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鬼脸儿
    四方鼎上雕刻的人脸竟然可以移动位置,这样诡异的事情我发誓这辈子还是头一次碰见,整个墓道里一下子安静极了,我们全都屏住呼吸,注意力全都盯着那张狰狞的鬼脸。

    这时候王初一试探性的向左移动了一步,只见那鬼脸上凸起的眼睛竟然也朝左边转动了一下。

    现在我们的神经已经绷紧到极限,虽然在上次的疑冢里面我已经见识过古墓的诡异,胆子大了许多,对一些鬼怪事物也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但现在这种场景依然让我不寒而栗,如果这鬼脸再有任何动作,估计我的心理防线就会完全崩溃。

    这鬼脸似乎对我们都没有什么兴趣,只是死死的盯着王初一看,王初一头上已经渗出了冷汗,问道“七爷,想想办法。”

    七爷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里面装满了暗红色的液体,我知道那是用黑狗血和公鸡血再加上朱砂混合的液体,七爷取名叫镇尸血,对付一些歪门邪道的东西颇有作用,似乎比王初一的黑驴蹄子还好用。

    只见七爷打开瓶盖,说道“这次我配的镇尸血要比上次的纯不少,只能试一下了,不知道有没有用。”说着用手指在瓶子里沾了沾,然后手上捏出一个莲花指的动作,飞速的朝着那鬼脸一弹,那镇尸血就溅在了那四方鼎的鬼脸上。

    我本以为那鬼脸会有什么激烈的反应,连忙往后退了两步,等回过神来才发现,那鬼脸依旧没有任何变化,还是死死的盯着王初一,仿佛下一秒就要从那四方鼎上蹦出来一样。

    “七爷,还有没有别的法子!”王初一已经跟那鬼脸对视了有一段时间了,在现在的诡异环境下,跟这种骇人的鬼脸对视那得需要莫大的勇气,而这种对视虽然是站着不动,却十分考验一个人的耐力和心理承受能力,现在的王初一双腿已经开始微微发颤,估计撑不了多久就站不住了。

    就在这时忽然“砰……”的一声巨响在我耳边炸开,吓得一个哆嗦就坐在了地上,耳朵被震动一阵嗡嗡声,整个人就呆在那里。

    只见那四方鼎上的鬼脸被打出了一个窟窿,还在咕嘟咕嘟的往外流着暗黑色的液体,那味道十分腥,我距离那鬼脸十几米已经被呛得要吐出来,转头一看,虎子手里的枪管还在冒着白烟。

    “他娘的,你开枪之前,能不能打个招呼!?”我骂道。

    虎子挠了挠头,说道“不就是一个破鼎,凡是搞不明白的事情,你就给它来一梭子,管他娘的是什么,挨了枪子也得老实。”

    我听虎子这么说,再去看那四方鼎上的鬼脸,发现果然没了动静,这种青铜的四方鼎,看似沉重,其实质地并不像现在的铁器这么结实,再加上放的时间长了,被虎子这一枪打过去,那鬼脸的正中间位置就被开了大洞,鬼脸已经只剩下一个轮廓,那两只凸起的眼睛也因为子弹的威力变得扭曲向下。

    虎子见那鬼脸没了动静,就模仿西部牛仔将手枪挂在手指上转了两圈之后,又吹了吹枪口,说道“看吧,还是这玩意管用。”

    失去了鬼脸的震慑,王初一一下就送了一口气,整个人就瘫软在了地上。

    我和虎子连忙过去搀她。

    “你没事吧?”

    王初一点了点头“还好,这玩意为什么只盯着我看?”

    七爷咳嗽了一声,说道“因为你是女人,属阴。”

    王初一现在的状态已经没有心思去反驳七爷,但是从她眼神里明显的能感觉到那种不屑的意思。

    七爷叹了一口气说道“男人属阳,女人属阴,这在阴阳八卦古文里早就有记载,在上古时期,人们为了繁衍后代,十分崇拜生殖器,于是男人的就叫**,女人的就叫**,这个你应该知道。”

    七爷说的有根有据,王初一无法反驳,只能点点头。

    然后七爷接着说道“古时候女人的地位很低,基本上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更有一段时期,女人被当做货物来买卖,而这四方鼎上的巫师鬼脸,应该是镇守这古墓的人,我猜他肯定不是自愿殉葬的,应该是被墓主人强行的封在这鼎中,然后又怕这巫师怨气太重,就又在这鼎里放上了人头祭品,希望他能安心镇守这古墓。”

    王初一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就问道“您说的这个事,跟他盯着我看有什么关系?”

    七爷摆了摆手说道“当然有关系,这巫师如果真是被强行封死在这四方鼎之中的,那必然不会帮那墓主人守墓,所以即使是千军万马来盗墓,也绝对不会有动作,不过女人也来了,估计他有些不能接受吧,毕竟在古人的认知中,女人的地位太低了。”

    虎子看了看那鬼脸,然后说道“我操,照七爷的意思,这鬼脸还是个重男轻女的老腐朽?”

    七爷点点头,说道“我推测的应该不会错。”

    王初一收拾好装备,看了看那被打穿的鬼脸,一脸的厌恶,说道“好了,别管它了,咱们先往前走吧。”

    我们小心的绕过这四方鼎的时候,我探着身子往里看了看,只见虎子射出的那颗子弹不但把那鬼脸打了个大窟窿,就连整个四方鼎都被打穿了,里面的人头打爆了不少,人头里的那种蠕虫尸体漂在四方鼎上方,那味道很腥的暗黑色液体应该就是这虫子流出来的。

    接下来的一段路倒是很平静,除了平坦的墓道之外,基本上没有其他的机关陷阱,但我们依旧走的十分缓慢,正所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每次迈出步子,下脚的时候都很轻,生怕万一再碰到什么机关,那可都是要命的玩意。

    渐渐的墓道里浑浊的空气开始消散,整个墓道的样子就显现了出来,我打着手电仔细看了看,发现这墓道建造的十分奢华,不仅地面用的方砖都被一一打磨过,就连墙壁上的青砖都被雕刻上了花纹,整个墓道走起来就像是皇宫里皇帝专用的通道一般。

    就在我观察两层墓道墙壁的时候,忽然听见七爷喊了一句“救我!”

    我心里猛地一惊,打起手电往前一照,发现七爷竟然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