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诡异棺
    “你们俩没事吧?”欢子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死不了!”虎子大口喘着粗气回答。

    “死不了就赶紧过来!”七爷冲我们招招手。

    我和虎子敢忙爬起身子,往缺口的方向冲去,那蝎子在我们身后一边嘶嘶的吼叫,一边狂追。

    “我操你大爷的!”虎子转身,朝着那蝎子头部就是一梭子。

    那蝎子被打的连连后退,虎子一梭子子弹打完,摸出弹夹刚要换上,那蝎子突然加速朝我们冲过来,同时背部的白色凸起射出如雨点一般的乳白色液体,朝着我们就洒了过来。

    这种液体的厉害,欢子早就尝试过了,如今密集如雨点般的液体朝我们洒来,沾上一点,恐怕就有大麻烦!

    “钻,钻进去,快钻!”虎子一头扎进厚厚的砂土层,双手使劲的刨着,不一会就只剩两只脚漏在外面。

    我的位置正好在一根柱子旁边,于是连忙躲进柱子后面,那液体飞溅到柱子上升起一阵白烟,刺鼻的腥臭味让人直想吐。

    那液体洒过之后,我连忙喊“虎子,快出来!”

    然后我们两个玩命一般的朝着那缺口处狂奔,就在我们俩刚刚钻进缺口的时候,巨大的撞击也随之传来,只感觉整个缺口一颤,那蝎子整个头已经撞在了墙上,可惜这缺口太小,它进不来,只能张着嘴嘶嘶的叫,嘴中喷出腥臭的腐尸味。

    “我去你大爷的!”骂了一声,我拉开保险栓,一枚手榴弹就扔进了它的嘴里,同时招呼其他人赶紧往后撤。

    一声闷响之后,那蝎子被炸的支离破碎,整个墓室开始剧烈的震动,我也没想到这老美造的手榴弹威力这么大,刚往后退了几步,只见外面的墓室开始坍塌,两根巨大的石柱轰然倒下,正好将这个缺口堵住。

    “他娘的,这下好了,咱们没退路了。”虎子上前拍了拍堵住缺口的石柱,用力试图将它搬开,试了几次,那石柱仍然是纹丝不动。

    我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个缺口往前还有很长的一段空间,不知道通向哪里,身后又被巨石堵住,这下犯了难,我索性往地上一坐,先不去想如何出去,至少现在这个空间是安全的,出口被巨石堵住,身后的通道看起来也很安静。这一通折腾给我累得够呛,体力消耗巨大,算算时间,我们进来最少也有七八个小时了,现在正是肚子咕咕叫的时候,我掏出压缩饼干分给大家,然后说道“我说七爷,这下可是破釜沉舟了,要是前面的墓道出不去,恐怕咱们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七爷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他先是仔细的查看了堵在出口处的巨大石柱,再次确定那根石柱无法移动之后,叹了口气,说道“只能往前走,试试运气了。”

    最后我们决定在这里休息补充体力,七爷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火把点上,说道“你们先睡,我放哨。”

    我实在是困得不不行,几乎是倒头就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虎子喊起来“老白,老白,醒醒!”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见虎子拿着个火把在我面前晃了晃“该你放哨了。”虎子把火把塞进我的手里,自顾自的走到一边躺下便呼呼大睡。

    借着火把的光,我认真的打量着这个通道,跟刚才走过的那个**道不同,这个通道看上去十分破旧,两边的墙壁也并没有打磨,显得很粗糙,墙壁上的方砖摸上去就能带下一层沙土,看样子年代已经很久远了。

    忽然我感觉一阵凉风吹来,浑身打了个冷颤,我拿来手电往前照了照,发现这通道里并没有什么,我又转过头看了看正在睡觉的另外三个人,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

    我仔细的观察了这甬道,感觉刚才的凉风应该就是从甬道的另一头吹来的,我低头看了看手表,正好是凌晨三点左右,既然有风吹来,就证明那边有出口,我心中大喜,坐下身子想要整理自己的装备,可还没等我屁股坐在地上,就隐隐感觉远处有水滴的声音,在这般安静的空间里,一滴水的声音足以引起我的注意。

    我连忙拍醒了其他人“七爷,虎子,你们听,仔细听。”他们三个被叫起来,揉了揉眼睛。

    虎子刚睡了一会就被我叫起来,现在心情十分不爽:“听他娘什么?”

    “你们听,有水声。”

    虎子一骨碌爬起来,把手贴在我的脑门上“我操,你丫没发烧啊?这他娘的是戈壁滩下面,戈壁滩懂吗?哪他妈会有水?你睡糊涂了吧。”

    我甩开虎子的手,朝着七爷问道“七爷,你听到了吗?”

    七爷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大家安静下来,仔细听了大概有五六分钟,整个甬道陷入一片寂静,我刚才听到的那种水声再也没有出现。

    七爷皱了皱眉头问我“你听到的是流水,还是滴水的声音?”

    “是滴水,应该是从高处滴落的那种,声音不大。”

    七爷点了点头,说道“在古墓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先别去管滴水,既然醒了,咱们赶紧出发。”

    收拾好装备,我们打着狼烟手电,在这甬道里缓慢前行,一边走,我一边仔细观察整个甬道的墙壁,虽然都是那种土石方砖结构,大多都被腐蚀的差不多了,但从方砖上还是能看出一些模糊的痕迹,可还没等我闹明白到底这方砖上刻的是什么,就听七爷说道“都别动!”

    我连忙站住身子,朝前看去,只见在手电灯光的尽头,一个倒三角形结构的建筑出现在那里,这三角大小直径大约有五米左右,三角形的尖子下面正好是一个方形的巨大石棺。

    “七爷,咱们这是到了主墓室了吗?”我低声问道。

    七爷摇了摇头,“应该不是主墓,你们小心点,这墓室透着邪乎。”说着七爷用手指了指那倒三角的顶部。

    我抬眼望去,只见那倒三角顶部正是一尊雕像,面目狰狞,口中还有一双獠牙露出来,左手提着一个人头,右手拿着一柄长刀,正半跪在三角顶部。

    “这是什么?”虎子愣头愣脑的问。

    “应该是个祭祀,他脸上带的那种面具,只有在战国之前的一些少数民族用过,看样子,这是个战国墓。”七爷小心的往前踏了两步,摆摆手,示意我们跟上,又说道“小心脚下,这墓室的地板恐怕有机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