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工作日志
    七爷收起了钱,开着车带着我们去欢子的老家,大概一下午时间,车子驶进一个看起来很贫困的小村庄,没有水泥路,车子在满是泥泞的小路上前行,两边全是那种很矮的砖土瓦房,这种瓦房,我和虎子在部队的时候也住过,面阴暗潮湿,每逢雨季,屋子里都有食物霉变的气味,阴天下雨,需要铲两锹土垫在门前,不然污水还会倒流进屋子。

    很快车子开到了小路的尽头,七爷停稳了车,招呼我们下来,说道“再往前就没路了,咱们得步行,大概有个几百米吧。”

    我们点点头,跟着七爷,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这泥泞的小路上,不一会就看见,一位年迈的老太太站远处朝着我们招手。

    七爷冲我们说道“那就是欢子的老娘,都别哭丧着脸。”

    我走进了看见老太太头上布满了银发,抬头纹和眼角纹都很重,估计年龄得七十岁朝上。

    “哎呀,老七啊,你们怎么来了?你这么忙,就不要老是来看我这老婆子了,让欢子自己来就行了。”说着老太太探着身子往后看了看,说道“哎?怎么欢子没跟你一起来?”

    老太太这么一问,我们本来勉强装出的笑容都有些不自然,七爷笑着扶住老太太的胳膊说道“欢子出国了,被一个国外的老板看上,要干一票大生意,这不吗,人家刚给的定金,欢子托我给您老送过来。”说着七爷拍了拍手上的黑皮箱子。

    老太太笑着说“真是麻烦你了老七,我们家欢子平时在你那就没少给你添麻烦。”

    老太太一路带着我们来到她的家,一个三层的小楼在这种村子里十分显眼,进去之后发现空调,电视,各种家电一样不少,后来七爷坐下跟老太太闲聊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这房子和家电都是七爷出钱盖的,心里不禁的佩服七爷的仁义,对自己手底下的兄弟这么好,难怪七爷的生意能够做的这么大。

    “好啦,时候也不早了,你们就留下来吃饭。”说着老太太就朝着厨房走去,厨房的地锅已经烧热了,老太太双手抓着锅盖向上揭。吃力地揭了几次,才稍稍揭开一条缝。一股浓烟从灶口冲出来,差点熏着老太太的脸。

    老太太随便用袖子拂了拂布满皱纹的脸,又摇摇头,自言自语地说:“老了,不中用啰!”

    七爷连忙过去,说道“不麻烦了,我们还有事,得回去了。”

    老太太站在厨房门口,看了看我们几个,说道“哎,每次留你吃饭,你都有事,我也知道你们是干大事的人,可一顿饭的时间总是有的吧。”

    七爷笑着说道“下次,下次一定在您这吃。”

    说着,我们一行人就离开了欢子的家,一路上大家沉默不语,回到古董店之后,我无聊的翻开那本从甘肃生产队房间里带回来的本子,上面写着‘工作日志’四个大字。

    我一页一页的翻看着,才知道这是个秘密的铁矿开采队,建国初期为了支援国家建设,这批人来到了甘肃的戈壁上进行矿产开采。

    日志里详细记录了他们开采的过程。

    1952年,春,矿场出现神秘声音,工人议论纷纷,为了稳定工人情绪,召开第一次工作会议。

    1953年,春,矿洞尽头发现巨大石门,疑似地底建筑,汇报上级,回复:封闭矿洞,另选址进行开采。

    1954年,冬,矿洞开采顺利,已经打入地下三十米,一切运转良好,另一条矿洞已经开始运转。

    1955年,夏,矿石产量丰富,工地出现大批蝎子,工人被蛰伤,四人救治无效死亡,此事已经上报领导,尚未得到回复。

    1957年,夏,矿场出现萤黄色甲虫袭击工人,三人被火烧死,这地方太邪乎,需要尽快撤离。

    再往下记录就没了,我合上日志,在心里想象了一下当时的场景,就不寒而栗,五六百人同时被烧死,那至少得有上万只火萤,当时那矿场里面肯定是一片火海,人们挣扎着呼救,却没有任何人能听见他们的声音。

    我又仔细回想从古墓出来时候的情景,很明显当时是从有火萤的那条矿洞出来的,那李猴子也是从那条矿洞进去的,可这工作日志上分明写着有一条被封死的矿洞,看他上面的描述,十分可能是挖到了古墓的墓门!而且十有**就是主墓。

    想到这,我连忙去找七爷,把这本工作日志交给他看看。

    七爷看完了之后,点头说道“应该是个古墓不错,但是不是主墓就不知道了,咱们对那古墓的了解太少!”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一个人,就问七爷“那李猴子是怎么知道甘肃的戈壁滩上有个隐蔽矿场的?而且还能穿过那条危险的矿洞,准确的将盗洞打进那悬魂墓?”

    七爷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就不清楚了,李猴子这家伙喜欢吃独食,下墓从来都是独来独往,不过也得承认,他盗墓的功夫确实了得,十几年出的货还真不少。”

    我想了想问道“七爷,这不是一回事啊,这李猴子是盗墓功夫了得,一个人独来独往的去盗墓,那他的情报总不会是他自己天南地北的去问吧?肯定有人帮他搜集情报。”

    七爷一拍大腿,说道“是他!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一个人来,这几年李猴子跟他走的很近!看来我们得去找他一趟了。”

    我看七爷这表情,就知道有戏,当天晚上,我们俩就开车直奔南阳,开了一夜的车,天蒙蒙亮就赶到了南阳的一个小镇上。

    跟着七爷一路七拐八拐的来到一间看起来门脸很小的古董铺子。

    “就是这!走,咱们去会会他。”七爷迈开步子就进了这古董店,我连忙跟上,一进门我才发现,这古董店看着门脸不大,其实里面是另有乾坤!

    整个店的面积要比我想象的大得多,一共有八个柜台,按照九宫八卦的方式排列,中间是一根铜柱,由地而起直到房顶,房顶也是八卦的样式,整个屋子显得很阴暗,我恍惚间仿佛自己身处在古墓里一般,这种感觉很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