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夜嚎
    我们原地扎起了帐篷,四周用登山绳固定,害怕晚上会有大风,我们帐篷的地钉都砸的很深。

    还是按照老规矩,我们轮流放哨,我站的是第二哨,当七爷把我叫起来换哨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了。

    “机灵着点,这地方鬼的很。”七爷冲我说了一句之后,就钻进帐篷里休息了。

    现在的气温已经降到了零度以下,我裹了一个老式的军用大衣,抱着枪站在帐篷外面,戈壁滩上的风带着哨子吹过来,风就跟刀子似的,刮的我脸上生疼,我往前走了几步,背靠着石碑,这样能好受一些。

    这时我听见很远的地方传来类似野兽的吼叫声,声音不大,但是听起来很凄惨,像是狼嚎,又像是狮子的惨叫,听不出到底是什么,我小心戒备着,丝毫不敢松懈。

    这种嚎叫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停,直到我把虎子叫醒换哨,这种嚎叫仍然还在持续,以我的经验推断,如果是一只野兽的话,嚎叫声不会持续这么长时间,我推断它们应该是一窝群居的野兽,如果真是这样,我们进去之后恐怕会有不小的麻烦。

    虎子揉了揉眼睛,抹了一把嘴上的哈喇子,说道“咋这么快就到我放哨了?”

    我说“你他娘的少贫,小心着点,这地方很不安全。”说完我就钻进帐篷呼呼大睡,这一觉别提睡得有多香了,一觉睡到天亮,起来的时候王初一他们已经在收拾装备了。

    我一边收拾着自己的装备,一边问身旁的王初一“昨天晚上,你听到那叫声了没有?”

    王初一皱了皱眉头,点头说道“你是夜嚎。”说罢自己又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这夜嚎不应该出现在戈壁滩上啊?一般不都在深山里吗?”

    我问她什么是夜嚎,她只告诉我说是一种极具攻击性的猛兽,具体什么样子她也没有见过。

    我们收拾好装备,趁着天蒙蒙亮气温还没有回升,就跨过石碑,进入了这片所谓的生命禁区。

    走了五六公里,这里的戈壁滩开始出现一些植被,但是大多都已经枯死,随处可以看见一些动物的骸骨,大一点的有牛、羊,小一点的基本是一些飞禽类的骨骼。

    虎子一边走一边嘟囔着“他娘的,真是生命禁区,这鸟都他娘的飞不过去。”说着一脚将身旁的一具飞禽类的骸骨踢散了架。

    王初一举起望眼镜看了看然后提醒我们:“小心!前面有东西!”

    我和虎子也拿出望远镜,往前一看,距离我们一公里多的地方,出现了一辆老式吉普车,驾驶和副驾驶位置各坐着一个人,不过现在已经变成了两具骷髅,身上的肉不是被腐蚀干净了,就是被什么东西给吃干净了,反正这两句骷髅很白,看样子死的有些时候了。

    走进之后,这才发现,这两人身后还放着三杆猎枪,看样子是来偷猎的,却不知道为什么死在了这里。

    七爷检查了一下这吉普车,油箱里的油已经挥发完了,几乎没什么可以用的东西,就招呼我们离开。

    这时我发现,这车子的前挡风玻璃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击碎了,两具骷髅上的伤痕引起了我的注意,右边副驾驶位置上的那具骷髅,左胸位置有三道伤口十分显眼,每一道伤口间隔大约两公分,齐刷刷的将他的肋骨划断,这断口从第二根肋骨一直延续到最后一根,就好像是有人用刀从他肩膀下方开始,齐刷刷的把他劈开了一样。

    我有些纳闷,如果真是被什么人砍伤的,像这种伤口绝对是一刀就毙命,没有必要连砍三刀,而且这三道伤口间隔都刚刚好!我用手量了量,一个可怕的想法钻进我的脑子里,他会不会是被某种猛兽的爪子划伤的?这猛兽正好就只有三根手指?

    想到这,我连忙去查看驾驶位置上的那具骷髅,发现他的伤口断痕更奇怪,在他左胸心脏位置的地方,缺失了几块骨头,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创伤面。

    这时候七爷走过来,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别看了,这家伙应该是被什么东西直接挖了心脏!”

    听到七爷这么说,我心里就产生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人体的结构其实是很结实的,特别是骨头,坚硬程度是很高的,能一下洞穿肌肉层捏碎骨头,最后把人的心脏给挖出来,这得用多大的力道?这两个哥们到底遇上了什么东西?

    一路上我就带着这种忐忑的心情往前走,七爷不停地催促我们加快脚步,尽量赶在天黑之前到达那地图上矿洞的位置。

    越靠近地图上矿洞的位置,周围的植被就越多,动物的骸骨也越发的密集,看着不远处一头牛四分五裂的骸骨,我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这里有一种大型的猛兽,力量足以撕裂一头牛,心里就越发的害怕,不由得加快脚步,终于在天黑之前,抵达了那个被封死的矿洞。

    七爷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说道“这矿洞是被炸塌的,想从这里进去,基本上是不可能了,咱们还得打盗洞下去。”说完就看了看王初一,接着说道“你是摸金校尉,又是鬼面阎罗的徒弟,分金定穴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找到位置之后,我来下铲子。”

    王初一点头,看了看四周的凸起的岩石山脉,这山脉并不高,整体看起来就像是个侧卧着的女人一般。

    王初一皱了皱眉头说道“这里根本就不是个风水穴位,山脉走势倒是很不错,可惜没有水,一般的古墓都是背山面水而建,可现在这个……好像……”

    这时虎子在不远处大喊着“这边,来这边看看。”

    我们跑过去一看,发现一处十分低洼的地区,里面的砂石地已经干裂,面积大概有半个足球场这么大,很明显就是个干枯的湖泊,仔细看这湖泊走势,源头应该是在这山脉主峰的北面,于是我们开始朝着主峰出发,走到一处地势较为平坦的地方之后,王初一停下脚步,说道“应该就是这里,不会错。”

    七爷点了点头,掏出他那个八卦古纹罗盘看了看,冲着王初一竖起大拇指,说道“这摸金校尉分金定穴的功夫真是了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