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王瞎子
    七爷站在屋子的正中间,仔细打量了一下,对我说道“看来这房子不简单,应该有不少机关暗门,看来这家伙藏的很深。”

    这时一个伙计从后台走出来,看了看我们问道“二位来我们这是有什么宝贝要出手吗?”

    这伙计个子很高,骨瘦如柴,脖子下面的锁骨高高突出,我抬眼一看,他那锁骨上还有一排骷髅样式的刺青,十分显眼。

    “宝贝是有,不过你还不够资格看,把你们老板叫出来。”七爷阴沉着脸,一转身坐在椅子上,马上就有另外的小伙计端茶倒水,看来这店的服务还是很到位。

    那高个子听七爷这么说,脸色很难看,说道“您要是真有宝贝,就拿出来让我给您长长眼,要是真家伙,再叫我们老板出来也不晚。”

    七爷端着茶自顾自的喝着,压根就没再看那高个子一眼,冲我说道“现在这世道,大王不在小鬼称王,老话怎么说来着?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

    七爷这话虽然是冲我说的,但很明显是在讥讽那瘦高个,我只能尴尬的笑笑。

    那瘦高个想必没受过这样的气,脸色发白,冲七爷说道“看来你是来找茬的啊?也不打听打听,咱这是谁的地方。”

    七爷冷笑一声,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李猴子已经有些日子没回来了吧?你还指望他来给你们撑场子?我实话告诉你,他已经折在甘肃的古墓里了,别说现在不能来,就算是真的来了,见了我也得恭恭敬敬的叫一声七爷。”

    听到七爷自报家门,那瘦高个态度一下变得十分恭敬“哎呀,原来是七爷来了,经常听道上人提起您,这下见了本尊反倒不认识了,这怎么话说的,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

    话音一落,从屋子另外一道暗门里走出来一个中年男人,长发烫着小波浪卷,戴圆形复古的黑墨镜,身着一件粗布长衫,脚下一双老北京布鞋,不紧不慢的走过来,冲着七爷笑了笑“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七爷站起身子,冲那中年男人说道“李猴子折了。”

    那中年男人猛地一惊,连忙问道“折在甘肃了?”

    七爷点了点头。

    那中年男人长叹一口气,说道“当初我就告诉李猴子,那个墓下不得,太凶险,没想到他还是去了。”说着他看了看七爷,朝七爷拱了拱手,问道“您这次来是……?”

    七爷站起身子,说道“李猴子这么些年下了不少墓,他进墓一向是独来独往,自然要准备万全,背后要是没人帮他搜集资料,是肯定不行的!咱们都是明白人,剩下的话,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那中年那人一脸无奈,但是马上就点了点头,看了看七爷和我,说道“二位,咱别在这聊了,移步后厅吧。”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和七爷跟着他走到一面柜台前,见他在柜台上鼓捣了半天,这柜台轰隆一声,向后移了两三米,身前就出现了一条向下的台阶。

    中年男人先一步走了进去,我和七爷跟在他后面,台阶不长,是个v字型,台阶走到最下面,开始往上走,出来之后就来到一个小院子里,院子的布置很别致,有种世外桃源的感觉,中间摆着一张石头八仙桌,我们分别坐下。

    “七爷,真人面前我就不说假话了,李猴子这么些年的确是在我这,他下墓的资料也是我提供的,既然您知道李猴子折在了甘肃,想必您也是去过那墓了。”

    七爷点了点头,说道“王瞎子,这些年你在南阳这块没少捞钱吧。”七爷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

    王瞎子有些紧张,说道“七爷,我不过是混口饭吃罢了,现在李猴子折在了甘肃,我这古董生意也算是到头了,您有什么想问的就说吧。”

    七爷眯起眼睛,问道“咱们这行的规矩我知道,别的不多问,就想知道甘肃的那个矿场你是怎么知道的?李猴子就是从那里打的盗洞进的墓,可惜在墓里没走多远就折了。”

    王瞎子一愣,说道“这个我是不清楚的,只知道当年建国初期有一支铁矿开采队在甘肃神秘的消失了,只有两个人幸存下来,我知道其中一个人的地址,就告诉了李猴子,估计……”

    话没说完,七爷就站起身子,问道“本来我不该问你那人的地址,不过我有个兄弟也折在那墓里了,我的为人你清楚。”

    王瞎子听见七爷说有兄弟折在了墓里,当时脸色就变了,连忙点头“清楚,清楚,我这就把那人的地址和资料给您。”说着他就朝着院子的一间房子走去。

    趁着他去拿资料的功夫,我就问七爷这人的来历。

    七爷说道“他当年也是个盗墓人,后来下墓的时候被粽子弄瞎了一只眼,就开始干起这古董生意,手下也有几个倒斗的行家,不过大多都被北京的金老板挖走了,只有李猴子跟他关系比较铁,一直在他这安身。”

    我点了点头,看到那王瞎子已经从屋子里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档案袋,心想这王瞎子够专业的啊,这倒斗的资料都被他分门别类的存档了,看来七爷来找他是找对了。

    七爷接过档案袋,拱手道了声谢,转身就离开了王瞎子的古董店。

    坐在车上,七爷把档案袋递给我,让我看看。

    我打开一看,我操,不得不佩服这王瞎子,真够专业的,这资料里年龄,照片,地址一应俱全,就连这人生平经历,和平时的喜好都有备注。

    我看着资料,念给正在开车的七爷听“王贵喜,男,陕西人,1926年生人,现住南阳市北郊区,……”

    我念完一算,这王贵喜已经九十岁高龄了,心里暗想他会不会老糊涂了,真要是过去找他,还能不能问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很快我们就到了南阳市北郊,路上还停下来买了两提茶叶当做是慰问品,就朝着老人住的地址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