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恐惧滋味
    我听七爷这么说,心里直犯嘀咕,能让七爷说厉害的东西还真不多,既然七爷这么忌惮这死祭尸,看来绝对是个不好对付的主,于是就问七爷,这死祭尸到底是什么东西。

    七爷看了看我,脸上表情变得十分痛苦,说道“你看那干尸的眼睛没有?”

    我点了点头说道“他全身都干瘪了,唯独那眼睛还完好无损,我也觉得奇怪。”

    七爷说道“这死祭尸,就是在人活着的时候,用湿牛筋勒住脖子,然后在头顶开一道口子,把水银灌进去,在人断气之前,把他拉到太阳底下暴晒,这时候脖子上的湿牛筋就会因为暴晒的原因慢慢的缩紧,最后就把人给勒死了,这人死之前双眼充血,水银因为压力的原因,就包裹在眼球周围,所以在他死后,虽然全身干瘪,但眼球得到了水银的密封性保护,完好无损的保存了下来。”

    说到这里,七爷咽了口唾沫,接着又说道“在佛教里,牛是能通神的动物,他们之所以要用牛筋来勒死这人,就是为了封住他的魂魄,让他永世不得超生,凡是被这种方法杀死的人,身上的怨气极重,就被称为死祭尸。又因为尸体的眼睛被完好的保存下来,一旦尸变,他就会攻击任何看到的东西,不仅力量大的惊人,而且速度也十分迅猛,在陕西的悬空墓里,我们就碰见过。”说着七爷抬头看了看王初一,叹了一口气,说道“四哥也是死在这死祭尸手里的。”

    听七爷说完之后,虎子的表情也变得十分严肃,就问道“当时有几只死祭尸?”

    王初一说道“一只。”

    我心里一紧,心想这七爷的身手我是见过的,而且据说四哥的身手又在七爷之上,他们两个联手打一只死祭尸,还折了一个人,这死祭尸到底有多恐怖?我不敢再往下想,看了看墓道的边缘,就对七爷说道“不如咱们就回去吧,这墓太他娘的危险了。”

    七爷阴沉着脸,看了看我说道“回去?万一另一只麒麟眼就在这古墓里,你回去了,咱们身上的诅咒怎么解?”

    我一听心里也开始犹豫了,随后不禁暗骂,王八蛋金胖子,据我所知,这个世界上被麒麟眼诅咒的就只有四个人,七爷、四哥和鬼面阎罗三个人,因为不知道麒麟眼的厉害,在盗出麒麟眼的时候就被诅咒了,而我就是那个最最倒霉的倒霉蛋,被金胖子给耍了一道,才中了诅咒,现在想起来就觉着憋屈。

    可转念一想,比起诅咒的话,显然是命更重要,人死了什么诅咒不诅咒的,全他妈去见马克思了,到时候仗着自己面相老,还能在地府里卖卖老资格。

    可七爷却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看了看我,说道“这种死祭尸制作起来十分困难,不但手法十分考究,而且对人也很挑剔,必须是七月十五子时开鬼门时候出生的人才可以,我他娘的不相信他们能找来那么多七月十五子时出生的死囚来。”

    还没等我说话,虎子就阴沉着脸说道“这可说不好,古代封建社会,权利全在皇帝手上,他老人家要是一声令下,找出百八十个开鬼门时候出生的人,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我听虎子说的也有道理,心里就开始犹豫,还是觉着不要过去比较好,保命第一,毕竟连一向贪财的虎子也打了退堂鼓。

    七爷连连摆手,说道“刚才老白也推测了,这浮桥应该是被死囚压塌的,我估计只有刚才那个干尸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才顺利的通过了浮桥,然后被人发现,做成了死祭尸,扔回了古墓,其他的死囚应该都没能通过这座浮桥,被困死在了对面。”

    虎子撇了撇嘴,说道“可万一老白推测是错的呢?这浮桥根本不是被压塌的,而是时间太久自己腐烂了呢?”

    虎子和七爷各执一词,两人说的都有道理,也分不出谁对谁错,这时七爷看了看我和初一,就问道“你们俩是什么意思,是过去,还是回去,说说意见。”

    原本一直安静在听他们两个说话的王初一显得十分镇静,抬眼看了看我,然后又看了看虎子,说道“我觉着老白推断的不错,七爷说得对,这死祭尸应该就这一具,我觉着还是过去探探。”

    “你呢?”七爷问我。

    说实话我现在内心是纠结的,既想要找到麒麟眼解除自己身上的诅咒,又害怕前面万一全是死祭尸,过去就是找死,一时间犹豫不定。

    这时,王初一看了看我,说道“老白,难道你想一直这么下去?带着一副未老先衰的模样,苟且的活着吗?”

    我几乎是抓狂一般的用双手使劲抓了抓头发。

    虎子索性背靠着墙,说道“这次我听老白的,要不是我怂恿他去北京找装备,他也不会上了金胖子的当,中了这个所谓的什么诅咒。”

    现在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在了我身上,我抬头朝着墓道的前方看了看,一咬牙说道“他娘的,死就死,老子豁出去了,咱们继续往前走,从现在开始,谁要是再打退堂鼓,谁他妈就是孙子。”

    虎子吹了声口哨,说道“得嘞,就等您这句话呢。”话语里充满了北京味儿,说出口显得十分俏皮,把紧张的气氛缓解了不少。

    既然决定继续往前走,七爷就开始鼓捣装备,打起手电往对面照了照,几乎在手电灯光所能触及的尽头,能够模糊的看见对面的轮廓,看这距离,少说也得有两三百米,这么远的距离,想要过去,还真是件难事!

    这时候王初一从背包里拿出一张复合弩,利索的在复合弩上挂了一只箭,箭的尾端连着登山绳。

    虎子一看王初一手里的复合弩,就挑起大拇指说道“哎呀,我操,我操!大姐你这可够专业的啊?这种复合弩只有尼泊尔才生产,射程远,威力大,你是怎么搞到的?”说着虎子就想伸手去摸一摸这复合弩。

    王初一瞪了他一眼,说道“我自然有我的渠道,不该问的别问。”

    挂好了箭之后,王初一瞄准墓道对面的石壁,一下就将这弩箭射了出去,只听见“叮”的一声,弩箭插入对面的岩壁,一根登山绳就横在了悬崖上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