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欢子之死
    我们离开甘肃之后,虎子情绪就一直很低落,欢子的死,对他这种极重情义的人是个不小的打击,我反复劝过过他很多次,他也只是敷衍的点头,并没有真正的放下,回到七爷的古董店之后,就一头扎进那间满是古籍的房间里,除了吃饭,撒尿,基本上不会出来。

    我并不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虎子受这么大打击,于是就去问七爷。

    七爷告诉我,当时在墓里情况十分危急,整个墓室一片漆黑,手电眼看就要没电了,他们就点起火把,开始搜索墓室,发现中间的方形凹陷坑里全是尸体,一颗巨大的古树长在正中间,七爷一眼就认出来那是吸血树,提醒虎子和欢子两人小心一些。

    可不知怎么地,虎子发现那凹陷坑里有块反光的物件,应该是个宝贝,于是就起了贪心,一脚就踩了进去,准备过去拿那东西。

    欢子跟随七爷多年,自然明白七爷的提醒有多重要,一看虎子一个人下去了凹陷的尸体坑里,当时就喊虎子回来。

    可当时虎子已经被迷了心窍,满心想的都是那物件能卖多少钱,根本就听不到欢子的提醒,就在虎子伸手快要摸到那东西的时候,吸血树的树枝和树叶一下围了过来,最近的树枝距离虎子仅有几公分的距离。

    虎子是第一次下墓,初生牛犊不怕虎,抽出军刀就砍向那树枝,可谁成想,那看起来很细的树枝却坚硬无比,一刀下去竟然没砍断,树枝上的树叶因为颤抖掉了下来,有两片就落在虎子的手臂上,树叶刚接触到虎子的皮肤,虎子就惨叫一声,一阵腥臭的气味就从他手臂上飘了出来。

    欢子距离虎子还有两三米,看不清虎子是哪里受伤,心里很着急,加快脚步,两三下就冲到虎子面前,看见虎子手臂上正蹭蹭的冒着血水,连忙从背包里扯出一块纱布,要给虎子包扎。

    虎子连忙摆手,然后用手里的军刀刺穿自己的皮肤,将已经陷入皮肤里的两片树叶给挖了出来,这才伸手接过欢子的纱布,缠在自己伤口上。

    就在这时候,一根尖锐的树枝从虎子背后冲了下来,欢子一把将虎子拉开,接着那跟树枝就直接插入了欢子的胸口,这一下力道很大,不但将欢子整个人都刺穿了,而且从欢子背后刺出来的树枝也洞穿了虎子的肩膀,眼看就要把两人一起串了糖葫芦。

    七爷甩起登山绳,一下困住虎子的双腿,用力的往后拉,这才把虎子从那凹陷的尸体坑里拉出来,一看虎子肩膀上已经被穿了个血窟窿,这时候想要反身再去救欢子,已经来不及了,只见欢子瞪大了双眼,头朝下被那树枝缓缓的吊起来,样子看起来十分痛苦。

    虎子顾不上肩膀的剧痛,就要冲过去救欢子,被七爷一把拉住,当时的情况,欢子已经咽了气,如果虎子冲上去,那就是白白送死。

    七爷拉着虎子撤到了墓室边缘,根本就来不及伤感,地上的树根就开始活跃起来,好像是受到了鲜血的刺激,树根非常迅猛的朝着两人聚拢,再后来七爷找到了一条墓道,拉着虎子离开了那间墓室。

    我听七爷讲完,心里也是十分的不好受,欢子这哥们够义气,够朋友,这么危险的墓室,看见同伴有危险,毫不犹豫的就能冲上去,这样的好兄弟真是不多了。

    七爷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好了,都过去了,一直留在过去,是永远走不出阴影的,人要学会往前看。”

    说话间,七爷倒了杯水递给我,接着说道“你带出来的那白玉扳指,我已经处理了,是一个陕西的老板,出的价钱很高,卖了三百万。”

    我点了点头,现在的心思已经不在钱上了,只有忧伤,想着一个好哥们就这么离我们去了,心里一阵酸楚,抬头看了看那扇紧闭着的书房大门,已经能够体会虎子现在的心情了。

    过了十几天,七爷联系了北京的王初一,让她过来我们这里,准备分钱。

    王初一来到之后,七爷招呼我和虎子一起来到客厅,然后说道“上次古墓里带出来的扳指,卖了三百万,咱们把钱分一下。”

    我和虎子都没说话,王初一看了看七爷,问道“老规矩?”

    七爷点点头,看了看我和虎子,说道“这三百万,欢子分一百万,剩下的,咱们一人五十万,你们两个有什么意见没有?”

    我摇了摇头表示没意见,虎子看了看我说道“老白,我那五十万不想要了,也给欢子吧。”

    我了解虎子平时的为人,对于他的做法一点也不惊讶,点点头说道“你自己的钱,自己决定吧。”

    王初一看了看七爷,又看了看我,说道“我的这份也给欢子吧。”

    七爷点了点头,说道“那我替欢子谢谢二位了。”说着,七爷拿出一叠捆好的钱放在我面前,说道“这是五十万现金,全部都是旧钞,放心都干净。”

    我刚想要伸手去拿,却发现七爷并没有拿钱,于是问道“七爷,您的那份……?”

    七爷叹了口气,说道“欢子跟着我也有个七八年了,这一下人去了,我总得给他们家有个交代,我的那份就不要了。”

    我一看这情况,四个人分钱,三个人都把自己那份给了欢子,即使我再喜欢钱,这不仗义的事,还是不能干,不然以后不是要被人戳脊梁骨吗?

    于是我把面前的钱推了回去,说道“七爷,欢子留在了墓里,总归是哥几个没能照顾到他,活着带进去,没能活着带出来,咱们都有责任,这份钱,我不能要。”

    七爷点点头,看着眼前桌子上的三百万旧钞现金,眼睛就红了,一行眼泪就滚了下来,说起欢子,还是七爷跟他敢情最深,为了照顾我们的情绪,七爷这段时间没少安慰我和虎子,我可心里清楚,最难受的就是七爷,现在看来是再也忍不住了,像他这样见惯了生死的硬汉也掉下了眼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