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青眼祭尸
    那死祭尸现在四肢蹲伏在地上,五指如钩,手上的指甲足有五公分那么长,指甲里浸满了鲜血,就这么呆呆的看着我们几个。

    我们不敢有任何的动作,生怕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就会刺激到这死祭尸。

    现在这墓道里安静的吓人,就听见心脏砰砰直跳,我们就这么和这死祭尸僵持着,七爷的手已经慢慢的伸到背包里,想必是已经握住了那柄古纹苗刀了。

    大概僵持了十几秒,那死祭尸突然就动了,先是转动了一下脑袋,然后飞快的朝着我们的方向冲了过来,那速度快的惊人,我几乎是在他刚转头的时候,就下意识的往一旁闪躲,可就算是这样,肩膀仍是被他撞了一下,感觉一阵钻心的剧痛,整个人就向后倒去。

    死祭尸一下扑空,马上调整位置,再次朝着我们冲了过来,只见他四肢扣在墙壁上,胳膊和腿的关节全都是反的,手肘和膝盖位置生出两根极长的尖刺状的物体,此时正像一只壁虎一样向我们冲过来。

    “七爷小心!”王初一惊叫一声。

    七爷顺势一滚,想要闪开死祭尸的攻击,可这死祭尸十分灵活,整个脑袋一百八十度转了一周,眼睛死死的盯着七爷,一爪子就朝着七爷的门面挠了过去。

    七爷连忙抽出古纹苗刀,挡在胸前,只见那苗刀上蹭出一流火星子,死祭尸双手翻飞,一击不中,又是一爪子朝着七爷的脑袋抓了过去。

    眼看七爷闪避不及,这一爪子就要给七爷脑袋开瓢了!王初一掏出军刀朝着那死祭尸一刀就砍了过去,正砍在那死祭尸的胳膊上。

    王初一这一刀虽然用尽了全部力道,可仍旧没能伤到这死祭尸分毫,死祭尸的注意力被王初一吸引,身子虽然还在继续攻击七爷,而脑袋却已经又转了个圈,双眼就开始盯着王初一,就这么七爷和王初一跟这死祭尸缠斗在一起,一来二去,两个人已经落了下风,身上不时的就会多出一条血痕,两人且战且退,很快退到那青石玉门前。

    只见七爷飞起一脚,猛地踹在那死祭尸的胸口,死祭尸踉跄的往后退了一步,两人一个闪身就从那青石玉门的缝隙里钻了进去。

    我一看他们进了这青石玉门,心中暗叫不好,现在这墓道里就只有我和这死祭尸,他下一个目标肯定就是我!于是连忙朝着那青石玉门冲过去,现在死祭尸的注意力还集中在那玉门上,我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朝着那里跑过去,就在死祭尸转头看向我的同时,我整个身体向前一扑,也从这门缝里钻了进去。

    进来之后,只感身体悬空,整个人就摔了下去,幸亏七爷拉住我的背包,才没有掉下去。

    站稳身子之后,我抬头往上一看,只见那死祭尸痴傻一般的站在青石玉门旁边,并没有要追过来的意思,心里长出一口气,说道“这死祭尸怎么了?为什么不追过来?”

    七爷和王初一两人身上已经挂了彩,正在包扎伤口,根本没工夫理我,我紧张的盯着那青石玉门的门缝,生怕那死祭尸再追过来。

    七爷包扎完伤口之后,长出了一口气说道“这地宫不知道设了什么禁制,刚才跟那死祭尸打斗的时候,就发现它十分不愿意靠近这石门,现在看来,我猜的是对的!”

    听七爷这么说,我算是放心了一半,举起火把仔细观察地宫,发现地宫的青石玉门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梵文,整个地宫的墙壁上也全是这种看不懂的梵文。

    我往前走了两步,只感觉脚下一股黏黏的东西,踩上去很不舒服,心想不会又是吸血树分泌的液体吧?于是连忙低头查看,一看之下,才发现竟然是血,大量尚未干涸的鲜血在我脚下,几乎已经没过了我的鞋底。

    “七爷,这里有情况!”我连忙招呼七爷过来。

    我打起手电,顺着这血夜流过来的方向照去,发现这血液是从一间没有门的墓室里流出来的,墓室的门两旁还有两盏落地的长明灯,我小心的走过去,把这长明灯点着,想要借着火光往里看,可这长明灯的火光照亮范围很小,墓室里的情况仍然看不清楚。

    就在这时,七爷叫住我,指了指左边大概五米左右的位置,说道“这里还有!”

    我连忙看过去,发现真的还有一盏长明灯,接着点着之后,发现不远处还有!我就一个挨着一个的点着,最后竟然饶了一圈,将整个地宫的长明灯全都点着了,这下算是看清楚了这地宫的样子,着实被震惊了,没想到这主墓室竟然如此的壮观!

    整个地宫是个巨大的圆形漏斗样式的,一共分为五层,每一层落差大概三米左右,盘旋向下,像是个钻井,又好像是一个巨大的陀螺,每一层都有三间墓室,每层的墓室都错开排列,墓室全都没有门,门两旁都有一个巨大的人佣雕像手持巨斧站在一旁,看上去十分威武。

    地宫的最底层,也是整个地宫的正中间位置,一个巨大的棺椁安静的躺在那里,应该就是主棺,只是从地宫的第三层开始,就纵横交错的分布着许多连环铁链,到了最底下一层更是密集,几乎整个一层全是,密密麻麻就像是渔夫用的网子一般。

    七爷看了看之后,说道“那主棺就在底下,跑不了,咱们还是先去那间墓室看看!别一会再冒出来一个死祭尸,咱们就都得交代在这了。”

    我连忙点头,打起手电,顺着脚下的血迹,就朝着那间墓室走去,进入墓室之后,一股腥味就扑面而来,我恶心的皱了皱眉头,照了照四周,才发现这里堆满了夜嚎的尸体,许多都被开了膛,肠子流了一地,血就是从这些夜嚎的尸体上流出来的。

    七爷站在墓室里仔细观察了一圈,开口说道“按照方位推算,这间墓室正好就在那人皮灯笼正上方,咱们刚才摸到虎符时候的血雨就是从这里渗下去的。”

    王初一掏出防风打火机,点燃一根火把,看了看说道“这么多的夜嚎全死在了,我估计应该是刚才的死祭尸干的,它应该是被夜嚎围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