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棺震
    就在我刚退开几步之后,一股淡青色的气体就从那刚打开的棺盖缝隙里飘了出来,虽然是一种气体,但在这墓室里,又在火把的微光照耀下,看着有些怪异,竟然看起来像是实体一样,在空中漂浮了大概有一分钟,然后缓缓散去。

    七爷和王初一也是楞了半天,似乎也是第一次看见这种现象,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王初一转头看了看东南角里的蜡烛,并未发现异常,那蜡烛仍旧安静的燃烧着。

    就在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准备一口气把棺椁盖子推开的时候,就听见墓室的墙壁出现嘎吱嘎吱的声音,就好像是有人在嘴里嚼着脆骨一样,听的我是汗毛倒竖,眼睛就开始不由自主的扫视整间墓室,生怕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钻出来袭击我们。

    大约半分钟,这种声音才逐渐消失,七爷举起火把,朝着一面墓室的墙壁走过去,用火把这么一照,发现刚才还是青砖墙壁,现在竟然变成了壁画!地上留下一堆很薄的青砖碎裂的石块。

    “你们三个,看看其他的墙壁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

    于是我们三个打着火把就朝着另外三面墙壁走去,到了跟前,我把火把举起来,这才发现我所站的这一面墙壁上也出现了壁画,连忙说道“七爷,我这边也有!”

    “我这里也是。”

    “这儿也是。”

    虎子和王初一的生意传来,看样子这墓室的四面墙壁全变成了壁画,只是墓室中间有许多石柱挡着,看不到其他三面墙壁上画的是什么,不过我面前这墙壁上画的是个身着素群的美女,坐在一个圆形的八仙凳上,怀里抱着一把琵琶,眉目低垂,似乎正在看着我。

    我左右走动了几步,发现这壁画上的女人虽然不会动,但是画的很有立体感,好像我无论走到哪里她都在看着我一样,脸上充满了哀愁,我身手摸了摸墙壁,发现除了冰凉的墙壁之外,并没有其他异常的事情发生,于是就拿着火把回到了棺椁面前。

    “这他娘的就是四幅画,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依我看,咱们还是赶紧开了这棺椁盖子,拿了东西走人。”虎子一边说,一边伸手拍了拍那棺椁盖子。

    王初一再次看了一眼蜡烛,似乎也没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于是冲我们点点头,就开始继续推这棺椁盖子,可谁知道,这次的棺椁盖子变得十分轻巧,我们四个毫无察觉,一下用力过猛,竟然把这棺椁盖子推出去好几米,然后哐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虎子连忙用火把照了照这棺椁里面,只见一个通体黝黑的棺材安静的躺在里面,而棺椁的内壁上也有很多图案,不过因为刚才打开盖子,进入了空气,应该是发生了氧化作用,现在已经看不清画的是什么了,只在棺椁内壁的右侧,看到一行很小的古文。

    王初一看了看那小字,然后抬头问七爷“你知道上面写的什么吗?”

    七爷摇了摇头。

    虎子眼看这外层的棺椁被打开,大家又停了手,有些心急,就连忙说道“还他娘的能写什么?无外乎就是一些诅咒的话,什么开棺不得好死之类的。”说完看了看七爷和王初一,见他们没有动作,虎子接着说道“哎,我说,咱们能不能别墨迹了?赶紧着开棺摸金吧?”说着虎子已经把手伸向那口黝黑的棺材。

    就当他的手碰到棺材的一瞬间,就又飞快的缩了回来,我连忙问道“是不是有种冰凉触电的感觉?”

    虎子几乎被吓呆了,机械的点点头。

    我抬头看了看七爷,想要询问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看见七爷和王初一两人眼神惊恐的看着里面的棺材,目光的聚焦点,似乎还离我很近。

    我连忙低头查看,这才发现,原本黝黑的棺材盖板上,竟然出现了一个血脚印,而且出现的位置正好在我的正前方,离我最多也就三十公分左右,这脚印很小,还没有我的手掌大,但它突然的出现,难免让人心惊,我本能的后退两步,就听见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回荡在整个墓室,声音非常的刺耳,我忍不住用双手堵住耳朵。

    抬头一看,七爷和王初一也是表情痛苦用双手捂着耳朵,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种声音逐渐的消失,耳朵的刺痛感也随之减轻,我探着身子往那棺椁里面看了看,只见原来的血脚印,现在竟然变成了白色的,看上去就像是印在了棺材盖上的一样,不由得心里一惊,这他娘的太诡异了,这种聚阴棺还是别开比较好,管他里面有什么宝贝,也比死在这里要强。

    就在我想要劝说七爷和王初一他们放弃开棺的时候,就感觉一阵阴风从背后袭来,转身一看,原本在东南角里的蜡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熄灭了!

    这时王初一一摆手冲着我们说道“撤!”

    可还没等我们有所动作,这墓室里又传来了一阵婴儿的笑声,这次声音倒是不大,却十分诡异,好像是在讥笑我们一般,我仿佛感觉有一双婴儿的眼睛正在墓室的顶上盯着我们,好像是在看自己的玩具一样。

    就在这时,只听见七爷大喊一声:“不好!快把棺椁盖子封上!”

    我回过神一看,只见原本七爷画在棺椁周围的镇尸符正在蹭蹭的冒白烟!棺椁内的那个通体黝黑的棺材竟然开震动起来。

    见到这情景,谁也不敢贪图棺材里的宝贝,我们四人奔到那棺椁盖前,想要抬起那棺椁盖子,然后重新盖回去。可我们四个人使出吃奶得劲也没能把这棺椁盖子给搬起来,这盖子就像是长在地上一样,纹丝不动。

    七爷咬着牙一边使劲的抬着棺椁盖子,一边说道:“加把劲,再试试!”

    可无论我们怎么用力,这棺椁盖子就是抬不动,连续试了好几次,都失败了之后虎子一下站起了身子,端起那把微型冲锋枪就说道:“他娘的,我倒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还能比老子手里的枪厉害!”话音一落,虎子打起最后的一个手电,把手电卡在了枪上,向前一照,我们四个瞬间倒吸了一口冷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