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烧尸
    只见七爷接到苗刀之后,忽然左臂一沉,接着整个身体就向后仰去,那种情景看上去就好像这苗刀有千斤重一样,就听见“铛”的一声,那苗刀竟然掉在了地上。

    “操!”七爷骂了一句,转身就跑。

    我见七爷情况危急,连忙喊道“往石柱方向跑,王初一在上面!”

    七爷面色阴沉,马上掉转方向,朝着石柱跑去。

    这时死祭尸也反应过来,也朝着七爷的方向就追了过去,而且速度很快,眼看着就要追上七爷。

    我两步并作一步跑,将掉在火油里的苗刀捡了起来,然后抡圆了就朝着死祭尸背后砍去。

    现在这死祭尸所有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七爷身上,根本没有理会我的攻击,这一刀劈的瓷实,直接就将那死祭尸背后劈出来一个大口子。

    死祭尸的身体一顿,注意力再次被我吸引,反手就是一巴掌,直接朝着我的胸口拍了过来,我连忙将苗刀横在胸口,只听见“啪…”一声脆响,那死祭尸拍在了苗刀的刀身上,整个苗刀剧烈的一震,我握着刀的手就感到一阵剧痛,虎口都被震裂了,整个人倒退了十几步,然后脚下一滑,就摔倒在火油里。

    等我爬起来的时候,七爷已经在王初一的帮助下登上了那石柱,死祭尸则是站在石柱下面向上看,目光依旧盯着七爷。

    “老白,快过来!”王初一见我自己在下面站着,于是连忙出声提醒。

    现在这个情况,我也很想赶紧过去,可一来那死祭尸在柱子下面守着,我过去免不了就会是一场恶战,二来我现在几乎浑身酸痛,体力差不多都快要耗尽了,两条腿也不停地打颤。

    “老白,左边,你去左边!我把登山绳抛过去,你从左边荡过来。”王初一喊着,然后用手电往左边照了照。

    我就看见左边一根断裂的横梁,斜着倒在墓室里,于是连忙朝着那根横梁跑去,很快就爬上了横梁的顶端,这里距离地面已经差不多有两米多高,王初一把登山绳朝我抛了过来。

    我一把抓住登山绳,将苗刀咬在嘴里,用力一荡,就像是人猿泰山一样,朝着王初一的石柱荡了过去,就在我荡过去的过程中,王初一和七爷两人拼命的往上拉这登山绳,当我荡到石柱的时候,基本上就已经快到石柱的顶端了,连忙伸出手去,想让王初一拉我一把。

    可就在这时,只感觉登山绳猛地一颤,接着就开始剧烈的晃动,我一个重心不稳,就顺着登山绳往下滑了一米多,往下一看,心中大骇,这死祭尸在下面不停转圈的时候,登山绳就缠在了它的脚上,现在它还在不停的转圈,想要爬上来,这登山绳就越缠越紧,抖动的十分剧烈。

    我实在抓不住这登山绳了,手臂一软,整个人就直接滑了下去,两只脚直接踩在了死祭尸的脸上,心中暗叫不好,脚下猛地一使劲,整个人就向后翻去,那死祭尸被我一脚蹬踹,也踉跄的退了几步,随后脚下一滑,就摔倒在了火油里。

    “老白,你没事吧?”王初一的声音从台子上传来。

    我站稳了身子,握着苗刀,紧张的盯着那死祭尸倒下的位置,现在墓室里的火油已经差不多到了我膝盖的位置,那死祭尸倒下之后,整个就淹没在火油里,只看见在他倒下的那个位置,火油不停的荡出一阵阵的波纹,似乎是这死祭尸正在挣扎着站起来。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火油里面有一个硬物爬上了脚面,心头一惊,心说难道这死祭尸还会游泳?从火油里爬过来攻击我?来不及多想,那硬邦邦的东西已经开始顺着我的脚面往上爬,吓得我连忙往后撤,然后喊道“初一、七爷快照一下我这里,火油里有东西!”

    几乎就在我说话的同时,两道手电强光就照了过来,我透过浑浊的火油往下一看,喊了一句“我操!”是他娘的吸血树根,不知道从哪已经爬了过来,要不是刚才我闪的快,估计现在已经被它缠住了。

    “老白,看那边!”王初一将手电的光移动到刚才死祭尸倒下的位置,只见他身上已经爬满了吸血树根,虽然死祭尸力量极大,三两下就把身上的树根扯断,可这树根蔓延的速度极快,死祭尸身上的树根刚被扯下来,又有新的树根缠上去,这一来一去,死祭尸怎么也扯不完,再加上地面湿滑,一时半会这死祭尸还真站不起来。

    我一看这种情况,心里头一喜,这是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于是我迈起步子,快速的朝着王初一所在的石柱跑去,几乎不到半分钟就爬到了石柱的顶端,刚站稳身子,就感觉背后一紧,那登山绳飞速的向下坠去。

    王初一眼疾手快,马上抽出军刀,一刀就将那登山绳斩断。

    我回身一看,原来是那死祭尸已经挣脱了吸血树跟的缠绕,正在拼命的拉扯登山绳,要不是王初一反应极快,恐怕我又要被这死祭尸给拉下去。

    七爷伤的不轻,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冷眼看了一下那正在试图爬上来的死祭尸,声音十分阴冷的说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再见了宝贝!”

    话音一落,七爷点了一根烟,猛地抽了一口之后,两指一弹,就将那香烟弹在了死祭尸的脸上。

    “轰!”一声巨响,整个墓室的火油一瞬间被引燃,巨大的热浪翻滚而来,我感觉整个人都被这股热浪给冲了起来。

    再看那死祭尸,在一片火海里扭动着身躯,还在柱子附近徘徊,眼看着干瘪的躯干已经被烧的变了形,可那双眼睛依旧死死的盯着我们。

    我站起身子,看着在火海里晃动的死祭尸,心说这家伙终于被干掉了,心里正高兴,一转头却发现七爷和王初一正面色阴冷的盯着我,就好像看到了什么诡异的东西一般。

    我连忙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问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