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梁上求生
    “上面!”

    王初一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我一下没反应过来。

    “哎呀,照一下上面。”

    我连忙拿起手电照了照我们头顶的位置,发现我们正巧站在一根石柱下面,上面是一根很粗的横梁,横梁的一段就架在我们身旁的石柱上,另一边应该是架在对面的石柱上。

    王初一抬头看了看,收起枪,从背包里摸出一捆登山绳,绳子的一端绑着一个四角的倒钩爪子,我见她拿着登山绳,在手里甩了两圈,然后猛地向上一扔,这登山绳在横梁上饶了两圈,最后死死的扣在一起,然后她又使劲的拉了拉这根登山绳,确定没问题之后,就开始向上爬,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她这一整套动作也十分的迅速利索,没两下就爬出三四米高。

    “等什么呢?快爬,这绳子结实着呢,两个人的重量没问题。”王初一一边招呼我往上爬,一边自己快速的向上爬去。

    我心里暗骂一声,他娘的你是外籍兵团出身,身手好,老子可没那么好身手。我抓着绳子一点一点往上爬,刚爬了两米多,往下一看,脚下已经没有站的地方了,密密麻麻全是树根,而且一支树根已经顺着这绳子开始往上蔓延。

    我心里害怕的要命,手上抓紧登山绳,双腿也使劲夹住绳子,拼了命的往上爬,可挪动的速度似乎比这树根要慢,眼看着树根几乎要勾住我的脚踝了,急的我满头大汗。

    就在这时,王初一已经爬到了横梁上,看我爬的速度非常慢,甩手又扔下来一根绳子,冲我喊道“抓住这根绳子,我拉你上来。”

    现在这种情况,她扔下来的这根绳子可以说就是我的救命稻草啊!我一把就抓住了这根绳子,发现她还在这绳子的底端打了个结,方便我落脚,我心说还是女孩子心细啊。

    紧接着就感觉这绳子正在一点一点的上升,虽然速度也不快,可总比我自己爬要快的多,大概两三分钟,我就被王初一拉上了横梁,低头一看,那些树根也差不多快要爬上来了,距离我们现在站的位置最多也就五六米。

    我掏出军刀,一刀就将那树根正在攀爬的登山绳给砍断,心想着这些王八蛋树根总要掉下去了吧,可没成想,这些树根失去了登山绳的牵引力,仍旧没有倒下去,而是稍微往一旁晃悠了一下,速度变得很缓慢,但仍旧在往上蔓延。

    这时王初一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玻璃瓶,里面装满了暗黄色的液体,在她打开盖子的一瞬间,我就闻到一股十分熟悉的刺鼻味道。

    “火油!”

    王初一点头头,把火油顺着这树根就浇了下去,然后看了我一眼。

    我嘿嘿一笑,掏出打火机想要直接去点燃这树根上的火油,可又怕距离太近,万一这树根突然缠在我手上就麻烦了,于是先点燃了火把,又用火把引燃了这树根上的火油。

    只见火苗蹭的一下蹿起老高,火势蔓延很快,顺着这树根一个劲的往下烧,那树根应该是感到了剧痛,飞快的退了下去,缩回到了那墨绿色的液体之中。

    当我转过头的时候,正撞上王初一的眼神,那眼神中充满了鄙视。

    “你丫到底是不是个男人?怂包一个。”

    虽然刚才的举动的确有点怂,但被一个女孩这么鄙视,总得挽回点男人的面子:“我操,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那树根万一缠住我,谁保护你?”

    王初一冲我翻了个白眼,站起身子,朝着横梁的一端走去,我紧跟在她后面,一直走到了横梁的尽头,发现距离墓室的墙壁还有将近二十米的距离。

    “这下完了,这横梁虽然暂时安全了,可咱们下不去,只能困在这了。”王初一叹了一口气,坐在横梁上,甩了甩手臂。

    我熄灭了火把装在背包里,然后打起手电朝着横梁的另一端走,越接近横梁的另一端,就感觉这横梁越光滑,好像被什么打磨过一样,走到最边缘的地方,竟然发现一块很宽的木板架在这横梁和墓室墙壁中间,正好弥补了这二十米的空隙,而且木板的另一头竟然是个巨大的石缝,看大小似乎能容纳一个人通过,于是我连忙招呼王初一过来。

    “怎么样?还是跟着我好吧!”

    她探着身子,用脚踩了踩这木板,确定这木板足够结实之后,也没理我,朝着那岩石缝隙就走了过去,我连忙跟上,也进了这岩缝之内,可刚进来,就闻到一股刺鼻的臭味,这味道并不像是尸臭,而是像那种家里的大蒜放久了发出的蒜臭味,我闻不出是什么,只感觉这岩缝十分的诡异,整个岩缝里泛着淡绿色的光,仔细观察,这岩缝并不是人工开凿出来的,应该是天然形成的。

    可越往前走,这种臭味就越发的重,我被呛得不行,骂道“谁他娘的下墓还带着蒜头,臭死我了。”我话音刚落,手电的光就闪了两下,变得极微弱,看样子电量是要耗光了。

    于是我掏出刚才熄灭的火把和打火机想要点上,却被王初一一把抢了过去“这是黄磷!碰见明火就着,你是想把我们都烧死在这里?”

    我忽然反应过来,这么浓重的蒜臭味我怎么就没想到是黄磷呢?一拍脑袋,暗骂自己一声蠢,于是就举起手电往前照“那咱们赶紧走,这手电马上就没电了。”

    我们俩加快脚步往前走,可这岩缝越走越狭窄,最后只能弯着腰弓着身子过,就在这时,手电再也坚持不住,闪了两下彻底灭了,不过借着这岩缝发出的淡绿色的光,倒是还能勉强看清路,不至于脑袋撞在墙壁上。

    大概走了五六分钟,这岩缝就走到了尽头,前面漆黑一片,我伸手朝外探了探,是空的,也不知道这岩缝距离地面到底有多高。

    “到头了,怎么办?”

    王初一摸了摸背包“坏了,登山绳用完了。”

    她应该是想用背包绳探一下这岩缝到地面的距离,于是我反手从自己背包里摸出军用锹,甩手朝缝隙外扔了出去。

    还不到一秒钟,就听见叮当一声,铲子落地的声音。

    我心里一喜,看来这岩缝距离地面并不太远,于是招呼王初一拉住我的脚踝,我整个身子就探这么向前探出岩缝,两只手向下摸去。

    就在这时,感觉手碰到了什么东西,由于用力过猛,一下把那东西撞了出去,于是心里咯噔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