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鬼面黑蛇
    不过庆幸的是,我们背包里的装备没有被这强力的磁铁链条吸过去,这还要归功于王初一对装备那种近乎于变态的苛刻要求,我们背的这种纳米背包,是可以阻隔磁力的,不然的话就惨了。

    这时,我忽然发现七爷手里的那柄苗刀,似乎并不受这磁力的影响,也不知道这刀是用什么材质做的,现在七爷并没有拆下包裹苗刀的人皮,我也看不见刀身,只能好奇一下。

    昏暗的地宫里,玉石圆盘的正中间,金丝楠木棺材就那么安静的躺在那里,虽然暂时没有任何异常的表现,但我们都紧张的盯着那棺材,心里盘算着一会可能会出现的场景。

    那挂在铁链上的人皮灯笼因为倾斜,被里面的火烛引燃,一股烧焦了的蛋白质味道就飘了过来。

    气氛已经紧张到不行了,七爷看了看前面的棺材,低语道“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先下手为强,咱们过去看看。”

    说着七爷就开始靠近那玉石圆盘,我紧跟在他后面,走进了之后,才发现,这棺椁外层哪是什么玉石,就是一层黄蜡,质地十分坚硬,现在被那些灯笼的火光烤热这才融化掉了一地。

    七爷拿起火把,小心的靠近那棺材,用火烤了烤棺材上剩下的一些黄蜡。

    等到黄蜡全部融化之后,这金丝楠木棺材就整个的漏了出来,看上面的雕工纹路十分精美,别的不说,就单单把这棺材抬出去,也能卖个几百万。

    就在我和七爷仔细打量这棺材的时候,后面就传来虎子的声音“老白,七爷,你们俩别动,这大灯笼有古怪。”

    我本能的看向左边的一只落地人皮灯笼,忽然发现,那人皮灯笼纹着的人脸发生了变化,原本满脸愤怒眼神凶恶的人脸,此时竟然挂上了微笑,而且人脸上原本朝上盯着悬空棺的眼睛,竟然也随着悬空棺的落下而改变了方向,就好像无论这悬空棺在什么地方,这些人脸都会盯着它一样,场面十分诡异。

    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碰见,禁不住冷汗直冒啊,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因为我站在这棺材旁边,现在抬眼看去,就好像那人皮灯笼上的脸在盯着我看一眼。

    我心里已经紧张到了极限,现在算是体会到,刚才王初一被那四方鼎上的青铜鬼脸盯着时候那种心情了,真他娘的不是滋味,恐怕被他再盯一会,我就得吓尿裤子了。

    就在这时,七爷忽然蹲下身子,紧接着整个身子都趴在了这玉石圆盘上,侧着头,看向那灯笼。

    现在这个情况,我他娘的基本上已经丧失了思考能力了,见到七爷这般动作,连忙照着葫芦画瓢,也把身子趴了下去,侧着头往上一看,只见那巨大落地人皮灯笼上的人脸又恢复了刚才的模样,表情依旧十分愤怒,眼神依然十分凶恶的盯着上面。

    这下我算是缓了口气,原来是因为这人脸纹的太逼真了,而且立体感十足,灯笼里的火烛越来越低,火苗照射的角度也就发生了变化,我们站着的时候,再看这人脸,就好像他们在笑一样,其实就是一种3d的视觉欺骗,当我和七爷趴在地上,把角度调整好之后,再去看,这人脸便又回到了最初的模样。

    我站起身子说道“他娘的,吓死老子了,这他娘的人脸纹的也太逼真了。”

    七爷站起身子,手就搭在这棺材上自己摸了摸,然后对我们说道“这棺材能开,我估计它厉害的机关都在外面,棺材里面的机关应该不会太凶险。”

    听七爷这么说,我们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一来是因为七爷经验老道,对于开棺这种事情,一般不会出什么岔子,二来是这古墓里的陈设奢华,应该会有不少宝贝,虽然墓里陪葬品很多,可最值钱的东西一般都在这棺材里。其实说到底都是贪财。

    七爷见我们意见出奇的一致,就招呼王初一准备开棺。

    七爷掏出那暗红色装满了镇尸血的瓶子就开始在这棺材周围画符。

    自从上次见到七爷这种特殊的开棺手法,我就产生了十分浓厚的兴趣,根据古籍上的记载,这应该是道教里衍生出来的一脉,后来渐渐的就失传了,到现在为止,只有极少数的一部分人会用,人数比摸金校尉还稀少,并且我从古籍里得知,七爷这种符是最简单的,看样子他对这一脉的了解也不是很多,应该是半路出家自学成才的,不过用来盗墓镇尸,足够用了。

    王初一还是传统的摸金校尉老方法,拿起一根蜡烛就朝着地宫的东南角走了过去,弯下腰,掏出防风打火机就要点。

    可这防风打火机刚打着,借着火光,就发现这地宫黑暗的角落里有一团模糊的黑影,王初一吓得一个踉跄就坐在了地上。

    “快,那里有东西!”

    我连忙举着火把过去,发现地洞角落里一只胳膊粗细的黑蛇盘在那里,此时正对着我们吐着信子,发书嘶嘶的声音。

    我暗叫不好,不等我和王初一有所动作,那黑蛇已经朝着我们冲了过来。

    王初一本能的把手伸进背包,掏出一柄军刀。

    可这军刀刚掏出来,就被巨大的磁力吸引,军刀脱手而出,哐当一声就被吸在了那铁链上。

    正在棺材周围画符的七爷看到我们危险,连忙扔下手中的笔,就朝我们跑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喊道“别动,别呼吸,也不要盯着那蛇看!那是条鬼面黑蛇!”

    我虽然听见七爷喊话,可惜已经迟了,只见这黑色蹭的一下竖起身子,就像眼镜蛇一般,脖子上的鳞甲瞬间张开,我本以为它要攻击我们,可没想到那蛇一下在转过身子,背朝我们,竟然开始扭动起身子。

    我这才发现,这蛇张开的鳞甲片上一个完整的人脸出现,此时正随着蛇神的扭动,变换着各种表情。

    我心说在电影里,见过印度人吹笛子逗蛇的,可这蛇逗人还真他娘的是第一次见。

    这时七爷就冲到了我的面前,一把将那苗刀从包裹的人皮里抽了出来,手起刀落,就把那蛇头砍了下来,然后速度极快的又把那苗刀包了起来。

    然后转身问我“你没事吧?”

    我一脸纳闷,这蛇根本就没有攻击我们,看起来人畜无害,于是就摇了摇头说道“没事。”

    可就在这时,我忽然发现身边的王初一似乎有些不同,正在两眼发直的看着我!下一秒,她就猛地从地上弹起来,一记扫堂腿就朝我踢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