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鼠道
    由于我站在石柱的最边缘,这石柱一倾斜,我脚下不稳,身体向后一滑,背就贴在了墓室的墙壁上,要不是这石柱距离墙壁十分的近,刚才这一下我可能就掉下去了。

    这时候我手臂一撑墙壁,就站稳了身子,可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低头一看,手上竟然粘着不少苔藓,心里不禁纳闷,这好端端的墙壁上,怎么会有苔藓呢?

    我心里正纳闷,这石柱的倾斜速度就开始逐渐的加快,这时候王初一喊道“不对啊,这墓室怎么这么奇怪?你们看另外三根石柱!”

    我连忙朝着另外三根石柱看去,刚才掉下来的时候太突然,再加上有个死祭尸在这里,我根本就没有时间观察墓室,现在仔细一看之下,才发现了蹊跷,原来墓室一共有四根石柱用来支撑墓室,其他三根都是有地而起,上达墓顶,只有我们站的这根石柱竟然和墓顶还有三四米的距离,我心中纳闷,难道是修建的时候材料不够了?工人偷工减料?

    然后我马上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当时那个年代,修建这样巨大的古墓,自然是不敢偷工减料的,再说这种石头柱子,又不是金柱子,材料根本不缺,也不值钱。

    想来想去我忽然一愣,忙转身朝着刚才我摔倒时,靠着的墙壁看去。

    只见那墙壁上,有一块区域真的长出了苔藓!而且是沿着砖缝,四四方方的长了一圈,我知道这种墓室修建都有十分严格的规定,封砖的泥一定都是夯实过的,肯定是长不出什么植物来的,像这种砖缝里长苔藓的状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块区域一开始并没有被封死,而是后期回填上的,很可能就是当年修建古墓时的那些工人为了逃生挖的鼠道!

    “七爷,初一,快来,这里应该是条鼠道!”话音一落,我一脚就踹向那苔藓正中间的位置,只听见咔嚓一声,一层薄薄的方砖就塌陷了下去,我心头一喜,先一步就钻了进去,这鼠道十分狭窄,只能跪在地上爬,连转身的空间都没有,紧接着我就听见身后有响动,估计王初一也进来了。

    就在我准备往前爬的时候,听见王初一喊道“七爷!”接着就听见一声巨响,那石柱轰然倒塌。

    我心头一惊,整个人平着趴在地上,侧过身子回头看,发现身后只有王初一,却看不到七爷的踪迹,心里一抽,难道七爷掉下去了?于是连忙问道“七爷呢?”

    “死不了!”这时候就听见七爷的声音从鼠道口传来,我定睛一看,发现鼠道口的边缘处一双手正扒在上面,接着七爷就露出了一个脑袋,说道“初一,你要是再不往前爬,我可真撑不住了。”

    只见这时候七爷手臂上的扣子已经裂开,血已经渗透了两层纱布。

    王初一连忙向后伸出一只脚,七爷会意,就用他那只钩子手,勾住了王初一的裤子借力。

    我见到七爷没事就放心了,于是就继续往前爬,大概爬了三米左右,发现鼠道越来越狭窄,别说跪着爬了,现在只能整个身体趴在地上,就像只毛毛虫一样向前蠕动,最闹心的地方是前面的鼠道还有个转弯处,我心里暗自叫苦,这转弯几乎成九十度夹角,想要过去,就得不断的调整身体姿势。

    在这种狭窄的空间里,就只是过这个鼠道的转弯,我就用了十几分钟,心想如果真是虎子跟进来,恐怕要被堵死在这里了。

    整条鼠道前后加起来也就十来米,可这短短的十来米距离,我们三个就爬了一个多小时,出来的时候,已经满身是汗,七爷身上更是难过,衣服上血水,汗水,还有鼠道里沾染上的泥土混成一片,看起来十分狼狈。

    简单的休息一下之后,我们就继续往前走,现在已经到达了地宫最底层,我抬头向上看了看,只见那密密麻麻的连环铁链就在我们头顶不到一米的地方,透过铁链的缝隙,甚至还能看见在上面等待的虎子,于是我就朝着虎子摆了摆手,示意我们已经安全的下来了。

    虎子也看到了我们,脸上挂起笑容,冲我们挑了一个大拇指。

    我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回头看看那鼠道,心里感慨,这盗墓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看着现在我跟虎子的直线距离最多也就十几米,可就是这十几米,我们就用了将近五个小时才到达,期间两次死里逃生,可谓是命悬一线,不敢回想。

    “小心脚下!”七爷一声提醒,我连忙止住身形,刚迈出的那只脚就停在了地板上面,没敢踩下去。

    “怎么了?”我连忙问道。

    七爷弯下身子,耳朵贴着地面,听了一会,才在我和王初一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冲我们说道:“这就是通往主墓室的最后一条墓道了,必然是机关重重,刚才我听了一下,这地板下面应该有翘舌簧,这条墓道必有暗弩!”

    王初一听了点点头,“咱们还是小心点。”

    一般有经验的盗墓贼都具备探查机关的能力,行内称之为‘眼耳盗陵’说的就是通过看和听,来判断陵墓里的机关位置,这地面之下如果设置有机关的话,只要把耳朵贴在地面,用手指轻轻的敲两下,心中马上就有数了。

    以七爷的经验,这种基本功自然不在话下,七爷拿出登山绳,把军用匕首拴在上面,向前一抛,那军刀哐啷一声落在地上,然后七爷甩起登山绳就在墓道里来回的试探。

    大概甩了十几下之后,就听见‘嗖’的一声,感觉是有什么东西从墙壁里弹了出来,确看不到,就在下一秒,只见七爷手里的登山绳已经断成十几节,军刀也掉在了墓道中间收不回来了。

    看到这,我禁不住冷汗直冒,果然是有机关啊,王初一带来的这种登山绳材质十分结实,就算是用军刀,也得费很大的劲才能割断,刚才几乎是一瞬间,整根登山绳就断成了十几节,而且最恐怖的是根本就看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