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魅影
    我懒得跟虎子争论,就继续往前走,王初一笑了笑说道“虎子,这次老白说的不错,有首词你应该听过,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写的就是这个凉州。”虎子看了看初一,仍旧一副不相信的表情,王初一感觉自讨没趣,就不再理他。

    这个时候七爷压低了声音说道“都他娘的别说话,听。”

    七爷突然发话,我们一下子都变得紧张起来,大气都不敢喘,墓道里一下变得十分安静,就听见不远的地方传来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熟悉,就像是有人睡着之后磨牙的声音,本来这种声音也没什么大不了,可在这黑漆漆的墓道里就显得十分刺耳,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虎子浑身一颤,问道“不会是有个大粽子正看着咱们流口水吧?”

    被虎子这么一说,我忍不住想起在那疑冢里碰见的那个白毛粽子,心里就一阵害怕,连忙举起手往前照,可前面的区域被浑浊的空气阻隔,手电光源的尽头只是一片混沌,根本就看不到有什么。

    我们本能的靠在一起,待在原地不敢有所动作,这种声音就一直这么不远不近的在墓道里回荡。

    “他娘的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虎子转过身,打起手电往后照了照,忽然一声惊呼“车…车不见了。”

    我猛地一惊,往后看去,原本安静的停在墓道后方的鞍车竟然消失了!我打起手电照了照地面,发现地面上留下两条很深的车辙印,这车辙印直接穿过我们脚下,消失在了那发出声音的方向尽头。

    现在我已经是一背的冷汗,心说这车怎么就凭空消失了?而且看他消失的方向还正好是从我们这边穿过去的,这墓道虽然很宽空气能见度低,但也不至于从身边过一辆马车都看不到,真他娘的邪了门了。

    王初一打起手电往后照了照说道:“不对啊,咱们打的盗洞呢?”

    听她这么说,我才意识到,原本我们打的那条盗洞似乎也消失了,这墓道昏暗,那盗洞直通地面,太阳光可以直接照射进来,我们现在的距离不应该看不到。

    “我去看看。”虎子说了一声,就朝着我们来的方向走。

    我举着手电照着他的背,见他很小心缓慢的一步步朝前走,可就在他穿过刚才那个刻着武威的拱门时,忽然就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难道这拱门有什么蹊跷?就连忙大喊“虎子,快回来!”可等了十来秒,仍然不见有任何动静,也看不见虎子的身影,我就慌了神,在这种环境里,我刚才喊的那一嗓子能传出很远,现在声音还依然在耳边回荡,虎子不可能听不见。

    “七爷,怎么办?”我转身问七爷。

    七爷皱了皱眉头,说道“咱们也过去看看,他一个人如果走岔了路,那就危险了。”

    于是我们打着手电开始往回走,穿过那拱门的时候,我还特意打着手电照了照,忽然发现这拱门的边缘处有一个血手印,当时就心头一惊,刚才我们过去的时候,不知道是因为走得快,还是没太留意的缘故,总之我记得是没有这血手印的。

    还没等我把这发现告诉七爷,忽然就有一只手从我背后猛地伸出来,然后捂住了我的嘴,我惊吓的叫声就被这只手捂在了喉咙里。

    “别说话,咱们碰上了魅影了,靠边站不要喘气。”七爷的声音就在我耳边响起,声音很小,好像是害怕惊到了什么东西一样。

    我点点头之后,七爷才松开了捂在我嘴上的手,然后示意我把手电关上,然后我和七爷还有初一我们三个背贴着墓道的墙壁,屏住呼吸往前看。

    只看见四个人影朝我们走了过来,走进了之后,我定睛一看,吓得差点尿了裤子,这四个人不就是我们四个吗?那神情模样简直和我们一模一样,就看见王初一还站在那里念着那首词,虎子一脸的臭表情,这刚发生的一幕再次重现在我眼前。

    我哪里碰到过这样的事啊,吓得大脑一片空白,忍不住就猛地吸了一口气,当时就暗叫一声不好,接着就马上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口鼻,可惜已经晚了。

    那原本朝前走的四人忽然全部转向我这里,四个人八只眼睛盯着我看,就在这时,这一行人里的另外一个我忽然变得很模糊,接着就消失了,只剩下王初一、七爷和虎子,只见那王初一冲我摆摆手,说道:“老白,你站那干嘛呢?发呆啊?”

    我被她这么一叫,简直寒毛都要蹦出来了,头皮一阵发麻,楞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只见那虎子上前一把抓住我的手说道“老白,你没事把?”

    我被他抓住,一时间也没了办法,只能摇了摇头,假装镇静的回答“没事,腿有些麻了。”

    那虎子点了点头说道“没事就快走,前面还有冥器等着咱们呢。”

    我答应了一声,就小心的跟在他们身后,在七爷的古籍之中有这样一篇记载,说是一些古墓里会出现一种摄魂灯,人只要从这灯下经过,影子就会被印在地上,这时候要是回头看就会发现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在重复自己刚才做过的事情。

    现在我遇到的情况就跟这个摄魂灯差不多,可古籍上只说如果在摄魂灯下连续过两次,就会进入一个无限的循环,人就会一直被困在自己的幻境里,这种幻境会一层一层的叠加,直到死都无法出来,却并没有说如何破解幻境。

    眼看前面就是那拱门了,我急的一头汗,心说这要是再穿过一次拱门我就彻底没救了,在心里直骂那编写古籍的人,为什么不把破解的方法写进去。

    就在这时,我急中生智说道“哎呦,我肚子疼,不行我得方便一下。”

    那虎子就骂道“你他娘的就是懒驴上磨屎尿多。”虎子的口气和神情,都十分自然,一点异常也没有,如果不是刚才七爷提醒这是魅影,我根本就无法区分真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