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鬼王之宝
    还没等我和虎子有所反应,王初一已经跟七爷打了起来。

    两个人手上的动作很快,王初一出手几乎是招招致命,而七爷则是左右闪躲,并未还手,一边躲,一边说道“初一,别冲动,听我解释。”

    现在的王初一哪里听得进去七爷的话,几乎已经处于疯狂状态,眼看就把七爷逼到了绝地,如果七爷再不反击,肯定要被王初一扣住喉管,一招致命了。

    “你冷静一下!”七爷似乎也是忍耐到了极限,猛地一声呵斥,躲过王初一的一记锁喉抓之后,反手就扣住了王初一的手腕,然后往背后一提,一记最常见的擒拿手,就锁住了王初一。

    王初一被制住之后,整个人几乎就像虚脱了一眼,两腿依然瘫坐在地上,眼泪哗哗的就下来了。

    看她哭的很悲惨的样子,我忍不住想去安慰她两句,却看见七爷冲我摇了摇头,说道“这事你们不清楚,还是不要多嘴。”

    接着王初一抬头看了看七爷,眼中满是怨恨,就问道“为什么会在你那?”

    七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拍了拍王初一的肩膀,顺势把她扶起来,说道“我说,你信吗?”

    王初一梨花带雨的看着七爷,说道“不管是真的假的,他的事我都要知道。”

    七爷一脸无奈的表情,再次叹了口气,就对王初一说道“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我和虎子在一旁听完之后,都忍不住一阵惋惜,这四哥果然是人中豪杰,这古纹苗刀原本是四哥的东西,当年四哥靠着这古纹苗刀闯过不少极为凶险的古墓,无论是血尸,还是大粽子,手起刀落,绝对搞的定。

    而这苗刀则是四哥当年在云南古墓里盗出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只知道这苗刀锋利无比,在古墓里存放千年,仍能削铁断金,而且十分邪乎,说它是把妖刀,也不为过。

    刚才七爷用来包裹苗刀那张泛黄的旧布,其实并不是布,而是一张完整的人皮!

    原本四哥从古墓里带出来这柄刀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皮包裹,据说这苗刀阴气太重,不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都不会轻易使用。

    而七爷则是跟四哥关系比较好,早在四哥认识王初一之前,两人就已经有过约定,如果谁要是先折了,就把对方吃饭的家伙收了,也算是多了个保命的手段,就这样,这柄古纹苗刀才到了七爷的手里。

    通过他们俩的对话,我才知道,原来十殿鬼王,每个人都有一件宝贝,七爷的是古纹八卦罗盘,本来就不太精通分金定穴的七爷,有了它可谓是如虎添翼,而四哥则是标准的摸金校尉,分金定穴自然不在话下,这古纹苗刀就是他的宝贝,不知道有多少大粽子死在这刀下。

    两人说完话之后,王初一仍是在不停的抽泣,虎子看这情况,一撇嘴,说道“哭,哭,哭,老娘们就知道哭,你能把你四哥给哭活了啊?”

    虎子是个粗人,安慰人的这种事干不来,但损人骂人的功夫那是无人能及,说话间就看见王初一恶狠狠的瞪了虎子一眼,站起身子,说道“你敢再说一句,老娘就剁了你。”

    “你……”虎子一句话哽在了喉咙里,气的直跺脚。

    我打起手电照了照这间墓室,发现很不一般,墓室正中间有一条走道,两边都陈列了不少陪葬品,其中陶质的瓦罐居多,整齐的摆放在地上。

    虎子看了一眼说道“他娘的,竟是些不值钱的货色,这他娘的破瓦罐子能值几个钱?要是瓷的就好了。”

    虎子随后拿起一个陶罐往里看了看,又说道“他娘的全是空的,里面也不放点珍珠什么的,古代皇帝不都宝贝多吗?这家伙怎么是个穷鬼啊?”

    我看了一地的陶罐子,心里也纳闷,这墓主人怎么摆了这么多陶罐子在这里?难不成他生前是个酒鬼?

    就在这时,虎子叫了一声“我操,有宝贝,你们快来。”

    我一听,连忙朝着虎子的方向走了过去,只见虎子手电筒照着的方向正出现了一组青铜编钟,足有两米多长,从上到下排列三层,顶层的最小,中间的稍大一些,最下面一层就足有脸盆大小了。

    这编钟兴起于西周,盛于春秋战国直至秦汉,是我国古代的一种大型打击乐器,一般只有诸侯王的古墓里才会出现的陪葬品。

    看了编钟之后,我连忙打起手电往墓室的墙壁上照去,果然发现了一排铜质的长明灯,顺着手电的灯光照过去,这一排排的长明灯排列十分整齐,而且环绕整个墓室。

    我连忙招呼虎子把这些长明灯挨个点着,整个墓室变得一片通明,这下算是彻底看清楚这间墓室的结构了,我和虎子都不禁的发出一声赞叹。

    “哇!他娘的,这墓主人这么奢华呢?”虎子一边赞叹墓主人的奢华,一边仔细的搜索整间墓室,不放过任何宝贝,而我则是把目光落在了墓室正前方一个木制的帷幔青漆大床上。

    整间墓室规模宏大,在墓葬之中算得上是富丽堂皇了,应该是按照墓主人生前所住的房子结构造的,可只有这青漆大床显得十分怪异,跟这些陈设格格不入,具体怪在哪我一时间也想不明白,于是就朝着那青漆大床走过去。

    手刚接触到青漆大床的帷幔,就听见呼啦一声,因为时间太久的缘故,整个帷幔就如同粉尘一样,散落一地,这时我就发现,这青漆大床上竟然躺着三具尸体,现在已经腐蚀的只剩下骨头了,中间是一个成年人,两边是两具小孩子的骸骨,从大小推断,这孩子最多不会超过五岁。

    我心里正纳闷,这好端端的青漆大床上怎么会有三具尸体?如果是下葬的话,为什么不把他们放进棺材里?这尸体跟墓主人又是怎么关系?

    一连串的问题从我脑子里闪过,接着就听见虎子的叫骂声“他娘的,这是什么鬼地方!值钱的东西全带不出去,能带出去的都他娘的不值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