始往外渗出水滴,我不知道这到底又是什么机关,心里只感觉害怕。

    这时七爷说道“别怕,这是水牢阵,这种机关经历上千年之后,早就失效了,现在只是轻微的往外渗水,不碍事。”

    虽然七爷这么说,可我心里仍旧是砰砰直跳,看了看还剩下五六米的墓道,心想前面还不知道有什么机关等着我呢,反正还剩下五六米,不如直接冲过去,凭我的身体素质,冲过这五米的距离,最多也就两三秒,于是就征求七爷和初一的意见。

    七爷听完之后,连忙摆手,说道“你冲过去是可以,万一还有金线没有烧断,你这么冲过去,小心被划断手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