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暗道
    我连忙走过去,只见王初一蹲在地上双手仔细的在地板上摸索着什么。

    “有什么发现?”我问道。

    “这里有一个凹槽!”说着王初一用手将铜像下面的尘土推开,地面上就出现了一个半公分深的凹槽,凹槽一边连着青铜像,一边延伸到墓室的另一边。

    我一边清理地面上的尘土,一边顺着凹槽延伸的方向往前走,走向墓室中间的位置,这凹槽便到了尽头,连接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圆形拉环,一看就是个机关的触发装置。

    “七爷,初一,快来看,这里有东西!”我连忙招呼他们两个人过来,将机关周围的尘土清理干净之后,发现这机关周围的凹槽很多,而且分布的很均匀,朝着墓室的各个方向延伸,抬眼看去,似乎每一个铜像下面都有一个类似的凹槽,而且凹槽的中心点都在这机关上。

    七爷仔细看了看,说道“小心点!”说着就伸手去拉那机关上的拉环。

    随后墓室里响起一阵金属摩擦的咯吱声,随着拉环被拉开,一块方形的古纹地砖被拉开,一条暗道就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心中一喜说道“果然墓室里有暗道,这下可以进入地宫底层了。”话音还没落,就感觉周围的青铜像发出细微的震动,下一秒之后,这些青铜像竟然全都倒了下来,头部燃烧的液体纷纷撒落在地面,有一部分则是流进了那凹槽之内,一时间整个墓室四面八方全都着起了火,地面上如同上百条火蛇一般,全都朝着我们打开的暗门方向涌来。

    虽然这场面看起来很惊险,但火势并不大,对我们构不成威胁,只需要让开这着火的凹槽就没事。

    只见那燃烧的液体顺着凹槽流进了暗门里,几乎就在一瞬间,这暗门里向下的通道全部被点亮,我往里面一看,心里莫名的一惊,只见这向下的台阶两旁全是那种铜像,数量要比刚才墓室里的还要多,此时已经被全部点燃,火苗呼呼的往上冒,一时间这暗道里面变得十分炙热。

    七爷顶着热浪就先一步下了这暗道,这地宫虽然有五层,但并不深,我目测这暗道最少也得有十几米,估计直接就可以通到地宫的底部,就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可就在我们即将走出这暗道的时候,忽然两声巨响,这暗道前方的出口被一块巨大的石碑封闭,我本能的就转身往后看,一看之下才发现后面的暗门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闭合了。

    “我操,我就知道没这么简单!”我骂了一句,往前走,来到那石碑前面,用力的推了推,发现这石碑纹丝不动,心头就升起了不好的预感,在那疑冢里碰到过火骷髅的甬道,通过火焰的燃烧来快速的消耗甬道里的空气,把盗墓者活活闷死在甬道里,现在是不是又要再来一次?而且这次的火要比那疑冢里的大很多,甬道也比那时候的短,估计这里的空气撑不了多久。

    就在我还在为空气的事情发愁的时候,这暗道的墙壁忽然开始震动,我就感觉这些铜像似乎往前了一些,距离我更近了,于是就问七爷和初一“你们是不是感觉这铜像距离咱们近了不少?”

    七爷点了点头说道“不是近了,而是这暗道两边的墙壁在闭合!如果短时间内找不到机关所在,咱们就都得夹死在这里!”

    虽然墙壁移动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可这墓道只有两米宽,想要把我们夹死也用不了多长时间,一时间七爷和初一全慌了神,开始沿着墓道的墙壁四处寻找。

    铜像不断的靠近,那铜像里燃烧的火焰发出的热浪,一阵接着一阵,我急得满头是汗,也开始手忙脚乱的找起来,一不小心手臂就碰到了这铜像的边缘处,青铜像被火烤的很烫,我吃痛闪电般收回了手,这时忽然发现,眼前这尊铜像似乎跟别铜像不同,其他的铜像全部都是面带笑容,只有这一尊铜像面无表情。

    “七爷,初一,看这里,这尊铜像似乎跟别的不太一样。”我连忙提醒他们。

    现在情况已经十分危急,暗道所剩的距离几乎连转身都十分困难,七爷根本来不及转身看,就喊道“有异既是妖,别管那么多了,快试试机关在哪?”

    我看着眼前的铜像,除了表情不同之外,其他地方和另外的铜像并没有区别,如果按照七爷有异既是妖的理论,看样子这机关必然是在这青铜像的头部,可是这时候的青铜像头部已经被火烤的炙热无比,根本就无法触碰。

    “你他娘的还没找到吗?”七爷问道。

    王初一也焦急的说道“快啊,这墙壁在加速。”

    现在的情况我也顾不了这么多了,把手缩进衣袖里,隔着衣服一把就捧住那青铜像的头,使劲的一转。

    就听见一声清脆的机关声响起,暗道的墙壁瞬间停止了运动,此时我已经紧张到不行了,一动也不敢动,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生怕这暗道的墙壁再有什么异常。

    大概过了十几秒,整个暗道里十分安静,再也没有任何的声响,七爷才转过身子,然后冲我做了一个大拇指的手势,说道“真是后生可畏啊,刚才的情况,我都已经乱了阵脚,还是老白你冷静,不然咱们全都得折在这里了。”

    对于七爷的夸奖我已经听不进去了,因为此时王初一也转过身来,我们面对面站着,因为距离实在太近了,空间又十分狭小,就感觉两团肉球软绵绵的贴在我的胸前。

    我一个单身汉哪里受过这样的刺激,很快就感觉自己下半身有了反应。

    这时王初一似乎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尴尬,看了我一眼,随后就把军刀握在手中,冲我挑了挑眉毛,说道“如果他敢起来,我就让他永远的离开你的身体。”

    我看她的样子根本不是在开玩笑,以我对她的了解,这种事情她绝对做的出来,于是一瞬间什么冲动都没了,而且还闻到了一股很刺鼻的味道,就问道“王初一,你是不是用了什么劣质的香水了?怎么这么……”话说到一半,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几乎就在同时,我和王初一同时惊呼一声:“火油!”

    低头一看,地面上竟然开始出现火油,而且上涨的速度很快,几乎一分钟的时间,已经没过了脚面,一旦这火油高度达到青铜像的头部,那我们全得烧死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