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倒悬尸
    只见那反光宝贝的正上方,一个倒挂在树上的尸体,隐秘在茂密的树叶后面,我连忙举起手电,向那具倒挂在树上的尸体照去,可惜距离太远,已经超出了手电灯光所能达到的极限,只有一层模糊昏黄的灯光能够照射在那尸体上。

    我眯起眼睛,仔细一看,这倒挂在树上的尸体身上所穿的衣服不就跟我身上的一样吗?心里忍不住咯噔一下,本能的想要往前走两步,看看那树上倒挂着的尸体到底是谁。

    可就在这时候,王初一连忙一把拉住我,说道“不要命了?这下面到底有多深,咱们谁也不知道,万一你这一脚踩下去,滑进去说不定就变成化肥了!”随后,她又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小道“咱们从那边绕过去看看。”

    我连忙点头,现在这种情况,我虽然心里着急,但决不能莽撞,说不定一不小心,自己也成了这树上的亡魂!

    这间墓室的前厅大的出奇,整个墓室中间的凹陷区域是个长方体,很像是我们平日里见的游泳池,只是要比游泳池大很多,我们从侧面小心翼翼的迂回过去,走到最靠近那具倒挂的尸体位置,我抬起手电,往上一照,算是看清楚了那人的样子,心里忍不住一酸。

    “是欢子!”

    “欢子?”王初一看了看那尸体。

    “跟我们一起来的一个兄弟,人挺好的,没想到……”

    我打起手电,仔细的照了照欢子的尸体,发现他双脚朝上,被一层厚厚的树枝给紧紧的缠绕起来,那树枝从他的脚面经过大腿蔓延到他的胸口,然后从他的心脏位置插了进去,最后树枝刺穿了他的眼睛和嘴巴,从眼睛和嘴巴里冒了出来,冒出来的树枝已经再度长出了新的叶子,看来已经死了一段时间。

    在墓道里,欢子没少帮忙,现在忽然就看见他的尸体倒挂在这里,死法还这么惨,我心里十分难受。

    王初一拍了拍我的肩膀“别难过了,干这一行,就是这样,生死一线间。”

    我甩了甩脑袋,冲着欢子的尸体鞠了三个躬,打起手电,想要摸着刚才走过来的路折返回去,却发现脚下的墨绿色液体竟然起了一层波纹,我心里一惊,这绿水十分粘稠,要想让它起波纹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有巨大的震动,或者……

    还没等我想明白,王初一指了指那颗吸血树,说道“快看!树干,树干!”

    我回头一看,发现那树的正中间位置正在往外拼命的涌出墨绿色的液体,看样子这整间墓室地上的墨绿色液体都是这树上冒出来的,看到这,我是一分钟都不想在这里多待,一把拉住王初一“快走!”

    我们俩就加快步子朝刚才来的路走去,正走着,只感觉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整个人重心不稳,就朝着前面摔了过去,我一紧张也忘记了松开拉着王初一的手,顺势也带着她往前倒。

    王初一反应要比我快很多,一只手撑住地面,身子向右一扭,两脚分开着地,重心偏移,一个类似鲤鱼打挺的动作,干净利索的就站了起来,我就没那么好的身手,一头就扎进了这绿水里,感觉鼻腔里全是黏糊糊的粘液,连忙撑起身子,从这绿水中爬了起来。

    我抹了一把脸,用手按住一个鼻孔,使劲往外喷,把鼻腔里的粘稠液体喷了出去,想要回头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绊了我,可还没看清楚到底是什么,就感觉一股阴森的气息袭来,这种感觉很不好,我本能的转身朝着那颗巨大的吸血树看了一眼,只见那原本方形凹陷区里的尸体正在缓慢的蠕动,距离我最近的几个已经开始慢慢的站起身子。

    我哪见过这阵势,吓得两腿发软,人也僵在那里,心想这池子里不知道会有多少尸体,这要是全部尸变了,最少也得有一个加强连的兵力。

    “快…快走。”王初一一把抓住我就往外跑,可刚跑了两步,就停了下来。

    我用手电往前一照,只看见我们前面大概三四米的地方,一大堆树根正在蠕动,现在已经聚集成一个半米高的木墙!

    看到这我忽然反应过来,原来那池子里的尸体并不是尸变,而是这树根再动,那些被树根刺穿的尸体也就随着动了起来,朝着我们这边聚拢,虽然聚拢的速度缓慢,但是数量却很多,几乎同时四面八方全都是这种蠕动的树根,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是无路可退,要是万一被这种树根缠上,估计下场跟欢子也差不多。

    “怎么办?”我高举火把,看着四周的树根一点点的靠近,心里害怕极了,满脑子都是欢子惨死的模样。

    王初一先是楞了一下,然后看了看四周,摇了摇头“没路了。”

    “那他娘的就在这等死啊?你不是摸金校尉吗?不是什么外籍兵团吗?你肯定有办法的对不对?”情急之下,我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王初一的身上。

    王初一倒是干脆利说,掏出微型冲锋枪,朝着正在涌来的树根就是一梭子子弹。

    子弹穿过这种粘稠的墨绿色液体之后,威力已经小了很多,只是勉强能够打在树根上,却不能将其穿透,并不能给这些树根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只是延缓了一下它们的蔓延速度。

    我忽然想起来,我背包里还有一枚手榴弹,于是连忙摸出来,想要给它来一颗。

    可刚拉开手榴弹的保险,就发现自己犯二了,这包围过来的树根距离我们也就那么七八米的距离,距离最近的就只有三四米,从上次炸蝎子的经验来看,这手雷的杀伤半径最少也得有十几米,这一下扔出去,树根没把我们弄死,倒是自己先把自己炸死了。

    王初一似乎看出我的心思,一脸不耐烦的冲我说道“炸树,往树那边扔。”

    我看了看那树的我位置,少说也有五十米的距离,我估量了一下自己的臂力,恐怕是扔不那么远,现在这情况只有这颗手榴弹保命了,万一扔不到地方,那可就惨了。

    王初一拿着枪继续扫射近在眼前的树根,一边催促我。“哎呀!你倒是扔啊!等着过年呢?”

    现在这种情况,我也顾不得什么面子问题,老脸一红“太远了,我他娘的仍不过去!”

    “哎呀,废物!”王初一一把抢过我手中的手榴弹,甩手一扔,这手雷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在那巨型吸血树的正下方,紧接着就是一声闷响,铺天盖地的墨绿色液体喷来,我连忙转头躲避。

    爆炸过后,那颗巨大的吸血树发出细微的咔嚓声,朝左侧倾斜了大概有十几度,紧接着树干里涌出非常多的绿色液体,而我们周围的树根也似乎发了疯一般的蠕动起来,速度要比刚才快了一倍。

    我绝望的看着周围的树根:“我操!这下完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