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光滑的墓道
    这时七爷冲到虎子身旁,骂道“他娘的,早叫你在外面等,你他娘的就是不听!”说罢,猛地一脚就踹在了虎子的屁股上,只听见咯吱一声骨头的脆响,虎子一声惨叫,整个人就被七爷从这石门的缝隙里踢了出去。

    接着我和王初一也钻了出去,七爷留在最后,在我转过身,准备伸手拉一把七爷的时候,就看见七爷半个身子卡在石门的缝隙里“操,那小娃抓住了我的脚!”七爷喊了一声,接着说“快拉!”

    我和初一使出吃奶的劲想要把七爷拉出来,可这时候七爷的身子就像是长在了地上一样,任凭我们怎么拉也拉不动,只听见七爷的胳膊已经发出了轻微的咯吱声,恐怕再拉下去,要给他拉脱臼了。

    “哎!”七爷一声叹息,整个人往后一缩,又缩回墓室里去了,我连忙趴在地上,透过石门的缝隙看的真切,那白面娃娃正满目狰狞的抓着七爷那根木头腿,被他抓着的位置显现出一个暗黑色的掌印,我看着都觉着害怕,这一下要是真抓到了腿上,那还指不定会变成什么样呢。

    只见七爷缩回去之后,原地一滚,右腿一脚就揣在了那娃娃的脸上,一下踹掉了他不少皮肉,原本那一半雪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个大鞋印,这时再看他那狰狞的表情,感觉十分滑稽。

    那白面娃娃脸上被踹了一脚之后,似乎十分愤怒,双手抓着七爷那根木头腿就往上爬,眼看着就要爬到七爷腰部的位置,七爷一把抽出军刀,朝着自己那根木头腿猛的砍了下去。

    咔嚓一声响过,七爷的那根木头腿被从膝盖下方齐刷刷的砍断,接着七爷双手撑地,猛地向前一跃,接着就听见七爷身上的骨头嘎吱作响,整个人竟然缩小了一圈,不等那白面娃娃有所反应就直接从这石门缝隙里冲了出来。

    就在七爷出来的一瞬间,那白面娃娃一声凄厉的惨叫,也朝着石门冲了过来,王初一眼疾手快,抬手就是两枪,正打在支撑石门的工兵铲和冲锋枪上,石门失去了支撑,轰然关闭,正巧将那白面娃娃砸在了石门下方。

    白面娃娃被厚重的石门砸中之后,并没有我想想的那种血肉横飞的场景,而是变成了一捧面粉一样的粉末,散了一地。

    “哎,他娘的,这娃娃怎么变成粉末了?”虎子问了一句,接着又说“我操,这粉末还会动,看!”

    只见这粉末正在快速的聚拢,好像是要再次形成一个人的模样。

    这种场景我只在美国的科幻大片里见过,现在真是发生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大脑却是一片空白,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不能让他聚合在一起,不然说不定那白面娃娃还得复活。

    就在这时,七爷喘着粗气,手里端着一碗暗红色的液体,说道“我本来不想杀你,是你欺人太甚!”说着一下就泼到了地上那层白色粉末上。

    只见一股白烟蹭的就冒了出来,还有一股很刺鼻的味道。

    “我靠,七爷,你这到底是什么玩意,这么厉害?”虎子探着身子问。

    王初一看了虎子一眼,接过话说道“他这是鸡血和黑狗血混在一起又加了点朱砂吧?”说罢,又看了看七爷。

    我看着七爷一寸一寸的将自己的胳膊伸展出来,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这种民间传说的缩骨功没想到在七爷这见识了。

    七爷恢复正常之后,从背包里摸出一个木制的假腿,在自己的膝盖位置拧了两圈,站起身子,走了两步试了试,随后看了一眼王初一说道“你说的不错,不过我这瓶子里的鸡血和黑狗血,挑的都是子时出生的鸡和狗,威力要比一般的大不少。”

    说话间,石门内已经传来了巨大的轰隆声,感觉地面都在微微颤动,看来那石门里面的墓室已经完全塌陷,我几乎是绝望的看着被封死的石门,抱怨了一句“现在算是完蛋了,咱们回去的路全他娘的被封死了。”

    “你们能不能他娘先把我的胳膊给接上!疼死老子了。”这时候虎子才反应过来,已经是疼的满头大汗。

    七爷走过去,一只手抓着虎子的手腕,另一只钩子手勾住虎子的胳膊,往上猛地一推,就听见咔嚓一下,虎子闷哼一声,就把虎子脱臼的胳膊给接了上去。“开始让你先出来,你就是不听,要不然也不用受这份罪。”说着,七爷开始去接虎子的另一只胳膊。

    “不过七爷,你那一脚可真够狠的,差点……啊!”话没说完,七爷手上猛地发力,就把虎子另一只脱臼的胳膊接了上去,估计是碰到了原本肩膀上的伤口,疼的虎子一声尖叫。

    “现在怎么办?”王初一也看了看封闭的石门,又看了看身后长长的墓道。

    “现在也回不去,咱们接着往前走。”说完,七爷拎起背包挎在肩上,转身朝着墓道走去。

    我们也连忙跟上,可现在这种情况,几乎已经是绝境了,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祈祷会有其他的出口。

    走了大概十几米不到的样子,这墓道开始向上倾斜,而且地面被打磨的十分光滑,每隔十几米便有一个圆形的石台子,可以用来歇脚。

    这墓道越走越陡,最后几乎就快要成九十度的直角了,加上地面光滑脚无处借力,基本上已经无法再往前行走了,特别是七爷,行动已经十分迟缓,我们爬到最后一个圆形石台子上之后,七爷已经累的不行了,说道“这墓道一直再往上去,我估计应该是通向这墓穴的上层,看样子咱们有希望出去。”

    我们现在的这种处境,七爷这一句话无疑就是黑夜里的明灯,救命的稻草,瞬间我就来了精神,可我往上一看,见那墓道如此陡峭,又被打磨的滑不留手,别说我们现在已经没有登山绳索,就算是有,也根本无法固定,想上去,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

    这时七爷问道“你们还有多少子弹?”

    我摸了摸背包说道“我还有一个弹夹。”

    虎子和王初一加在一起有五个弹夹,全交给了七爷。

    只见七爷站起身子,端起枪,朝着前方陡峭的墓道就是一阵点射,不一会已经打出了十几个窟窿,这窟窿的深度刚好能放进去半只脚,只要是在光线能够照射到的地方,都被七爷这一阵又一阵的点射,打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窟窿,眼看着陡峭的墓道被七爷打成了一个攀岩的墙壁。

    “我操,七爷厉害啊,我怎么就没想到!”

    休息了大概十几分钟,我们就开始攀爬,这墓道虽然陡峭,却不像攀岩墙壁那样直上直下,攀爬的时候身子可以贴在墓道上,爬起来也不是很吃力。

    大概爬了五六分钟,原本被冲锋枪打出的窟窿已经到了尽头,抬头往上看,距离墓道尽头最多也就七八米的样子,可就是这七八米,想要过去还真不容易。

    从我趴着地方往上看,这光滑的墓道根本就没有角度射击,想要再像刚才一样打出几个窟窿去借力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