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古纹苗刀
    “我也想啊,可…可他娘的腿不听使唤啊。”虎子的声音里都带着点哭腔了。

    眼看着那夜嚎已经快要爬到墓道顶端了,虎子要是再不快点,那肯定是被这夜嚎当了午餐了。

    我心里这个着急啊,就骂道“你他娘的白长这么大个块头了,像个娘们一样,怂包。”

    现在虎子已经顾不上跟我斗嘴了,身体抖的厉害,整个人趴在登山绳上一动也不敢动。

    七爷见情况不妙,就说道“虎子,你抓好一根登山绳,别松手。”

    虎子听见七爷这么说,马上双手死死的抓住一根登山绳。

    只见七爷抬手就是一枪,那子弹直接将虎子身后的那根登山绳打断,虎子惊叫一声,整个人就像人猿泰山一般朝我们这边荡了过来,然后一声闷响,估计是撞在了崖壁上。

    我连忙喊道“虎子,你没事吧?撑得住吗?”

    虎子的声音从崖壁下面传来“他娘的,你们这是要害死我吗?快…快拉我上去。”

    我们三人一起将虎子拉上来之后,就见那只夜嚎也爬到了对面的墓道里,它看了看登山绳之后,冲我们吼了两声,转身就钻进了墓道之中。

    虎子坐在地上抹了一把脑门上的冷汗,说道“他娘的,下面太惨了,刚才我用手电照了一下,那死祭尸周围全是这种三米多高的怪物尸体,而且大多都被肢解了,要是咱们刚才没把那家伙扔下去,现在估计早就变成一堆碎肉了。”

    我拿出手电也往下照了照,想要看看下面到底什么情况,却发现这悬崖实在太深了,现在的位置手电的光源根本照不到崖底,只听见虎子说道“别他娘的照了,赶紧走,万一那死祭尸爬上来,咱们全得完蛋。”

    说着,我们转身就进了后面的墓道,这墓道跟刚才的那一截墓道一模一样,就好像是一段墓道被这个悬崖拦腰分割成了两半。

    由于忌惮身后那死祭尸爬上来,我们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就在这时,忽然发现前面的墓道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走进一看,才发现是一只夜嚎,此时正背对着我们,那三米高的巨大身躯堵在墓道之中,就像是一面长满白毛的墙,估计是听到了声音,现在正在要转过身子,却因为身体太过巨大,转身的速度很慢。

    “别等他转过来,快打!”七爷叫喊一声,端起冲锋枪就是一梭子子弹扫了过去,在那夜嚎背上开出了十几个血窟窿。

    那夜嚎因为剧痛,发出凄惨的嚎叫,身体发力,头蹭着墓道的墙壁,猛地就转了过来,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们。

    “我操,这家伙的皮真他娘的厚,一梭子下去还打不死?”虎子抬起枪想要再来一梭子,却没想到这夜嚎移动速度非常快,一下就冲到虎子面前,爪子一拍虎子的枪管,直接就把虎子手里的枪给拍飞了。

    我定睛一看,那支被拍飞的冲锋枪竟然扭曲变了型,马上往后撤了十几步,心说这夜嚎的力量也太大了吧!一爪子竟然把铁质冲锋枪给拍变形了!

    王初一反应最快,掏出手枪,冲着那夜嚎的眼睛就是两枪。

    这夜嚎虽然皮很厚,子弹只能打进它的肌肉层,伤不到它的内脏,可眼睛是所有动物最脆弱的地方,王初一这两枪出去,直接就把这夜嚎的眼睛给打瞎了。

    夜嚎疼的惨叫,双手不停地朝着身体四周乱抓,我看它爪子上将近四十公分的锋利指甲,就冷汗直冒,想起在外面见到的那两具偷猎者的骸骨,看样子全是死在这夜嚎手里的。

    “看来只能用它了!”七爷从背包里抽出一柄通体黝黑刻满古纹的苗刀,就朝着那夜嚎冲了过去,然后一个前空翻躲过夜嚎拍过来的爪子之后,人就已经到了它的面前,抄起苗刀就朝那夜嚎的脖子上砍了过去。

    我几乎能听噗的一声,那夜嚎的大脑的就被七爷整个砍了下来,脖子上巨大伤口往外喷着鲜血,几乎就把七爷整个人都染成了红色。

    借着火把的光,我看了看站在血泊里的七爷,发现七爷抬起头扫视了一下我们所有人,我正巧跟他的眼神撞上,那种阴冷至极的感觉让我后背发凉,再加上现在他浑身上下全是血,哪里像是个人,活脱脱就像是个地狱里的恶鬼,我被他看的浑身一颤,小心的问道“七…七爷,您没…没事吧。”

    七爷拿出一张暗黄色的布将苗刀包好,放进背包,刚才的阴冷眼神一下消失,随后看了看我们说道“没事!”然后从背包里摸出一条毛巾擦了擦脸上的血,接着又看了看王初一,苦笑一声说道“没办法,这种凶兽,只能用它了。”听他说话的口气,似乎在解释什么。

    王初一目光呆滞,愣了半天,才开口“四哥的刀,怎么会在你这!?”

    七爷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听见我们身后发出一阵响动,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说道“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刚才那夜嚎的惨叫估计把他的同伴招来了,咱们得赶紧走。”于是转身就朝着墓道里面走去,我和虎子也连忙跟上。

    可走了几步之后,我回头一看,王初一竟然还呆愣在原地,借着手电的光,已经依稀可以看见身后的墓道里出现了十几个黑影,正朝我们这边过来,而且个头都要比刚才这只夜嚎大上许多。

    “哎呀,我的姑奶奶,快走吧,算我求你了。”说完之后,我一把拉住王初一的手,就朝着墓道里面跑。

    好在后面的夜嚎体型太大,这墓道对它们来说显得十分狭窄,这才没有追上我们。

    等我拉着王初一追上七爷之后,发现他已经将墓道封口的墓门给打开了,冲我喊道“快进来,要追上了!”

    我几乎使出吃奶得劲猛地一拉王初一,先把她给甩了进去,然后自己一个前滚翻,朝着墓室了滚过去,几乎同时,我感觉一道劲风贴着我的脚底板就划了过去,紧接着就听见指甲划在墓道地面上的声音,我根本不敢看后面发生了什么,整个人就已经滚进了墓室。

    几乎就是我进来的一瞬间,七爷一拉机关,墓门再次闭合,然后墓门上就传来了一声闷响,估计是冲在最前面的那只夜嚎撞在了墓门上。

    我惊魂未定,虎子就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可以啊老白,刚才你要是再晚半秒,就得跟七爷一样了,回头我给你找个好木匠,保证给你做一个比七爷还好的假腿。”

    我喘着粗气,一推虎子,骂道“滚一边去,你他娘的就不能盼我点好!?”

    虎子嘿嘿一笑,就在这时,王初一忽然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吼叫“黑鸦老七!我要你的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