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诡灯
    就在这时,圆形结构的地宫里一阵冷风忽然扫过,我们四人都不禁打了个冷战。

    虎子说道“他娘的,这地宫里怎么会有风?”

    我小心的观察着四周,在这种地方,有异常,必然不是什么好事。

    大概等了十几分钟,这地宫里依然没有任何变化,就在我们觉着应该没有什么意外发生的时候,忽然从地宫顶上传来一阵啪啪啪……很有节奏的声音,这声音从平缓到急促,就像是有个孩子的玻璃弹珠掉在了地宫顶上一样,这种声音分明就跟我在那疑冢里听到的一样。

    七爷阴沉着脸,抬头看了看说道“这古墓跟那二鬼子坟一样,也不止一层,咱们面前的这个悬空棺,恐怕只是个看门的,我估计这是个家族式的大墓葬。”

    七爷的话音还没落,地宫里又刮起一阵阴风,紧接着头顶忽然传来亮光,我抬头一看,原来棺椁四角的铁链上挂着很多灯笼,这时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一下全都亮了起来。

    可火光本应该是明亮的,但是这灯笼发出的光却是暗黄色的,还带着一层光晕,整个地宫就被这种昏黄的光晕笼罩着,显得十分阴森。

    更让人恐怖的是那棺椁被这种昏黄的光一照,颜色从那种琥珀色变成了鲜红色,就好像棺材里装满了鲜血,现在要流出来一样。

    看到这种情形,我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这种环境实在太压抑,让人喘不过气来,那忽然亮起的灯笼,阵阵吹来的阴风,还有地宫顶上那一阵的啪啪声,都太过诡异,不禁让我想起那疑冢里的聚阴棺。

    一向胆大虎子也阴沉着脸,小声的说道“看这情况,我估计这悬空棺,比那聚阴棺还麻烦,咱们还是别开了。”

    七爷连忙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示意虎子安静,接着就听见一些十分琐细的声音,这种声音根本描述不出来,只感觉咯吱咯吱,还有点嗡嗡的声音。

    这时候七爷眼神一紧,盯着棺椁的东北角的一只衔环饕餮兽头,伸手指了指,示意我们往上看。

    抬头一看,这才发现,那兽头上趴着一只火萤,一动不动十分安静的停在那里。

    我心说这火萤大多都是群居,很少会有落单的,这里怎么孤零零的出现一只?会不会有更多的火萤还在附近的什么角落里藏着?于是就举起火把照了照周围,可因为七爷不让发出声音,我的动作也不敢太大,只能蹑手蹑脚的走了两步,最后因为实在害怕一不小心会发出声音,索性我也不照了,就等着七爷下一步的指示。

    就在这时,那原本安静的趴在兽头上的火萤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朝着一个黑暗的角落里飞了个过去,然后就听见啪的一下,那火萤似乎撞在了什么东西上,紧接着火光一闪,一个超大号的灯笼就亮了起来,这灯笼足有一人多高,下面是个木质的架子,上面的灯笼上画着一张人脸,那人脸的眼神十分犀利,死死的盯着地宫中间的那口悬空棺椁,就好像是在监视他一眼。

    这时候不知道从哪又飞出三只火萤,冲着另外的三个方向飞去,接下来跟刚才一样,又是三个巨大的灯笼亮了起来,灯笼上也画着人脸。

    看到这,我算是看明白了,敢情这里的火萤跟外面的不一样,就好像是被人驯化过了一般,都在某个地方藏着,听见响动之后,才会飞出来,就撞在这灯笼里的长明灯芯上。

    我小心的观察了一下这四个巨大的落地灯笼,虽然这些灯笼上都画着一张人脸,可这四个灯笼上的人脸却长得都不一样,其中一个灯笼上更是画了一张极其愤怒的女人脸,眼神十分恶毒,又有些厌恶,虽然这些灯笼上的人脸都不一样,但眼睛却都是盯着中间的悬空棺椁。

    从人脸上的眼神可以看得出来,这几位似乎十分憎恨这棺椁里的人,看这摆放的方式,就好像是这四个人脸在压制着棺材里的东西一般,场面十分诡异。

    说来也奇怪,现在这地宫里亮了这么多灯笼,可依旧显得十分昏暗,那四个巨大的灯笼全部亮起之后,整个地宫不但没有被照的更亮,反倒是越发显得昏暗起来。

    七爷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他娘的全是人皮灯笼,灯笼上的人脸不是画上去的,而是人活着的时候纹上去的,如果我猜的不错,这锁链上挂着的小灯笼上,都纹着一个字,看这阵势,咱们是碰上了个厉害的凶主。”

    王初一点点头,额头上的冷汗说明了她现在十分紧张“这是四王镇尸,看来这棺材里的人活着的时候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我抬头看去,果然就跟七爷猜的一样,这锁链上挂着的小灯笼右下方都纹着一个死字。

    这时候虎子已经吓的两腿发软,小声对我说道“我在七爷那里的古籍里看到过,这种灯笼邪乎的很,火光透过人皮传出来别提有多……”

    虎子话说了一半,就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里,一滴冷汗就从他额头滑到了脖子里,接着他咽了口唾沫,满脸紧张的指了指那棺椁。

    我回头一看,心里猛地一惊,那棺椁最外边的一层竟然变得像血红的浆糊一样开始脱落,一摊一摊,啪嗒…啪嗒…的掉在地上,四角的衔环饕餮兽失去了着力点,同时从棺椁上滑下来,连着锁链上的人皮灯笼一起,荡了出去,晃晃悠悠的撞在了墓墙上。

    只听到轰的一声,一具金丝楠木棺就掉在了那玉石圆盘的正中间。

    七爷已经从背包里摸出了那柄苗刀,如临大敌一般,死死盯着那棺材。

    我和虎子还有王初一同时端起了枪,瞄准那棺材,心想只要有动静就开枪。

    可就在我们严阵以待的时候,只感觉手里的枪不听使唤,我心里一紧,还没搞明白是怎么个情况,就感觉手上一滑,手里的枪就飞了出去,然后就听见“铛”的一声,枪竟然粘在了那铁链上,回头一看不光是我的枪,虎子和王初一手里的枪也飞了出去。

    只听见王初一低语一声“是强磁铁,这铁链应该是外来金属!”

    我心说完了,这眼看棺材里的主就要出来了,正准备大战三百回合,手上的兵器还被没收了,难不成一会那粽子跳出来的时候,我就冲过去抱住他来个热吻?看他能不能放过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