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画符开棺
    我连忙走过去,发现这一层白蜡十分熟悉,很像是我们刚进来时候遇到的那种,于是就问七爷“这白蜡是不是里面也有火油和机关?”

    七爷点点头,说道“幸亏虎子激灵,不然咱们一开那聚阴棺,这墓门上的火油就会燃烧,到时候想要出去,恐怕就不这么简单了。”说完,冲着王初一试了个眼色。

    王初一马上明白了七爷的意思,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根塑料管,这塑料管粗细不足一公分,一头连接着一个空心的钢针,另一头被王初一拉着放在了刚才的水池里。

    我大概明白了王初一的意思,见她拿着那根空心的钢针,小心的插入那白蜡层中,不一会,就看见这塑料管子里充满了暗黄色的液体,应该就是这白蜡层里的火油。

    大概过了十分钟,这白蜡层里的火油才被完全放干净,七爷猛地一拍这白蜡,只听咔嚓一声脆响,整个白蜡层完全碎裂,接着就看到白蜡层里有两块鸡蛋大小的火石撞在了一起,火星四溅,将白蜡层里残存的一点火油引燃,大概十几秒的功夫就熄灭了。

    接着就发现这白蜡层的后面果然有一个石门,不过这石门看起来十分的不协调,大概有两米多高,而宽度却不足一米,我估量了一下,最多也就六十公分,就算完全开启,也最多只够一个人侧着身子通过。

    “他娘的,这门怎么这么窄?”虎子上前用手比划了一下,身子往前靠了靠。“操,老子这身材还不一定过得去。”

    这时,我发现这石门的右侧有个明显的球形石块从墙壁上凸出来,说道“七爷,看样子这个应该就是开启这石门的机关。”

    七爷点点头,给我们打了个手势,让我小心戒备,他伸手向内一按,就把这石球按进了墙壁里,接着石门就发出一阵轰隆声,只见石门的顶部有一根手臂粗细的铁链正在缓缓的收回,整个石门开始向上升起,这种向上升起的石门,在墓葬中倒是十分罕见。

    等到石门完全的升起之后,虎子侧着身子试了试,虽然有些吃力,但吸着肚子勉强还是挤得过去,我见他通过石门的样子,就提醒他:“虎子,你就在外面待着吧,万一一会碰到了什么机关,你这体型很不方便往外跑。”

    谁知道虎子一听就急了,连忙又将身子挤了回来,说道“不行,他娘的,我也得看看那棺材里面到底有什么宝贝。”

    七爷和初一也劝说虎子先在外面等着,可虎子那倔脾气上来谁的话也不听,说什么也不出去,最后只好一起来到那聚阴棺面前。

    看着这聚阴棺我就感觉一阵阵的阴风,这种记载里十分危险的棺椁到底有什么机关?大家都不清楚,就连盗墓经验最丰富的七爷也是头一次碰见。

    七爷和初一两人分别站在棺椁的两边,用手丈量了棺椁的长度,接着七爷用指甲盖刮了刮棺椁盖子缝隙里的泥土,放在鼻子下闻了闻,脸色就变得十分不好,说道“他娘的,里面还是个血尸。”

    王初一脸色也十分不好,开棺的想法似乎有些动摇说道“这血尸可不是一般的家伙,要是放出来,没准咱们都得死在这。”

    七爷一脸凝重说道“咱们先开外面的棺椁,一层一层的开,这聚阴棺最少也得有三层棺椁,如果出现异常,咱们就马上停手。”

    王初一点点头,表示同意,就朝着墓室的东南角走去,然后弯腰点了根蜡烛。

    七爷则是从怀里掏出一个石砚放在地上,然后倒进去两小瓶暗红色的液体混合在了一起,随后从怀里掏出一根毛笔,蘸着那液体,就开始在棺材周围写写画画。

    我心里好奇,这盗墓贼开棺都有一些仪式类的东西,我知道王初一属于摸金校尉一脉,这摸金校尉凡是掘开大墓,都会在墓室地宫的东南角方位里点上一只蜡烛,然后再去开棺,如果在此之间,蜡烛熄灭了,就必须把拿到手的财物原样放回,恭恭敬敬的磕三个头,按原路退回去。

    而七爷的动作我就十分不解,连忙凑上去看他在地上画的是什么,只见七爷运笔如飞,笔锋苍劲有力,一连在棺材周围写了很古文,而且是一笔写完,我定睛一看,这古文正好围绕棺椁一周,中间丝毫没有断笔的地方,把整个棺椁围了起来。

    我仔细的观察,感觉七爷抬笔的时候,那两个字十分熟悉,仔细一回忆,猛然发现,那就是敕令两个字!看样子这是张符!于是连忙问道“七爷,您写的这个是什么符?”

    七爷瞥了我一眼,咦了一声说道“你认得?”

    这个时候我是不敢卖弄的,实话实说“我只认得前两个字,应该是敕令,是道家符咒的起笔式。”

    七爷点点头说道“这是古字写的是敕令大将军到此。”说着,他往前走了两步,在那石门正前方写了个很大的‘罡’字,然后说冲我说道“学着点。”

    我连连点头,这种符咒会用的人已经很少了,据说在摸金校尉出现之前,就有人再用,只不过并不是用来盗墓,而是用来镇尸的,也叫镇尸符,没想到七爷竟然会这种绝门的手艺,我又认真的看了看棺材周围的古文,将他们一一记在心里。

    七爷从怀里掏出一张类似纸牌一样的卡片,轻轻的放在棺椁盖上,然后双手合十作了一揖,就冲王初一使了个眼色,两人开始移动棺椁的顶盖。

    这时候我才看清楚,这卡片上画着的是个人,这人我还认识,就是那在阴间捉鬼的钟馗。

    只见两人已经用尽全力,这棺椁的盖子依旧不为所动,于是七爷招呼我和虎子一起去帮忙,就在我双手放在棺椁盖子上的一瞬间,只感觉手心里猛地一凉,接着一股酥麻的感觉传来,就好像触电一般,吓得我连忙又将手缩了回来。

    “怎么这棺椁还像是通了电一样?”我小声的问虎子。

    “没有啊?你他娘的别自己吓自己。”虎子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感觉,我在想是不是真的是我出现了幻觉?接着我又把手轻轻的放在棺盖上,刚才的那种感觉却再也没有出现,我也就没太放在心上。

    七爷喊了一句一二三,我们一起发力,就听见这棺材盖子咯吱一声,就被推开了一条缝隙,忽然我感觉刚才的那种冰凉的酥麻感再次传来,这次感觉十分真实,吓得我连忙退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