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倒行逆施
    七爷接过发卡看了看,然后一下把发卡掰开,用手捏着,在那方孔里鼓捣了十来秒之后,就冲我们摆摆手,示意我们往后退,估计是已经碰到了这十方锁的机关了。

    对于这十方锁,我还是知道的,古时候一些贵族下葬时都会考虑到被盗的问题,于是就有人研究出这种十方锁,里面的结构算不上太复杂,但是十方锁的锁舌一般都连接着机关,要是强行打开,棺材盖就会被里面的舌簧弹飞,机关就会被触发,由于盗墓者开棺的时候,距离棺材很近,根本来不及躲避,不少盗墓者都折在这机关上,正所谓一朝开棺,十方俱灭,十方锁的名字也就是这么传出来的。

    此时七爷让我们后退,估计也是因为没有趁手的工具,不敢肯定自己能不能在不触动机关的情况下开启十方锁。

    就在这时,只听见咔嚓一声,七爷低语道“有了。”接着就看见那棺材盖开出了一条细缝,并没有被弹飞。

    虎子反应最快,连忙朝着那棺材走去,嘴上还不忘了拍两句马屁“哎呀,我就说嘛,什么他娘的棺材能难得到咱们七爷?”

    说话间虎子已经到了玉石圆盘之上,伸手就要推那棺材盖。

    七爷连忙说道“别开…”

    可虎子那种人,见到近在咫尺的宝贝,哪里能忍得住,几乎就在七爷提醒他的同时,他已经把棺材盖向后推开了。

    棺材盖被推开的一瞬间,几十道黑影就从棺材里射了出来。

    还好七爷提醒的及时,虎子推开棺材盖的一瞬间,就扑倒在这玉石圆盘上,不然现在应该已经中了机关了。

    我抬头看去,只见那铁链上密密麻麻吸附了很多暗黑色的飞镖,每一支都有一根手指那么长。

    我倒吸一口凉气,心说这墓主人也太阴险了,就算我们巧妙的开启了十方锁,可只要推开棺材盖,里面的飞镖还是会因为磁力的吸引射出来,原来这铁链真正的作用在这!

    虎子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子,说道“他娘的,差点就去见阎王了,多谢七爷提醒啊。”

    七爷依旧面色阴沉的看着虎子,问道“快看看自己哪里有没有被飞镖擦伤!那飞镖上有剧毒,蹭破点皮就得死。”

    虎子一听,脸色巨变,连忙检查了一遍,随后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就衣服被划了个口子,其他倒没有受伤。”

    见到虎子并没有什么大碍,我就走上这玉石圆盘,往棺材里一看,发现这棺材里黑乎乎的一层黑水,上面漂浮着大量的死蝎子,忍不住一阵恶心,就连虎子这么贪财的人,也下不去手摸冥器。

    王初一皱了皱眉头“看这水,应该是下葬的时候就灌进去的,棺材进水可是大忌,再加上这蝎子……,一个上好的棺位,风水全被破坏了。”

    七爷看了看这棺材里的黑水,说道“现在我算是明白了,那只黑蛇可不是自己跑进来的,而是下葬的时候,就被放进这地宫里了,这种鬼面黑蛇寿命很长,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就会进入休眠期,记得这种黑蛇第一次被发现,就是在一个古墓里,那些考古人员发现这黑蛇已经活了上千年,后来带出去之后,才知道,这种蛇见不得光,很快就死了。”

    七爷说到这里,我忽然反应过来,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就说道“外有黑蛇卧棺,内有黑水浮蝎,这本是一个风水极佳的穴位,却被完全的倒转,变成了一个凶位,难道……”

    下面的话,我不敢再说,因为可能性非常小。

    可这时候王初一却点点头,接过话说道“也不是不可能,这古墓有两处风水极佳的穴位,其中一个应该就是这里,而墓主人倒行逆施,故意转换风水,也只有这种可能了,这里葬着的这个人是墓主人生前的死敌!”

    我虽然也有这种想法,但这时候被王初一直接说出来,还是感觉很不可思议,在古时候,如果是死敌的话,被抓到之后一般都会处以酷刑,然后抛尸荒野,任由虎豹豺狼啃食,也就是古人常说的死无葬身之地。

    像这种把自己死敌下葬,而且还跟自己葬在同一个墓里,这种事情真是破天荒第一次遇见。

    不过看看这地宫的构造,四个巨大的人皮灯笼上的人脸,不就是在镇压这棺材吗?而且这里解释不通的地方实在太多了,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一种可能性了,不然谁也不会把风水这么好的穴位改成一个大凶之地。

    这时候虎子看了看棺材里的黑水,就说道“这他娘的真恶心,要我说,这墓主人活着的时候,一定很怕这棺材里的人,死了之后在这里逞威风,用个凶穴来压制这人,让他的后人世世代代都被压制。”

    听虎子这么一说,我们都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这一向没头没脑的虎子,这次说出来的话,还真的十分有道理。

    虎子说完之后,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个陶罐,就开始把棺材里的黑水往外舀,一边舀,一边还说“哥们啊,你被压制的这么惨,是我们弟兄几个帮你破了这凶像,现在摸你几件冥器,你可别见怪啊,就当是礼尚往来了。”

    不一会,棺材里的黑水就被清理的差不多了,虎子探着身子往里一看,发现这棺材里别说是冥器了,就连那具尸体都是浑身**,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身上已经被那蝎子咬食的不成样子了,一只眼珠子还被钩了出来,挂在脸边,那模样别提有多恶心了。

    “操,怎么他娘的连件衣服都没有,这么寒碜!”虎子气的站起身子,一下就把那陶罐摔在地上。

    我们倒是一点也不意外,想想也知道,给自己死敌下葬,哪还有放什么陪葬品的?

    这时候虎子还不死心,把手伸进去,翻动那具尸体,虽然那尸体一直被这种防腐的黑水浸泡,尸体保存的还算完好,可因为被泡的太久了,被虎子伸手这么一推,尸体上的皮肉就被推掉了一大块,骨头都漏了出来。

    我觉着十分恶心,就转过身子不再去看,可这时候虎子却一声惊呼“他娘的,这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