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新主人
    我暗叫不好,在古墓里七爷可是我们的主心骨,如果这是他出事了,就凭我和王初一的经验,想要活着离开这古墓,几乎是难如登天,再加上地宫上层还有一个身受重伤的虎子等着我们一起出去呢。

    想到这里,我心头一横,对王初一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抓好登山绳,我去救七爷!”说完,抓着登山绳,就滑了下去,上面传来王初一的声音“你行不行,还是我下去救他吧。”

    其实王初一的身手要比我好很多,只是如果她下来救七爷的话,一旦失败折在这里,那么这古墓就只剩下我和虎子两个没有什么经验的生瓜蛋子了,凭我们的本事,那是绝对出不去的,但是如果换了是我折在墓里,凭王初一身手和经验,带虎子离开古墓还是有希望的,就是这个心理,我才冲了下来,然后说道“如果我和七爷折在这里了,你一定要带虎子出去!”

    话音一落,我就朝着七爷冲了过去,那死祭尸虽然身手敏捷,但好像每次选择新的目标时,都会有一些迟钝,我趁着这个空隙,很快就冲到了七爷身边,先是伸手摸了摸七爷脖子上的大动脉,确定他还活着,然后就推了推他,喊道“七爷,醒醒,快醒醒!”

    我连着推了他十几下,也不见他有任何的反应,就想先把他抱起来,用登山绳困住他的腋下,让王初一先把他拉上去。

    可我刚把手伸向他的脑后,就摸到湿乎乎一片,低头一看,满手都是鲜血,心里一惊!难道说是摔到脑子了?我忙把七爷翻了个身,只看见一根折断的臂骨插进了他的肩膀,而且胳膊上还被划了个很大的口子,看样子刚才摔下来的时候,伤的不轻。

    这时候,那死祭尸已经反应过来,似乎重新盯住了我,现在正朝冲过来。

    就在这时,一道寒光闪过,王初一就把自己的军刀当做飞镖来用,朝着那死祭尸的背后,就射了过去,紧接着只听见啪的一声,军刀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插在死祭尸的身上,而是咕嘟一声,掉在了火油里。

    见到这情况,我心里暗暗叫苦,这死祭尸到底是什么玩意做的,像这种经过特殊处理的军刀都奈何不了他,看来这次我和七爷是凶多吉少了。

    看着死祭尸冲过来,我伸手去摸藏在靴子外面的军刀,可摸了两下,并没有摸到,低头一看,靴子外面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刀鞘,军刀早就不知道掉在什么地方去了,估计是刚才用军刀撬那方砖的时候遗落了。

    死祭尸离我越来越近,要不是地上的火油太滑减缓了他冲过来的速度,恐怕现在我已经是具尸体了,来不及多想,我一把将七爷藏在腰间的苗刀抽了出来。

    这苗刀一入手,就感觉浑身一阵冰凉,整个人就打了个哆嗦,接着就感觉这苗刀上有一种若有若无的吸引力,似乎有种莫名的亲和感。

    看着朝我冲来的死祭尸,我提起苗刀,一刀猛地就朝那死祭尸的肩膀上砍了过去。

    就在苗刀接触到死祭尸的一瞬间,我清楚的看到,苗刀两侧的刀身上,一串古纹似乎一闪而过,我以为自己眼花了,没太在意,只感觉手上一顿,这苗刀就砍进了死祭尸的肩膀,刀锋入肉三分。

    这死祭尸被我一刀砍中之后,变得十分愤怒,抡起手臂,五指如钩,就朝着我的胸口抓了过来。

    这一击速度极快,几乎就在电光火石只见,我整个身体急速的一扭,握着苗刀的右手发力,借着苗刀作为支撑点,整个人就来了个后空翻,顺势将砍进死祭尸肩膀的苗刀给抽了出来,接着双脚在墓室的墙壁上猛地一蹬,身体如同一支利剑朝着死祭尸的胸口冲了过去。

    这死祭尸不躲不闪,看着我朝它冲过去,也抡圆了胳膊准备攻击我。

    现在我身体悬空,无法躲避,只能抽出苗刀横向的朝着死祭尸劈了过去,这一刀几乎用出了我所有的力气,苗刀就从这死祭尸的手心里划了过去。

    由于这次距离十分近,苗刀接触到死祭尸的一瞬间,那种奇怪的古纹再次一闪,这下我看的真切,原来并不是我眼花了,而是这苗刀真的有蹊跷。

    可惜我根本就没时间多想,硬拼之下,才感觉到这死祭尸的力量有多恐怖,我整个人直接被它这一爪子给拍的倒飞出去,向后滑了有五六米,然后背狠狠的撞在了墓室的墙壁上,就感觉胸口发闷,喉咙一甜,一口血就吐了出来,正巧吐在这苗刀的刀身上,紧接着那种奇怪的古纹一闪而过,就感觉握着苗刀的手一阵剧痛,苗刀就掉在了地上。

    我连忙看了一下自己的手心,发现手掌心正中间的位置,出现了一个‘鬼’字,而且剧痛无比,就像是被烧红的铁块烙上去的一样。

    再看那掉在火油里的苗刀,古纹一闪之后,并没有其他的变化。

    现在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把抓起掉在火油里的苗刀,架在身前,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死祭尸。

    再次拿起苗刀,感觉跟刚才不太一样,虽然还是那种阴凉的感觉,但却觉着自己浑身无比的舒坦,刚才因为撞在墙上而剧痛的胸口,现在也缓解了不少,手心灼烧的剧痛感也消失了。

    我来不及思考这苗刀神奇,就发现这死祭尸猛地一个转身,竟然朝着七爷的方向走了过去,心里大惊,这死祭尸的目标一直都是我,为什么会忽然的调转方向?

    定睛一看,这才发现,刚才昏迷的七爷已经苏醒,虽然还有些迷糊,但已经慢慢的站起了身子,见到死祭尸朝他冲过去,也是一愣。

    “七爷小心!”我连忙提醒。

    七爷毕竟是老江湖,虽然刚醒过来,但反应速度依然还是那么老练,就在死祭尸的双爪快要碰到他的时候,只见他身体一扭,脚下发力,借着地板火油的润滑,整个人硬生生的朝着左边滑了有四五米,巧妙的躲过了死祭尸的攻击,然后左手就朝着自己腰间摸去。

    我见他这个动作,马上反应过来,他这是在摸苗刀,可现在苗刀已经在我手上了,于是连忙喊道“刀在我这里,七爷接着!”话音一落,我就把苗刀朝着七爷扔了过去。

    七爷反应也算迅速,伸手就握住了苗刀的刀柄,顺势就要朝着那死祭尸的背上砍,可就在这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