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巨型麒麟眼
    这夜嚎刚想发起攻击,却因为后肢悬空,整个身子就朝着悬崖下面坠去,两只前爪拼命的在地上乱抓,想要抓住什么东西。

    这时七爷走上前,飞起一脚,直接踢在了夜嚎的脸上,夜嚎怒吼一声,在掉下去之前,一爪子就划在了七爷腿上,然后整个身体就朝着下面的深渊坠落,接着就是一整闷响,下面就传来了夜嚎的惨叫,这一下估计摔不死,也摔残了。

    七爷腿上被夜嚎锋利的爪子划了一下,整个人就摔在了地上,我连忙爬起身子跑过去“七爷,怎么样?”

    七爷侧着身子,倒在地上,揉了揉自己的胯骨,然后冲我摆摆手,说道“不碍事,人老了,不中用了。”说着他拉起裤管,我看见那裤管已经被三道划痕给划开了,里面则是七爷的那根假腿,木头已经被划断了。

    我心里长出一口气,心说幸亏七爷这只假腿啊,要真是划在右腿上,虽然不至于马上毙命,可在这幽暗的古墓里,流血也得流死啊!

    这时七爷已经从背包里拿出备用的假腿换上,站起身子说道“刚才上来的时候,看到一个黑影往上去了,估计就是虎子!咱们上去看看吧。”

    我打起手电,顺着台阶往上照,发现这台阶在手电光源的尽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圆形石球,台阶在那里就开始转向另一边,具体会通向哪,我也不知道,就问七爷“这台阶可真他娘的长,七爷,您经验丰富,见过这么长的台阶吗?”

    七爷点了点头,声音很低沉,说道“见过!”说罢,就冲我摆摆手,示意我不要再问下去。

    我见他这幅模样,只能作罢,跟在他身后,开始朝着向上的台阶出发。

    大概走了有二三十阶,才发现这往上的台阶明显的和下面的台阶不一样,每一层台阶都经过细心的打磨和雕刻,不仅台阶上的浮雕十分精美,就连台阶两旁的边缘处,都被人用金属浇铸过,看上去十分的奢华,这在古墓之中实属罕见。

    很快我们就到了圆形石球的位置,台阶从这里开始转向西边。

    我打着手电仔细看这巨大的石球,几乎四米多高的一个巨大石球竟然是镂空的,那镂空的缝隙十分大,我甚至能钻进去,里面镶嵌着一个实心的石球,我用手摸了摸这实心的石球表明还被打磨过,光滑无比,一摸之下,竟然还在手上沾了不少石粉。

    就在我还在研究这台阶上为何平白无故的多出一个这么个石球的时候,七爷却疑惑的绕着石球,转了一圈,然后咦了一声,说道“我怎么看这石球这么眼熟呢?”

    七爷话音未落,王初一也点了点头,说道“是有些眼熟,可一时间也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我见他们两个围着石球捉摸了半天,也没闹明白,于是就催促道“好了,咱们赶紧往上走吧,再晚一会,不知道虎子变成什么样了。”

    见我催促,七爷和初一虽然还是有些疑惑,但救人要紧,也就不再耽搁,我们绕过石球,开始朝着左侧的台阶前进,走了有十来阶之后,我又好奇的回头看了一眼,站在我现在的这个角度回头再看那石球,我也觉着好像似曾相识,总觉着在哪里见过。

    忽然,我脑中灵光一闪,猛地一拍大腿“我知道了!”

    七爷和王初一走在前面,冷不丁的听我这么一喊,吓了一跳,王初一没好气的问我“你又知道什么了?”

    我指了指那石球,说道“那…那不是个放大版的麒麟眼吗?”

    听我这么一说,七爷和王初一的目光全部凝聚在了那石球上,七爷更是身躯一阵,半天才开口说道“看来这个墓果然跟麒麟眼有关系!说不好这麒麟眼就在主墓室里,咱们抓紧时间过去!”说罢也不理我们俩,抬腿就朝着上面走去,脚步极快,好像恨不得马上就飞过去一样。

    我和王初一赶紧跟上七爷的步子,这台阶每走到一个拐角处便有一个巨大的石球,整个台阶呈四方形向上的模式修建,可谓是工程浩大,一共路过了六个石球之后,终于来到了阶梯的尽头,一条细长的甬道出现在我们面前。

    这甬道跟我之前见过的所有甬道全都不一样,竟然是个三角形的,而且是尖子朝下,平面朝上,极为狭窄,想要进去,就必须得弓着身子,双膝跪在甬道两旁的墙壁上爬过去。

    我们看着这奇怪的甬道都不敢往里进,回想所有看过的古籍,也没见有一个朝代记录用三角形的甬道啊?他娘的这到底是西凉墓还是古代玛雅金字塔?

    回想起那疑冢里白毛粽子的房间,也有一个倒三角的一般的建筑,再看看眼前这个奇怪的甬道,我是越想越纳闷,这他娘的古墓不合常理的地方太多了!我的脑容量马上就要爆开了。

    这时七爷面色阴沉的说道“进吧,这里应该就是通往主墓室的甬道!”说完,还指了指甬道的内壁。

    我凑上去一看,心里不禁一喜,是麒麟浮雕!他娘的在这墓里清一色的全是人脸,从一进门那四方鼎上的巫师鬼脸,再到人头甬道,还有那鬼脸黑蛇,好像只有这里才第一次出现了麒麟的浮雕。

    看到这,我和七爷都不再犹豫,弓起身子就开始进入这甬道,七爷走在最前面,我在中间,王初一跟在我后面,我们就这么跪着往前爬,由于甬道太过狭窄,我们基本上都是在一寸一寸的往前挪动,这姿势很难受,就像是古时候大臣在朝拜君王一样。

    这样的姿势持续了几乎半个小时,甬道终于开始变得宽阔起来,逐渐的变成了正常的墓道,四四方方大概有两米多宽。

    我刚要喘口气,活动一下麻木的腿和胳膊,就见七爷一摆手,低声说道“都别动!”

    我探着脑袋往前看了一眼,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墓道的尽头,是一扇青石玉门,已经被人打开了,只看见两只绿油油的眼睛正盯着我们看。

    我一下就被吓懵了,这他娘的不是那只被我们扔下去的死祭尸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