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疑云
    虎子小声嘟囔一句“怪不得有女鬼……”

    七爷面色阴冷的看了看我和虎子,说道“这他娘的是壁画!哪有什么鬼!”

    听七爷这么说,我敢忙朝着东南角里看去,结果真的看见墓室的墙壁上画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匍匐在地上,姿势十分怪异,四肢都贴在地上,手心向上,脸几乎要反过来一样,朝上看着,头发披散的垂在地面。

    现在回忆一下,刚才我蹲下身子找蜡烛的样子,头部的高度,还真是跟她脸贴着。

    接着我又转身朝后看去,后面的墙壁上出现一个小女孩的轮廓,披散着头发,高举着双手,手里还举着一个大花瓶,那花瓶几乎比她的个头还大,眼睛看着地面上一只黑猫,表情十分愤怒。

    刚才的惊吓现在慢慢才回过神来,我仔细将整间墓室的壁画全部看完,心中纳闷,为什么刚才进来的时候,没有发现这些壁画?偏偏是墓门关闭之后,在那种昏暗的环境之下,才能看见?

    心中不解,于是就伸手摸了一下这壁画,发现指尖上出现一层粉末状的东西,颗粒十分细小,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发现一股十分刺鼻的腥味。

    王初一帮虎子包扎完伤口之后,估计是看我在研究这壁画的材质,就告诉我说,这壁画是用一种很稀有的鳞粉画上去的,由于墓室长时间封闭,忽然进入空气之后产生了氧化作用,所以一开始没有显现出来,等到空气足够,这些鳞粉完全氧化之后就会慢慢的呈现出来,不过颜色也会变得十分单调。

    听她解释完之后,我再看这壁画,虽然没有了绚丽的颜色,但依旧可以清楚的看出这壁画里所描绘的场景。

    一个成年的女人匍匐在地上,一个愤怒的小女孩高举着一个花瓶要砸向一只黑猫,还有一个小女孩跪在地上,手里拿着一个类似脸盆一样的东西,抬头看着天,脸上似乎还有泪水,表情十分哀怨。

    这些场景看起来十分的不协调,大多数的古墓壁画,都是描绘墓主人生前的一些丰功伟绩,不是上阵杀敌时候的英姿飒爽,就是君临天下的豪迈气魄,像这种风马牛不相及的壁画,着实不多见,让人摸不着头脑。

    这时候虎子站起身子,看了看周围说道“怎么他娘的全是女人?后面的那些女人还都没有脸?”说着他指了指墓室西边的那块墙壁,描绘了一群半跪在地上丫鬟,只见她们虽然各有不同,但全都没有脸,确切的说是五官都很模糊,就好像画匠故意不把这些人的脸画清楚一样。

    这时候七爷冷声说道“看就看,不要指!”

    听七爷这么一说,虎子连忙收起了正在指向那壁画的手,说道“我说七爷,这他娘的壁画怎么画的乱七八糟的?他娘的一点艺术水平都没有。”

    我心说这虎子大老粗一个,还懂什么是艺术水平?本想开口讥讽他一下,不料七爷忽然向我摆了摆手,说道“过来帮忙。”

    我连忙走过去,只见七爷打开布包,里面装的正是那青漆大床上的三具骸骨,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也不敢多问,就照着他的意思,将这三具骸骨平放在一旁。

    接着七爷就站起身子,点了一根烟,冲我们说道“这里与其叫聚阴棺,不如叫聚阴墓更贴切。”说着他点燃了烟,深吸一口,扫视了一眼墓室的壁画,接着说道“这壁画里描绘的是冷宫的场景,被皇帝打入冷宫的妃子,时间一久,大多变得痴痴傻傻,但各个都是怨气极重的主。”

    说着七爷将另外两具小一点的棺材也推开,这时候我已经大约有了一些预感,看向棺材里面,发现除了一些珠宝玉器的陪葬品之外,果然没有尸体。

    于是连忙问七爷“这三具空棺,难道就是这三个人的?”

    七爷点点头,说道“应该是!”

    虎子一撇嘴问道“那他娘的,他们仨怎么跑到那青漆大床上去了?”

    七爷摇了摇头,看了看棺材,冲我摆摆手,示意我将那两具小孩的骸骨放进棺材,然后自己将那具成人骸骨也放进了主棺之内,随后就要把棺材盖给封上。

    虎子一看,马上就变了脸,一个健步就冲了过来,一把拉住七爷的胳膊,说道“他娘的,老子因为这几口棺材都挂了彩了,命都差点扔在这,不摸几件冥器回去,老子不甘心。”

    七爷脸色一下变得极为难看,瞪着虎子说道“这里的东西谁都不能碰,在这里摸冥器,那是找死!”

    虎子不依不饶,说道“老子他娘的刚从鬼门关里耍了一圈,还有啥可怕的,这冥器老子是摸定了。”说着就要伸手朝那棺材里摸。

    这时候一旁的王初一猛地抓住了虎子的手腕,表情严肃的摇了摇头,接着又指了指东南角的蜡烛,说道“烛灭不摸金,你刚伸手,那蜡烛就灭了,这棺材里的东西,不能碰!”

    虎子一把甩开王初一的胳膊,骂骂咧咧的说道“那是他娘的你买的蜡烛质量不好,别在这糊弄我。”说着,手已经伸进那棺材里。

    就在这时,那棺材里的骸骨忽然就抓住了虎子的手腕,虎子吓的一个哆嗦,连忙就把手收了回来,不过因为收的太快,一下就把那骸骨的手臂给带了出来,现在正挂在虎子的手腕上。

    七爷见状,连忙双手合十,冲着棺材作了个揖,然后又将那枯骨手臂,从虎子的手腕上拿了下来,放回棺材里,然后阴沉着脸说道“我看你是活够了。”说着,就将那棺材盖给重新盖了回去,我也照着七爷的样子,将另外两具盛放小孩骸骨的棺材盖上。

    一切做完之后,七爷叹了口气,说道“这三个也是苦命的人,只是不明白当初那个开棺的摸金校尉,为什么只是盗出她们的尸体,放在那正殿的大床上,而没有动里面的冥器?”

    我和王初一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到底是为什么,最后七爷摇了摇头,再次冲着这棺材拜了拜,然后就准备出去。

    我和初一跟着七爷就往外走,可这时虎子却没有了任何动作,呆呆的站在那棺材旁,似乎整个人都僵在那里了。

    我打起手电照了照他,说道“虎子,走了!”

    这一照,忽然发现虎子脸色蜡白,眼睛里竟然泛出两行血泪,模样极其骇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