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妖刀
    七爷冷哼一声,说道“你脸上是没东西,可你心里有东西。”

    我听七爷这么说,一时间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问道“七爷,你这话什么意思?”

    七爷缓缓坐在石柱子上,并没有理会我的问话,而是转头看向王初一,说道“你是不是也看出来了?”

    王初一点了点头,也是眉头紧锁的看着我。

    我被他们两个人的眼神盯的发毛,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脚和衣服,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心里就有些烦躁,怒道“他娘的,有事说事!绕什么弯子啊!”

    哪知道王初一猛地站起身子,抬起右手就朝我打了过来。

    我好歹也是军人出身,看得出她这是一招折臂擒拿手,要是被她这一招制住,恐怕只有跪地求饶的份了,于是连忙闪到一边,在她的手还未接触到我的时候,抬脚一踢,就直接踢在了王初一的手上,然后我身体向后一转,反手就勒住了王初一的脖子。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整个一套动作做完之后,我自己也有些发懵,这种反擒拿术我只在电视上看过几次,可从来就没练过啊,现在怎么就像是本能一样的使了出来。

    这时我就感觉王初一的身子在轻微的抖动,以为是我下手太重了,弄伤了她,就连忙松开手,这时候才看见,王初一竟然在轻微的抽泣,看她那梨花带雨的模样,直叫人心疼。

    “没错,就是这一招,是四哥用过的。”王初一摸了摸脸上的泪痕,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七爷阴冷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老白,你可知道这倒斗届有十殿鬼王的事情吗?”

    我连忙点头,说道“在北京的时候,听那金胖子说过,不过这十殿鬼王基本上都折了,只剩三个人,你就是其中一个,还有就是长沙的黄大仙,再有就是金胖子手下的一个侏儒,叫什么鬼鼠老九。”

    说完我看了看王初一,又看了看七爷,接着就问道“怎么突然提起来这事了?”

    七爷一声叹息,说道“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十殿鬼王之中,身手最好的会是最年轻的四哥了。”

    王初一脸色一变,然后十分紧张的问道“为什么?”

    七爷指了指我腰间,说道“因为它!”

    我低头一看,原来是那柄苗刀,刚才上来的时候太慌张,顺手就插在了腰间,这时候七爷一指,我连忙抽出来要还给七爷。

    七爷摆了摆手,说道“这刀已经是你的了,还给我也没用,本以为是个传说,没想到是真的。”

    我一听,七爷似乎很了解这苗刀,就连忙追问“什么传说?”

    七爷看了看墓室下面燃烧的火油,似乎觉着一时半会我们还下不去,就叹了口气,说道“哎,说来就话长了,记得四哥曾经在一个古墓见过一块巨大的青铜碑,要知道古时候人一般都是用石头或者玉器用来做碑,忽然发现一块青铜碑,四哥就感觉很奇怪,于是将上面的文字就拓了下来,然后拿着拓本找我看。”

    说着七爷扭了扭肩膀,然后拿出纱布,递给王初一,示意她再给自己手臂上的伤口包扎一下,然后接着说道“那拓本上的古文实在太古老,我和四哥找了很多考古学的专家,最后才把上面的信息逐渐的拼凑出来。”

    这时王初一似乎手上的力道有些大,七爷吃痛,一咧嘴,额头上已经渗出一层细密的汗水,不知道是热的还是疼的。

    我好奇心重,连忙催问“上面写的什么呀?”

    七爷仔细的盯着我腰间那柄苗刀,说道“是关于它的记载。”

    “这把刀!?”

    七爷点了点头,说道“这是把妖刀,追溯年代的话,应该在夏朝甚至更早,材质应该是某种陨石,具体是如何打造的,又是如何开锋的,已经没有文字记载了,只知道在殷商时期,这柄苗刀就已经是一种传说了,于是我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以为这东西根本就不存在,可……”

    说着七爷叹了口气,说道“可看你刚才的模样,这柄苗刀很显然就是那古文里记载的妖刀,再想想当年四哥的身手,你刚才和那死祭尸打斗的时候,所用的功夫路数,几乎就跟四哥一模一样。”

    我先是一愣,对于七爷所说的话,半信半疑,就看了看王初一,见她点头之后,这才说道“这苗刀到底有什么秘密?”

    七爷眼神黯淡,表情也有些不自然,说道“根据那青铜碑文上的记载,这苗刀具有某种记忆能力,能将它使用者的灵魂记录下来,并且传承下去,当初我第一次见四哥的时候,他还是个毛头小子,不过一年的光景,他就跻身十殿鬼王,并且身手了得,我见他用过这苗刀,本以为就是把有些年数的古刀,压根就没有过多的留意,四哥死后,这苗刀也跟了我有些时候了,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可直到刚才看见你的招式,才发现,原来这苗刀就是那碑文上所指的妖刀,这传说竟然是真的。”

    我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苗刀,没想到这苗刀竟然还有这样的传说,且不论这传说是真是假,就刚才跟那死祭尸打斗的时候,我也感觉自己的反应变得比原来快了很多,很多招式,只是在心里一想,便能很快的用出来,没想到是这苗刀搞的鬼。

    我把苗刀收好之后,看着脚下的火仍旧一个劲的烧,七爷站起身子,冲我说道“看来这苗刀跟你有缘,留着用吧,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离开这里,看这火势,还得在烧一段时间,我怕咱们这石柱受不了,会塌下去!”

    七爷话音还未落,这石柱就轰的一声,似乎已经被火烧的裂开了。

    王初一连忙站起身子,往下看了看,然后又看了看墓室最东边的墓门,说道“现在这墓室下面一片火海,墓门紧闭,怎么出去?”说着她又抬头看了看上面的暗道,接着说“那暗道的距离也太高,咱们根本就回不去。”

    石柱再次发出一声脆响,整个柱子就开始向左微微的倾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