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人面巷
    七爷举起火把先走进墓道,然后借着火把的光一照,我这才发现整个墓道两边的墙壁上,密密麻麻全是人脸,也不知道这墓道有多长,仅是七爷火把照亮的范围,就足有二三十个人脸,这人脸表情各异,我看到的是在墓道最边缘的一个,表情十分哀怨,旁边的一个则是面部扭曲,闭着眼睛,大张着嘴,好像在痛苦的哀嚎。

    我站起身子,跟着七爷往里走,看着两边的墓墙,就像是用头堆起来的一样,感觉一阵头皮发麻。

    虎子胆子大,身手摸了摸墙壁上的人脸,说道“他娘的,是蜡!这不会是古代蜡像馆吧?”

    我骂道“他娘的,古代哪有什么蜡像,而且就算是当代大师,也不见得能把蜡像做的这么逼真。”

    七爷阴沉着声音说道“这都是真人头,被裹了一层透明的蜡!然后和砖石一起,被砌在墙里面,看这长度,这里的人头没有一万也得有八千。”

    虎子一边走一边说道“他娘的,这墓主人是不是疯了?在那疑冢里全是蝎子,主墓里又全是人脸,从咱们进来这里开始,就碰到各种邪门鬼脸,这墓主人到底是干嘛的。”

    虎子自顾自的嘟囔着,也没人理他,比较现在这条墓道太过阴森恐怖,大家几乎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前方和脚下,生怕碰到什么机关之类的东西。

    一路上大家走的都十分小心,我仔细观察了这一路上的人脸,发现他们虽然表情各异,但留的发型都比较一致,推算应该是匈奴人。

    大概走了十几分钟,墓道终于到了尽头,出现了一条z字形的台阶,一条往下,一条往上,七爷站在台阶前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走哪一条。

    就在这时,王初一指了指前面,说道“看,前面有东西!”

    借着火把的光,我见到,在我们正前方的确有一块十分高大的凸起物,四四方方,不知道是什么。

    虎子一步走上台阶,举起火把照了照,说道“他娘的,石块碑!”

    七爷抬头看了半天,随后说道“原来是这样!这主墓室里葬着的果然是西凉王李氏一族的人,刚才那个墓室,葬着的应该是北凉的一个将军,然后……”

    对于这段历史我倒是十分有研究,在五胡十六国时期,北凉和西凉就长期交战,其中北凉军力胜于西凉,经常起兵入侵,西凉则是多以防守为主。

    当时的西凉王叫李暠,因为不堪北凉的长期骚扰,在公元405年,李暠迁都酒泉,没多久就病世了,他儿子李歆继位。

    最后西凉被攻陷,西凉王李歆被杀,其弟弟李恂死守敦煌,最后还是被北凉沮渠蒙逊攻陷敦煌,并被屠城,这个只存在21年的西凉王朝就此消失在历史之中。

    我听七爷把那碑文念完之后,不禁一阵暗叹,刚才那地宫里葬着的那位将军果然是个豪杰,虽然是匈奴人,但那气魄着实让人佩服。

    根据碑文上的记载,这墓主人仅有的一次大胜仗便是擒获了这位将军,并且逼他交出兵符,可搜遍全身仍是找不到,在受尽各种酷刑之后,这将军依旧没有交出兵符,墓主人一气之下,便把他连同他的部下全部斩杀,这墓道里的人头,便是他的部下。

    这将军被杀的时候,天生异象,原本的晴天忽然雷电交加,连续三个行刑的刽子手都被雷电劈死,于是再也没有人敢去砍他的头,最后只能把他吊死在行刑台上。

    后来墓主人连日噩梦缠身,于是选择迁都,随后就重病不起,临死之前,因为太过惧怕这将军的冤魂,就命人找回他的尸体,并把他葬于这古墓的凶位之中,用来镇压他。

    这时候,虎子转过身,朝着刚才地宫的方向拜了拜,说道“他娘的,男子汉大丈夫就该这样,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

    我听虎子这么一说,也觉着心中一团豪气,这死了的人都能有如此大的威慑力,可见他生前是多么的勇猛。

    这时七爷咳嗽了一声,说道“好了,别感慨了,他再厉害现在也已经死了,还是想想咱们是下去,还是上去吧。”

    我看了看前面的阶梯,觉着主墓室在地下的可能性会大一些,于是就建议往下走。

    虎子也同意我的看法,说道“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咱们就往下走吧。”

    最后我们举着火把,就开始朝着向下的阶梯走,阶梯修建的十分工整,每一阶的高低距离基本上都一致,走着走着,就发现前面不远处开始出现蓝色的光,而且数量很多。

    我马上停住脚步,说道“七爷,下面似乎很……”

    七爷开口打断了我的话:“这些蓝火,是人死了之后,身体逐渐腐烂,形成的一种磷化氢,这东西碰到空气之后就会燃烧,也叫鬼火,不过看数量这下面的尸体应该不少。”

    听完七爷的解释,我心里那种恐慌才逐渐消失,这台阶越往下,就显得越湿滑,火把的光照已经不能满足现在的环境了,我只能掏出强光手电,照着往下走。

    只发现这里是个天然形成的巨大岩脉,台阶往下有多深现在还看不到,只是感觉很不好,周围的空气开始变得潮湿,我摸了摸墙壁,感觉冰凉彻骨,走着还感觉头顶上有水滴下来,有的正巧滴在脖子里,那水滴凉透了,就感觉像是刚融化的冰水一般,冷不丁的让人精神一震。

    这台阶一直走,好像走不完一般,走了五六分钟仍然不见底,于是我就问七爷“七爷,咱们不是碰到了悬魂梯了吧?”

    七爷摇了摇头说道“放心,这绝不是悬魂梯,往下走吧,看看到底通向什么地方。”

    我小心的往下走,脚下的台阶已经开始出现青苔,大约走了两分钟之后,手电光源的尽头,终于看见了台阶的尽头,一片宽敞的平地出现在眼前。

    我连忙加快了脚步,几乎和七爷同时到达了这块平地之上,然后打起手电向四周一扫,不禁喊了一声“我的妈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