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进退维谷
    “七爷,咱们打出的窟窿已经到头了,还有五六米过不去啊。”我爬在最前面,冲下面喊道。

    “看看有什么可以借力的地方没有,想办法上去!”七爷的声音从我脚下传来。

    我四处张望,这墓道四周滑不留手,哪有什么可以借力的地方,眼看着上面七八米的地方就是墓道的尽头,可就是过不去,我心里这个着急啊“不行啊七爷,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借力的地方,四周都打磨的很光滑。”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一些粘稠的液体掉在了我的手臂上,连忙举起手电向上照,就看见一个很大的狗头出现在墓道尽头的上方,这狗头足有脸盆这么大,两颗獠牙有五六公分长,裸露在嘴巴外面,现在它正探着身子往下看,嘴里的口水就像是没关紧的水龙头一样往下滴。

    “我操,七爷,上面有一只大狗!”

    现在这种处境十分尴尬,是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得,上面有五六米光滑的墓道,往下距离最近的石台也有三四米,而且这墓道狭窄,我下面就是王初一的头,现在想要下去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事。

    好在这巨大的狗头只是探出墓道往下张望,并没有扑上来咬我,估计也是知道这墓道很高,怕掉下去。不过我看它那哈喇子流了这么多,应该是饿坏了,看见到嘴边上的没美味,它是不会放弃的,肯定会死守在墓道口上。

    我掏出手枪,瞄了一下,在那狗头再次探出墓道的时候,抬手就是一枪,直接打在那狗头的下巴上,它吃痛叫了一声,就把头缩了回去,一捧热血就洒在了我的胳膊上。

    “七爷,现在上面的墓道口子有个很大个的犬类生物守着,咱们上去基本就是找死。”

    七爷在最下面,应该是看不到这东西长什么样,说道“那也得上,上去跟他拼一拼,或许还有救,要是现在下去,那肯定是个死,下面那壁画上的女人已经出来了!”

    我探着头向下看,却最多只能看见王初一的肩膀,根本看不见下面的情况,不过听七爷这么说,看样子下面的情况要比上面更糟糕。

    这时候虎子喊了一句“老白,咱们叠罗汉!”

    我一听,马上就明白了虎子的意思,这叠罗汉小时候经常玩,就是一个人压在一个人上面,一层一层的压上去,现在这种情况,用叠罗汉的方法是最有效的了。

    “行,虎子你先爬,然后是七爷,最后是初一!”

    其他人应了一声,虎子就开始爬,他从王初一的身上爬过去之后,双手抓着我的背包,就站在了我的肩膀上,身子紧贴着墓道,喊道“七爷,你爬。”

    七爷会意,也照着虎子的方法,最后爬到了虎子上面,踩在他的肩膀上。

    这时我已经支撑了两个人的重量,腿有些支撑不住有些打颤了,于是就连忙催促王初一。

    “初一,你快爬,我快撑不住了,上面的大家伙很危险,你小心点!”

    王初一应了一声,动作很迅速的爬了上去,以他们三个人的高度,王初一距离墓道口的边缘,应该仅剩下两米左右的距离,她喊了一句“老白,你撑住,这还是有点高,我得跳上去。”

    我的力气已经几乎到了极限,低头看了一眼下面,只见两个面目狰狞的女尸正抬头看着我,吓得我心脏砰砰直跳,咬着牙提起劲说道“好,你跳吧!”

    这时我就感觉肩膀上猛地一沉,没想到这王初一弹跳蓄力这么大,两腿一软,整个人再也支撑不住,就向下滑去,心想这次算是完蛋了!

    就在这时,忽然肩膀一紧,我抬头一看,原来是滑下来的虎子一手扣着那子弹打出的窟窿,一手抓住了我的背包。“我操,老白,看你不胖,怎么他娘的这么沉!”

    我看虎子额头上已经渗出豆大的汗珠,原本受伤的肩膀因为拉扯的关系,伤口应该开裂了,现在血已经从包裹伤口的纱布里渗了出来。

    我知道虎子撑不太久,于是连忙找到墓道上的窟窿,站稳了身子,心想打虎还得亲兄弟,上阵还是父子兵,关键时候,还是虎子够兄弟。

    我站稳之后,虎子也松了手,疼的龇牙咧嘴。

    “虎子,出去了哥们请你喝酒。”

    虎子嘿嘿一笑,说道“成,到时候别怂,不醉不归。”

    话音刚落,就听见墓道顶上一阵枪响,应该是王初一跟刚才巨兽打起来了。

    枪声越来越频繁,那巨兽的吼叫也越来越凄惨,我耐心的听着,在心里暗数,三、四、五,王初一用的是92式5.8毫米口径的手枪,只有十五子弹,当我数到十五的时候,仍然听见那巨兽在嘶吼,而且吼叫声里充满了愤怒,当即心里一惊,这万一王初一干不过那头巨兽,我们几个的小命可都得交代在这。

    这时就听见墓道顶上王初一的喊叫声“弹夹,给我弹夹。”

    听到这我才想起来,刚才为了给墓道打窟窿,我们把所有的微型冲锋枪弹夹都给了七爷,谁能想到在这关键的时候,竟然碰见这种巨兽,现在上面的情况肯定是危急万分,七爷应了一声“接好了!”甩手就扔出去两个弹夹。

    接着不足两秒钟,我就听见一阵急促的枪声响起,心想这微型冲锋枪总是要比手枪威力大很多,以王初一的身手,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大概过了有五六分钟,就听墓道顶上传来王初一的声音“把你们的皮带解下来给我,我拉你们上去。”

    不多时,一条用皮带和衣服混合而成的‘绳子’就从墓道顶上扔了下来,我们一个接一个爬上了墓道口。

    在我上来之后,就看见一头足有三米长的巨兽倒在血泊里,脑袋和胸口位置全是子弹孔,七爷和虎子忙着系自己的皮带,我看了看坐在地上的王初一,感觉有些不对劲,连忙走过去。

    “怎么了初一,不要紧吧?”

    只见王初一用手捂着胸口,血已经从指缝里流了出来。“还好……不会死。”

    我连忙从背包里拿出酒精纱布,小心的移开王初一的手,只见三她锁骨下方三道很深的血口子正往外涌着鲜血,看起来触目惊心,纱布和酒精根本就没用,如果不及时止血,她可能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