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火萤
    出了盗洞,我算是长出了一口气,只感觉有一股凉风吹过来,整个人清醒了许多,然后就查看了四周的情况,看样子这并不是一间墓室,而是一个自然形成的岩脉,周围的岩壁十分的粗糙,出现了大大小小的圆形凹洞,应该是常年被风沙腐蚀造成的。

    虎子大口吸着空气,一边对我们说:“哎,我说哥几个,咱们是不是从那古墓里出来了?有风,而且空气也新鲜了不少。”

    在古墓里呆的太久了,里面的空气混浊,混杂着一股子陈旧腐烂的味道,听虎子这么一说,我也感觉这空气新鲜了不少,抬头一看,发现头顶上竟然有亮光,一片连着一片,本能的认为那就是星星。

    可还没等我高兴,忽然有两个光点飞快的移动了一下,我心里一惊,看样子这上面的亮光并不是星星!于是抬起手电往上一照,这才发现,整个岩脉空间的顶层爬满了一种萤黄色的甲虫,那光点就是来自这种甲虫的背部。

    七爷抬头看了看,然后对我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打起手电,朝前面照了照,示意我们往前走,尽量不要发出声音。

    这种甲虫我从来没见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具有攻击性,在这方面七爷经验最多,于是我们就按照七爷的指示非常小心的朝着岩脉前面的洞口走,几乎是大气都不敢多喘一下。

    这岩脉空间很大,我们走了大概五六分钟才到达岩脉的洞口,洞口有两米多高,四四方方,洞的顶部和四周都出现了木质架子,看样子是为了防止山洞坍塌刻意搭建的,应该是个人工修建的山洞。

    七爷转过身,看了看我们三个,确定我们都没有掉队之后,转身进入山洞,我连忙跟上,这山洞里面星星点点的都是这种甲虫,虽然不像岩脉空间里分布的那么密集,但每隔一段路总能看见那么一两只,越往前走,这种甲虫就越少,大概走了有半个小时的功夫,这种甲虫已经基本看不见了。

    这时我看见七爷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汗,回过头来对我说“这种虫子是火萤,我在云南的时候见过一次,攻击性很强,一般都是群居,类似蜜蜂一样,一旦受到干扰,就会成群的攻击敌人,它体内有一种类似黄磷的液体,燃点很低,只要被它撞上,这种液体就会飞溅出来,马上就会着火,一两只还好对付,刚才那么多,要是一个不小心,全扑下来,咱们肯定得烧死在里面。”

    听到七爷的解释,我心里一阵后怕,这鬼地方太邪乎,几乎刷新了我对生物的认知,刚才要是万一谁不小心打了个喷嚏,估计我们就得全挂了。

    想到这,正好一阵冷风从山洞的另一头吹过来,我忍不住打了冷颤,举起手电往前照了照,发现这山洞并不是直线,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拐弯处,地上似乎还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看不清楚是什么。

    等到走进了之后,才发现,是具浑身上下一片焦黑的尸体,看样子应该是被烧死的,手臂和腿都呈现出挣扎的样子,死的时候一定很痛苦。

    虎子指了指那尸体头上已经被烧得变形的矿工帽:“老白,这哥们是个矿工啊!”

    “看来这里应该是个矿道,既然有风吹过来,估计前面不远就是出口!”

    七爷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王初一却说道“咱们就这么出去了?东西还没拿到。”

    她这话一出,就遭到了虎子的反对“他娘的,你要是想要那墓里面的麒麟眼,我们不拦着,你自己回去就是了。”

    王初一被虎子一句话怼的很尴尬,回头看了看这矿洞,还真有点想回去的意思。

    我连忙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这古墓到底有多大咱们不清楚,这一路走过来,你和虎子都挂了彩,现在再回去那不就是去找阎王爷聊天吗?就算里面有天大的宝贝,咱也得有命拿出来不是?”

    王初一瞪了虎子一眼,看了看我,说道“这才像是句人话。”

    七爷咳嗽了一声,对王初一说道“别老想着金老板的生意了,这次你们进这墓,很明显是资料掌握的不够全,一下折了这么多人,连你师父都死在了盗洞口,这墓有多凶险自然不用我多说了吧,现在咱们有机会出去,你最好回北京问问你那金老板,还有什么资料没有搞清楚。”

    王初一看了七爷一眼,也没多说什么,打起手电就往外走,看来是被七爷说中了。

    大概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才从这矿洞里出来,看见漫天的星星,我这才感觉自己真的是死里逃生了,看来盗墓这种拿命换钱的买卖实在是不适合我,现在我一心只想着回到我们市,接着摆我那夜市摊子。

    七爷在矿洞附近找了些木头,支起了一堆篝火,我们就这么坐着,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各有各的心思,一句话也没说,硬是耗到了天亮,这才发现,我们身处在一个四面环山的凹地里,四周黑乎乎一片,全是尸体,大概有五六百人的样子,看着这满地的尸体,很难想象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能同时烧死这么多人,这种惨烈的景象,简直就是人间炼狱,我心里一边的为这些惨死的人默哀,一边朝着不远处的十几间小房子走去。

    这十几间房子看上去十分破旧,房子的门两边,挂着两块白油漆木板,上面写着“我为祖国挖铁矿,建设革命新家园!”的标语,看样子应该是建国初期的产物。

    我小心的穿过这些尸体,进入其中的一间房子,发现里面的摆设十分简陋,但是却很整齐,老式白茶缸,暖水瓶,军用的绿被子也叠放的十分整齐,房子的另一边放着工人干活的工具,铁锹,镐头一应俱全,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于是我就朝着另外一间屋子走去。

    到了这间屋子之后,我发现最明显的地方,就是比刚才那间多了一张桌子,中间的抽屉还半开着,里面有一个泛黄的笔记本,我拿起来还没等翻开,就听见七爷的脚步声朝这边走来,我连忙把笔记塞进我的背包里。

    “发现什么没有?”七爷问我。

    我摇了摇头“没有,都是些普通的用具,看样子是个建国初期的生产队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