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十方锁
    我连忙用手去挡,电光火石之间,只感觉两臂一阵钻心的剧痛,整个胳膊就开始发麻,两只手失去了力道,自然的垂了下来,王初一这脚直接就把我两只胳膊给踢脱臼了,看她面目凶狠的样子,估计杀招还在后面。

    就在她准备再次朝我发起攻击的时候,七爷及时赶到,下手也不留情,一把抓住她正在挥舞的拳头,左手那钩子死死的压住了王初一的命脉,然后使劲往后一推,我就听见咔嚓一声,王初一的膀子就被七爷给推脱臼了。

    接着七爷不等王初一反应,左手的钩子猛地一击王初一的肚子。

    王初一惯性的往前倒去,这时七爷左手早就等在那里,一把卡住王初一的人中,然后对我说道“快把我背包侧面的香囊拿出来。”

    我两只胳膊剧痛无比,别说去拿香囊,现在就算是抬起来都十分吃力。

    “还等什么?快啊!”七爷连声催促。

    虎子一个健步就冲了过去,两只手还没碰到七爷的背包,那原本被七爷卡主人中的王初一就飞起一脚,直接踹在了虎子的裆部。

    王初一的力道我是知道的,这一脚我看着都疼,如果不出意外估计虎子这辈子要做太监了。

    这时候虎子跪在地上,弓着身子,双手捂着自己的老二,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看得出他十分痛苦。

    可尽管是这样,虎子依然艰难的挪动着身子,最后从七爷背包的侧面摸出了一个粉红色的香囊,香囊周围用针线刺了一圈花纹,中间是个大大的牡丹,看上去十分精美,不知道是哪个大家闺秀做的女红,竟然如此精致。

    “快把香囊放到她鼻子上。”

    虎子几乎是扶着七爷的肩膀才站起身子,抬手将香囊放在了王初一鼻子面前。

    下一秒,就感觉王初一眼神游离,接着就恢复了正常,看着我和虎子,问道“怎么了?”

    虎子疼的直哼哼,说道“他娘的,你还有脸问?老子差点就被你踢的断子绝孙了,要不是七爷制住你,你那一脚的力道差不多都快送我上西天了。”

    王初一满脸的抱歉,冲着我们连声说对不起。

    见王初一恢复如初,七爷帮我把脱臼的胳膊推了回去,说道“那是只鬼面黑蛇,毒性倒是不强,也不会长的太大,这一只算是个头比较大的了。”

    对于这鬼面黑蛇我在七爷那里的古籍里见到过,不过上面说这种黑蛇已经灭绝了,我就没有细看,没想到在这古墓里又碰到了。

    虎子倒是知道这黑蛇的来历,就说道“这黑蛇雌雄同体,每隔一个周期就会自行变换性别,这只正好处在雄性期,因为上它背后的那张人脸具有催眠作用,所以只有王初一被它催眠了,咱们几个都没事。这种蛇扑杀猎物的时候,都是靠那张脸。”

    听虎子说完,我心想前段时间,因为欢子的死,虎子整体把自己关在七爷的图书室里,看来收获不小啊。

    经过黑蛇这么一闹,我们再也不敢大意,举着火把,在地宫四周仔细的查看,看看还有没有其他潜在的危险,不然一会开棺的时候再蹦出来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那可真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一番检查之后,发现这地宫里除了刚才的那条黑蛇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东西,除了我们刚才翻越的那道墓墙之外,还有个一个紧闭的鎏金木门,鎏金门呈左右两扇对称排列。

    我数了数,一共是八十颗鎏金铆钉凸在门外,不过因为时间太久了,铆钉上的金漆已经脱落的差不多了,木门也基本上腐朽的差不多了,估计一脚就能给它踹开。

    确保整个地宫里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之后,七爷拿出一条毛巾,然后把自己水壶里的水倒出来,浇在毛巾上,就朝着那金丝楠木棺走了过去。

    我心里纳闷,现在在地宫里,水和食物那可都是很紧缺的东西,因为负重太多,我们本来就没带多少,现在还要用水去湿毛巾?不知道七爷是咱们想的。

    只见七爷走上那玉石圆盘,弯下身子,开始擦拭刚才准备开棺时候画的符。

    虎子一撇嘴说道“七爷,您废了老大劲画上去的,干嘛擦了啊?”

    七爷很认真的一点一点把棺材周围的符全部擦完之后,对虎子说道“这种符要一笔画完,中间不能断,否则会有大凶兆。”

    虎子一听乐了,不怀好意的看了看王初一,然后冲着七爷问道“七爷,会有什么颜色的大胸罩?”

    这时候王初一照着虎子的后脑勺就死一巴掌,这下打的虎子一个踉跄差点没栽在地上。“是凶兆,凶兆,凶险的征兆!懂吗?”

    虎子揉了揉脑袋,说道“哦,是这个凶兆啊,都是七爷没说清楚,你他娘的下手也忒狠了点吧。”

    我压根就没有去理会虎子和王初一,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七爷的笔上,看他笔走龙蛇的在地上画着符,偷偷的把这画符的走势记在心里,想着说不定哪一天自己也用得上。

    七爷画完之后,冲王初一点点头。

    王初一转身去东南角把蜡烛点着,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七爷两根手指贴着棺材的盖板向前摸去,一寸一寸摸的很仔细,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大概绕着棺材转了半圈,七爷站定了身子,说道“就是这!”

    说着只听见‘咔啪’一下,什么机关弹起的声音,那棺材的侧面就出现了一个凹槽,凹槽里左右刻着两只猛虎,中间虎头对着的地方,是一个方形孔。

    七爷看了看说道“这是棺椁里最常见的十方锁,只是……”

    虎子见七爷没了动作,有些着急,就问道“怎么着?您开不了?”

    七爷摇了摇头,指了指那铁链,说道“倒不是开不了,我这开锁的家伙事一拿出来,就会被吸过去,没有工具,还真不好开。”

    这时候,就看见王初一走了过去,从头发上摸出一个发卡,递给七爷,说道“慢着点,塑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