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虎子
    这时候虎子慢慢的转过脑袋,盯着我们,在他转头的时候,我甚至能听到咯吱咯吱的骨头响,吓得我浑身一颤,开口试探着问道“虎子?你怎么了?”

    我高举着手电,灯光正打在虎子的脸上,定睛一看,虎子的眼球里出现了很多芝麻大点的小虫子,血红血红的,整个眼白都被沾满,样子看起来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不好!快闪开。”七爷大叫一声之后,一把将我推开,紧接着就看见虎子竟然四肢着地,从我旁边就冲了出去,一下冲到了出口处的那堆尸体上面,然后就像猫一样坐在那里,盯着我们看。

    我被他看的浑身发毛,就小声的问七爷“七爷?您看虎子这是怎么了?会不会是中邪了?”

    七爷摇摇头表示不清楚,只是紧张的盯着虎子,我看七爷的样子,仿佛如临大敌一般,心里就暗叫不妙,七爷是何等身手,竟然会紧张起虎子来,看样子现在的虎子不一般,应该是碰上了什么脏东西,就冲他刚才那股子冲过来的力道和速度,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要不是七爷及时把我推开,还不知道会被他撞成什么样呢。

    此时的王初一已经悄悄的从背包里摸出军刀,身体微微侧向一边,看她这架势,只要虎子再敢冲过来,估计她就要动手了!虽然虎子先在变得十分迅猛,可面对七爷和王初一两人的围攻,恐怕也得挂在这,毕竟虎子是我兄弟,不能看着他冲过来送死,就敢忙去阻止王初一。

    “初一,别这样,他可是虎子?咱们一起下来的兄弟啊!”

    我见王初一丝毫不为所动,就要过去抢她手里的军刀,就在这时候,就看见蹲坐在尸体堆上的虎子,一只手竟然翘起了兰花指,就像个女人一般,在鼓捣自己的头发,一边鼓捣,一边还发出一种阴森的女人笑声。

    这种阴森的笑声,在这墓道里来回反弹,回音越来越多,听上去就好像是有成千上百个女人在我耳边阴笑,让我打了个冷颤,原本想阻止王初一的心思一下就没了。

    这时候,只见七爷向前一步,冲着虎子一拱手,开口道“姑娘,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咱们井水不犯河水,阴魂不冲阳关,……”只听他说了一堆类似于古时候绿林好汉说的那些话,只是文绉绉的,许多我都听不懂。

    一阵子话毕,虎子忽然俯下身子,还是那种四肢着地的姿势,飞快的向外爬去,那速度快到几乎我的眼睛都跟不上。

    虎子前脚刚窜出去,七爷就连忙招呼我们也上去,可我们哪有虎子的速度快,费了半天劲,这才爬到尸体堆的顶部,忙打起手电往四周照了照,发现虎子早就跑的没影了。

    七爷指了指我们刚才下来的那个台阶,我连忙打起手电往上照,果然发现一个黑影飞快的向上窜去,看那动作和身形,我敢肯定那绝对是虎子没错。

    七爷一摆手,说道“走,咱们快上去,不能让虎子也折在这墓里。”说罢七爷加快脚步,我们就开始顺着刚才下来的台阶往上爬。

    可这台阶下来容易,上去却十分消耗体力,爬着爬着我们三个都已经开始冒汗了,我体力最差,已经开始大口的喘着粗气,头还有些发晕,应该是刚才冲的太猛,有些脑缺氧,于是就连忙摆手“七爷…我…我不行了…得歇会…不行了。”

    七爷转身看了我一眼,脸上的表情巨变,骂道“他娘的,歇什么歇,快跑!”骂完头也不回,撒腿就开始往上跑,速度不但没有放缓,反倒是比刚才快了不少。

    我心中暗骂,老子不说累,你们还不加速,老子刚说要休息,你们就欺负老子体力没你们好。

    我一边暗骂他们不仗义,一边迈起沉重的双腿一步一步的往上爬,这时候王初一和七爷的背影已经显得十分模糊了,很显然他们跑的要比我快多了,只听见王初一的声音从上面传来“快跑,你后面有只夜嚎!快上来!”

    我听她这么一说,忍不住就向后看了一眼,发现一只三米多高的成年夜嚎也在这台阶上,可能是由于台阶太滑,他攀爬的速度并不是特别的快,可总也比我现在的速度要快上不知多少倍,我吓得大叫一声“我的姥姥啊!”转身就拼命的朝上跑,现在真是跑起来两腿带风啊,要不就说嘛,只要身后有只老虎追,人人都能拿奥运冠军啊。

    虽然我已经超常发挥,把体力压榨到极限向上爬,可那夜嚎的速度实在是比我快的多,我们之间的距离在一点点的缩小,一会功夫,这夜嚎距离也就不到二十米的距离了,现在我吓得鼻涕都出来了,也学着刚才虎子的样子,手脚并用的朝前爬。

    大概三十秒左右的时间,我已经看见七爷和王初一举着火把,站在上面的墓道旁了,一个劲的向我招手,王初一更是满脸的着急。

    可现在她急我比她更急啊,眼看着还有十几步台阶就要到了,可身后的夜嚎已经追了上来,我转身一看,大叫不好,连忙将整个身体爬在了台阶上,只见那只夜嚎纵身一扑,直接从我的头顶跃了过去,它那锋利的爪子就顺势向我划了过来。

    只是距离不够,那爪子几乎就是贴着我的鼻子尖划了过去,我都能感觉那股劲风从我脑袋上划过,吓得连忙捂住脑袋,身体就朝着台阶靠着墙壁的一面滚了过去。

    那只夜嚎一下扑空之后,身体就已经落在了台阶中间的平台上,头依旧朝着我的方向,我很清楚的看到那只夜嚎嘴里的哈喇子都快流成河了,连忙大喊“七爷……救我!”

    这时就听见七爷沉稳的声音从墓道里传来出来“放心,就等着它跳上来呢!”

    我趴在地上,就看见七爷凌空飞起一脚,这一脚直接踹在了夜嚎的肋骨上,疼的它一个身子一侧,一个踉跄,马上就调转身子,准备朝着七爷抓去。

    我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刚要提醒七爷小心,只见七爷脸上露出颇为狰狞的笑容,冲着夜嚎摆了摆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