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鬼影连连
    只见虎子左肩一片血红,那支弩箭已经射进了虎子的肩膀,锋利的箭头从虎子身后穿出,半截箭羽还留在外面。

    虎子疼的直咧嘴,刚要开口说话,眼见又是一支弩箭呼啸着飞了过来。

    电光火石之间,根本来不及思考,我一把拉住虎子,朝着那红漆黑纹棺材就滚了过去。

    几乎就在同时,墓室里破风声起,所有的弩箭同时发射,我一只手把虎子挡在身后,另一只手一把拉过那棺材盖子,我们就藏在这棺材和棺材盖子的斜角里。

    紧接着就听见“砰砰砰……”弩箭射在棺材盖上的声音,最危险的一支弩箭直接射穿了棺材盖,那射穿了的箭尖距离我的鼻子只有几毫米,要是这弩箭力道稍微再大那么一点,我估计就得去见阎王了。

    十几秒之后,整个墓室再次安静下来,我估计着应该是所有的弩箭都射光了,就从棺材盖的夹角里爬了出来。

    这时,整间墓室漆黑一片,刚才的一阵慌乱之中,我和虎子的火把全都丢在了地上,现在已经熄灭了。

    身处在这种黑暗的空间之中,我心里感到一阵恐慌,敢忙伸手去摸背包里的手电,可当我摸到手电之后,却发现刚才射在我背包上的那支弩箭,不偏不巧的正射在我那手电的灯泡上,打开开关之后,手电嗞嗞的闪了两下,一阵白烟,就没了反应。

    这两下不闪还好,一闪之下,我借着微弱的光线,忽然就发现墓室的东边,一张惨白的人脸一闪而过。

    这时候,我头嗡的一下,就感觉头皮发紧,连忙叫虎子“虎子,快拿手电!快。”

    可这时候虎子的声音十分低沉,说道“我背包被卡住了,他娘的够不着。”

    现在我的神经几乎已经崩溃了,在这种黑暗的环境里,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是最恐怖的,我心里已经出现各种恐怖的画面,要不就说人的想象力是无穷的,几乎所有的恶鬼都被我想了一遍,现在只剩下一种思维,那就是恐惧。

    这时虎子的声音传来“蜡烛,墙角里的蜡烛!”

    虎子这一声提醒简直就像天籁一样,我凭着记忆,朝着墓室的东南角走去,弯下身子去摸王初一开棺时候点的那根蜡烛。

    摸到那根蜡烛之后,我从口袋里掏出防风打火机,刚想要把蜡烛点上,就隐约感到哪里不对劲,抬头一看,一张披散着头发的惨白女人脸,就出现在我的正前方,借着打火机的光,我看的十分清楚,那脸几乎就贴在我的脸上,我们是脑门贴着脑门,眼睛对着眼睛,一双绿油油的瞳孔紧紧的盯着我。

    我冷汗一下就冒了出来,同时就感觉裤裆一热,手里的打火机因为持续的燃烧已经开始发烫,我一个不小心,就掉在了地上。

    火光瞬间熄灭,那恐怖的女人脸也随之消失。

    “他娘的,老白你搞什么?怎么不点蜡烛?”虎子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有…有…有鬼!”

    这时就感觉有光从背后传来,我马上转过头去看,只见虎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找到了那半截被我扔出去的古蜡烛,已经点着了,就站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肩膀上还插着那根弩箭,血已经染红了整个胳膊。

    “他娘的,哪有……”虎子的话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里,一脸惊恐的看着我,然后指了指我身后。

    可现在我比他更害怕,因为在他身后一个披散着头发的小女孩正站在那里,借着火光我看不清那女孩的脸,但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她肯定不是人,于是我就指了指虎子背后,说道“你后面……有…有东西。”

    虎子一听,整个人就僵在那里,也说道“你…你后面…也…也有!千万…千万别回头。”

    人在恐惧到极限的时候,总会出现莫名的好奇心,越是不让你回头,越想回头看看到底是什么。

    我回头一看,不禁吓得大叫“我的姥姥啊!”

    又看见了刚才我见过的那张女人惨白的脸,吓得我连滚带爬的往后退,然后就闭起眼睛,双手合十,默念着“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以求一些心理安慰。

    与此同时,我也听到了虎子一声惊叫,接着就是噗通一声,虎子坐在地上的声音,然后火光就熄灭了,估计是虎子太害怕,把蜡烛给弄掉了。

    就听见虎子跟我一样在默念“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

    我们俩就这么背靠着背,不停的默念这句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间墓室的门,再次被打开,一道很强的手电光就照了进来,由于在黑暗的环境里呆的太久了,忽然遇到强光眼睛受不了,我连忙用手挡在脸前。

    紧接着就听见王初一的声音“谢天谢地,你们还活着。”

    一听见王初一的声音,我的恐惧感瞬间消失了一大半,忙站起身子往前一看,感动的都想过去抱住她,现在就觉着她脑袋后面升起一阵圆形的光晕,这哪是人啊,这他娘的就是救世主降临人间啊。

    这时虎子也站起身子,我见他鼻涕眼泪全下来了,一个一米九的大高个爷们,竟然哭的像个孩子,一个健步就冲了过去,也顾不上肩膀上的剧痛,一把就抱住了王初一“他娘的,你们终于来了,再不来老子就要死在这里了。”

    王初一一脚就把虎子踹开,然后纵了纵鼻子,说道“什么味?”然后眉毛一挑,看了看虎子,又说道“呦呦呦,男子汉?你不是尿裤子了吧?”

    我听完脸上一红,一摸裤裆,还是温热的,于是十分尴尬站在原地,也不敢动。

    虎子倒是两眼一瞪说道“他娘的,你虎爷我可是天不怕……”话没说完,虎子就下意识的回头往墓室西边看了一眼,接着紧张的说道“这里,有鬼……女鬼。”

    七爷咦了一声,然后就走进墓室,面色沉重的打量整间墓室,忽然他眼神一惊,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三口红漆黑纹的棺材上,接着从身上卸下背包,说道“这里也是个聚阴棺,而且阴气比咱们在那二鬼子坟里见到的还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