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悬
    接着王初一又连着射出三支箭,每一支都跟刚才的一样,转眼间这悬崖之上就有四根平行的登山绳横在上面。

    虎子弯下腰,用手指拨了拨这登山绳,只见绳子晃悠悠的抖了几下,于是抬头看了看我们,说道“他娘的,这玩意结实吗?我这一身膘就这几根破绳子,能撑得住?”

    王初一瞪了虎子一眼,随手翻出一支弩箭,说道“这些是美国三角洲特种部队专用的弩箭,经过特制的,别说是你,就是只大象也能撑得住。”

    我心说她这装备或许能撑得住虎子我还勉强能信,但是撑大象,我觉着是有点夸大其词了,于是就拿过她的弩箭仔细的看了看,发现这箭头跟一般的弩箭不一样,箭尖顶部有一个很巧妙的鸭舌癀,一旦按下去,整个箭头就会迅速的膨胀,体积增大三倍,而且箭头的三个棱角会迅速向外扩张,看样子箭头里面有液压器,这样的箭头射进岩壁里,只要岩壁上的石块够结实,通过悬崖应该是没有问题。

    虎子依旧不相信王初一的装备,就说道“反正老子不会第一个过去,你们看着办。”说罢虎子又看了看我:“老白,你也别第一个过。”

    王初一见虎子如此怀疑她的装备性能,有些生气,就说道“你不过,就在这等着吧!等我们把冥器摸出来,再带你出去。”

    虎子两眼一瞪,眼看就要骂娘,七爷连忙摆了摆手说道“好了,都别吵了,咱们按照体重划分,一个一个过,初一你最轻,你先过,到了对面帮忙看着箭头,如果有松动也好拉一把。”说罢七爷就将那登山绳的另一端捆在了墓道尽头的铆钉上。

    王初一瞪了虎子一眼,又看了看我,骂了一句“怂货。”

    我是一脸的无奈,心说你在虎子那里吃了瘪,干嘛骂我是怂货,这他娘被骂的真冤。

    这时候王初一已经摸着登山绳开始往前爬了,见她整个身子趴在四根登山绳上,有些像是军人的低姿匍匐,双脚弯曲,交替前行,姿势十分标准,一看就是当过兵的人。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就听见王初一在对面喊道“好了,下一个爬过来吧,岩壁很结实,没问题。”说罢,还闪了三下手电,示意安全。

    七爷看了看我,说道“老白,你先爬吧,我殿后,万一有什么突发情况也好有个照应。”

    我点点头,看了看那四根登山绳,要说心里不害怕那是骗人的,这底下可就是万丈深渊,万一掉下去那绝对是有死无生,不过好在这墓道十分黑暗,看不到下面有多深,心理的恐惧多少也能减少一些。

    我学着王初一的样子趴在绳子上,匍匐前进,开始还好,越往前爬这登山绳就晃动的越厉害,我紧张的冷汗直冒,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爬这种玩意,不过老话说得好,屋漏又逢连夜雨,就在我爬到正中间的时候,往下一看,就看见悬崖下面,被我们扔下去的那具死祭尸,现在似乎已经是起尸了,一双发着幽幽绿光的眼睛在下面那种黑暗的环境里看的十分明显。

    就在这时,一声十分响亮的嚎叫声在整个墓道里回荡,我吓得手一哆嗦,差点就从这登山绳上掉下去,就紧张的问道“七爷怎么个情况?”

    七爷的声音从我屁股后面传来“快爬,是夜嚎,他娘的这家伙可不好对付。”

    我心里一寒,连忙问道“在哪呢?”

    “看不见!不过听声音应该离我们不远。”

    虽然我不知道这夜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不过从王初一那简单的描述里就知道,这玩意肯定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不由得就加快的速度。

    就在快要到达墓道对面的时候,就看见悬崖下面又出现一双眼睛,只不过那眼色是血红血红的,就在那死祭尸对面。

    连忙喊道“下面有东西,估计就是那只夜嚎。”

    我连忙往前爬几步,王初一伸手就一把将我拉了起来。

    我爬上崖壁之后,探着身子往下看,发现下面又出现了十几对那种血红的眼睛,已经把那死祭尸团团围住,现在那死祭尸的眼睛已经从我身上移开,正盯着他正前方的那对血红眼睛。

    “七爷,看来下面的夜嚎把那死祭尸给围住了!”

    七爷阴沉的声音从对面的墓道里传来“让他们斗去吧,下面那么深,他们爬不上来,你们俩拉好绳子,我要过去了。”

    我和王初一不敢怠慢,连忙拉住登山绳,七爷直接踩着登山绳就过来了,我几乎是看呆了,民间杂技师踩钢丝的我见过,可七爷这少了一只左腿还能走的这么快的,我真是第一次见。

    只见七爷那只连接膝盖的假腿贴着登山绳,右腿不停的向后滑动,双手张开保持平衡,整个人就像一只燕子一样,转眼间就到了我面前。

    我不由得咂舌,竖起大拇指“七爷,您这一手独腿走钢丝的绝活,我算是服了。”

    七爷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就冲虎子招招手,示意他赶紧过来。

    虎子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爬上了登山绳,由于他体型比较壮实,爬的时候登山绳抖动的幅度就更大,爬行的速度十分缓慢。

    在胖子爬登山绳的时候,我就探出身子往下看,想看看下面到底怎么样了。

    我这不看还好,一看吓的魂都快没了,连忙招呼虎子“你他娘的快点,有一只夜嚎已经爬上来了!再不快点,你他娘的就得下去找马克思谈话了。”

    说完之后,我只感觉这登山绳抖动的更加厉害了,估计是这虎子被吓的不轻。

    “他娘的,七爷不是说他们爬不上来吗?”虎子正爬在登山绳的正中间。

    我打起手电仔细一照,终于看清了那只夜嚎的模样。

    只见那夜嚎足有三米高,四肢和人差不多,有点像白毛大猩猩,只是脑袋特别大,一张嘴几乎能吞下一个脸盆,两颗就跟野猪一样的獠牙从口中冒出来,此刻正在对面墓道的崖壁上向上爬,不时的还往下看,似乎是在害怕什么东西。

    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连忙往下看,发现原本那十几双血红的眼睛已经全不见了,只剩下那只死祭尸绿油油的眼睛正盯着我们看。

    我心里一惊,不禁暗骂,我操,就几分钟,这死祭尸已经把那十几只夜嚎全部干掉了?而且看那只正在攀爬崖壁的夜嚎,分明就是在逃命,现在已经浑身是血,背上还有一道一米多长的口子。就不禁咽了口唾沫,连声催促虎子“你他娘的别说那么多了,赶紧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