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出墓
    七爷似乎也注意到了那半开着的抽屉,走过去拉开看了看,发现里面只有两支手电筒,和一些书。他就随手翻了翻,然后冲我说道“看样子,咱们出来的这条盗洞就是那李猴子打的。”

    我点点头,心想这李猴子不简单,不但知道这里有个古墓,而且下盗洞的位置和方向都十分精准,直接把盗洞打进了悬魂墓里,看来这李猴子掌握的古墓资料要比我们全。

    这时七爷已经把整间屋子搜了一遍,对我说道“这次是咱们太仓促了,下墓之前没有掌握详细的资料,就凭着你发现的那条盗洞直接就下来了,没想到扑了个二鬼子坟。”

    这二鬼子坟是倒斗界的土话,就是说这墓是个假的,为了掩饰真正的古墓而建造的疑冢。

    我问道“七爷,这墓可够大的,里面机关陷阱一样也不少,咱可是死几个来回才跑出来,你怎么就这么确定这是个假墓?”

    七爷冷哼一声,坐在屋子里的木板床上,说道“这古墓里的棺椁倒是不少,可惜没有一具棺椁里有值钱的宝贝,基本上都是些陪葬,以我的经验判断,这古墓别看他大,真正的主墓室并不在这里。”

    我听七爷这么说,于是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我们这趟下去,机关暗箭倒是碰上不少,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值钱的陪葬品,发现的棺椁里不是鬼尸就是粽子,没成想是个假墓疑冢,闹了半天算是白忙活了。

    我问道:“七爷,你说这真正的主墓到底能在哪呢?”

    七爷摇了摇头,指了指门外站着的王初一,说道“她是摸金校尉,她师父更是分金定穴的行家,就连她师父都死在了这二鬼子坟里,看来这主墓的位置还真不好找。”

    我有些好奇:“她师父就是咱们进盗洞时候碰见的第一具干尸?”

    七爷点点头,说道“你给我的那个黑盒子,就是从她师父尸体上搜出来的吧。”

    我连忙点点头。

    七爷接着说“她师父也算是倒斗界的大人物了,摸金一脉的正宗传人,那一手分金定穴的功夫真是了得,李猴子当年想要拜在他门下,都被他拒绝了,只是可惜了,现在却死在了这二鬼子坟里。”

    说着,七爷站起身子朝屋外走去:“走吧,这一趟也不算白跑,至少你还拿了个扳指不是?”

    我一听,心里一阵暗骂,这王初一嘴怎么这么快,刚出古墓就把板指的事说了出去,原本我还想瞒着七爷销赃分钱,这下完了,扳指得主动上缴了。

    七爷何等精明,一下就看出了我的心思,一脸严肃的说道“盗墓摸金,生则分财,死则财灭,这是咱们这行的规矩,无论几个人下墓,只要是一起活着出来的人,都要把摸出来的冥器拿出来平分,不然这辈子就不要想着再下墓了,肯定走霉运。”

    我十分不情愿的把那白玉扳指交给了七爷,然后跟着他走出屋子,来到王初一身边,小声埋怨道“你怎么嘴这么快,刚他娘的出来就把扳指的事告诉七爷了!这下不就多分了一份嘛。”

    我本以为王初一和七爷两人不和,埋怨一两句没关系,可谁知道王初一瞪着我也是一脸严肃的说道“这是规矩,生则分财,死则财灭,行有行规,盗有盗义,不遵守行规的人,不会有好下场的。”

    我在王初一这又吃了个瘪,干脆,一句话也不说了,闷着头跟着七爷他们就走出了这片凹地,朝着原本来时候的小镇方向走去。

    一路上别提多郁闷了,这么凶险下一次墓,就带出个玉扳指来,本来我就窝火,想着把扳指藏起来,哪天去北京找王初一的老板把扳指卖掉,然后和虎子一起把钱分了,就再也不干了,谁成想还冒出来个什么行规,这下本来分三份钱,变成了四份,我越想就越郁闷。

    不是我小气,只是这年头,谁跟钱有仇啊,俗话说得好钱是王八蛋不赚白不赚,钱是臭水沟不搂白不搂,再说,这扳指是我跟那白毛粽子大战了十几个回合才弄到手的,七爷当时还不知道在哪呢,这一句行规就上缴了,我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王初一见我一路上板着脸,冲我笑了笑,说道“老白,别郁闷了,多大点事啊。”

    我看了她一眼,说道“这扳指是咱们两个费劲弄来的,跟七爷没啥关系,为啥得上缴?”说完,我赶紧看了七爷一眼,见他走在我前面十几米的地方,再加上这戈壁滩上风很大,应该是听不见,要不然他发起飙来,我还真不是他对手。

    王初一也不生气,慢声细语的说道“我和七爷也有过节,不过行规就是行规,干咱们这一行的,基本上一只脚就已经踩进鬼门关里了,下了墓,靠的就是相互照应,只有这样才能增加活命的机会,要是坏了规矩,你再下墓,遇到危险,不但没人帮你,说不定还会有人落井下石,到时候,别说是冥器,你自己的小命恐怕都保不住。”

    王初一说的有道理,我点了点头,心里好受很多。

    王初一接着又说道“放心吧,只要干咱们这行的,都会遵守行规,七爷也不例外,虽然我跟他有过节,但就事论事,公正的评价,七爷分钱还是很仗义的,该你分多少,决不会少你一个子,不然他也不能在道上混这么些年。”

    我点点头,想想在古墓里头,也多亏了有七爷带路,不然我们现在能不能出得来还不一定。

    就连跟七爷有过节的初一都评价七爷仗义,看来的确是我错了,于是我快步追上七爷,脸一红,说道“七爷,是我错了,起了贪心,您别往心里去。”

    七爷阴沉着脸,说道“第一次,都会有这样的心理,这很正常,但是白羽,你记住七爷一句话,有的钱可以贪,但是这挂着人命的钱,不能贪!”

    我听的心里一阵心酸,想想欢子已经永远的留在了古墓里,心情也变得沉重起来。

    七爷拍了拍我的肩膀“好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别难过了。”

    我转头看了看一直默不作声的虎子,看得出他的心情也十分难过,这次下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连真正的主墓都没找到,又死了个好兄弟,大家心情都很不好。

    一路沉默前行,走了两天一夜,终于回到了原本的小镇,休整了两天之后,王初一就跟我们告别,先一步离开小镇去了北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