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夹缝求生
    我本能的转身,只见那原本的方形暗门正在缓缓闭合。

    欢子一看这情景,咧嘴一笑“还别说,虎哥的手气还真好,这暗门合上了,这下不用担心里面的蝎子会爬出来了。”

    虎子听见有人夸他两句就飘飘然,这时候正是一脸神气,吹牛的劲又上来了,转过身,就像长辈教育晚辈的样子一般,拍了拍欢子的肩膀“哎呀,欢子啊,还是你懂哥啊,哎,我告诉你啊,当年老子在部队的时候,那可是……”

    虎子话没说完,整个甬道再次猛地一震,这震动跟刚才简直一模一样,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次我们倒不至于吓得坐在地上,不过这次的震动过后却传来的轰隆隆的声音,声音由远及近,七爷连忙把耳朵贴在墙壁上,不过两秒钟,七爷脸上出现了震惊的表情,说道“坏了,是滚石,甬道滚石!”

    我听到甬道滚石这四个字的时候,几乎双腿一软,就要摊在地上,还好虎子在旁边扶了我一把,不至于让我在七爷面前丢人现眼。

    虎子见我如此害怕,估计心里也没了底,小声的问我“甬道滚石啥意思?”

    我摆了摆手,觉着还是不要告诉虎子比较好,这甬道滚石,是古代墓主人防止盗墓贼的传统手段,就是修建一个方形甬道,甬道一头放上巨大的球形巨石,只要有人触发甬道机关,巨石便会掉下来,从甬道之中滚过去,任凭你有三头六臂也得被压成肉泥。

    此时的轰隆声在整个甬道中回荡着,震得人心肝颤,来不及愣神,我和七爷最先反应过来,朝着甬道前面就跑去,欢子和虎子不明白怎么回事,看到我们跑,他们也跟着跑,一边跑,虎子一边问我“哎,哎我说老白,咱们这是跑什么?”

    现在我满脑子都是逃跑,根本顾不得跟他解释,也没有那么好的体力能一边狂奔一边说话,只顾拼了命的向前跑,七爷倒是开口说道“好在这是**道,倾斜幅度非常小,这巨石滚动的速度应该很慢,咱们往任意一个放向跑,先看见巨石再说,看能不能用什么东西卡住它。”

    虎子听了之后点了点头,又问“七爷,你咋知道这滚石在这边?”

    我叫骂一声“操,你这个**,你没听见刚才震动两声吗?证明这甬道两头都有滚石!”我刚说完,忽然脑子灵光一闪,一下停住脚步,身后的虎子收不住脚,一下撞在我后背上,把我撞得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在地上,还好一旁的欢子眼疾手快拉了我一把,不然这下摔出去肯定破了相。

    七爷见我忽然停下了,连忙问道“老白,你干嘛,不要命了?”

    我连忙回道“七爷,不对啊,这**道既然两边都有滚石,那只能往同一个方向滚啊?怎么我听这声音,两边的巨石都在朝咱们滚动,难不成,这**道是个圆圈?有一处地方是最低的地方,这两块滚石,都会在那个地方汇聚?”

    七爷点了点头,忽然眼神一变,似乎想到的什么,反过头眯着眼看着我问道“老白,你小子想到了什么?说说。”

    “我觉得,这甬道真正的机关暗门应该就在整个甬道最低的地方,也就是两块滚石汇聚的那一处!”

    七爷听我说完,点了点头,说道“这次咱俩想到一块了,在这等着!”

    甬道中震耳的轰隆声频率越来越快,应该是这滚石正在逐渐的加快速度,我们几个打起手电,照向甬道的两端。

    滚石的滚动带动着甬道中的青砖石灰,整个甬道中烟雾弥漫,在狼眼手电灯光的尽头,忽然一块巨大的铁球出现在我们眼前。

    “他娘的,老白,你坑我,这他娘的哪是滚石,分明就是大铁球!”

    我仔细一看,虎子所说的铁球距离我们还有十几米,滚动的速度也不算太快,往反方向跑,应该不至于被它追上,我连忙打起手电朝着另一个方向照去,发现另一边的铁球还看不见,证明另一侧的滚石应该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

    “走,往那边跑,暗门应该就在那边,不会错。”七爷指了指没有铁球的一边,率先跑了出去,我们连忙跟上。

    我一边跑一边纳闷,这样的古墓之中,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铁球?古时候的冶铁技术发达到了这一步吗?于是问七爷“七爷,那会是铁球吗?古代人会有这么发达的冶铁技术?”

    七爷一边跑着,一边回头看了一眼,说道“这古时候,什么稀罕事都会发生,任何你感觉不可思议的事情都有可能出现,别说是个大铁球,就连那长城,金字塔,不也造出来了?到现在金字塔是怎么造出来的科学家都没他娘的闹明白,不过是个铁球,跟滚石有什么区别,你好奇个屁啊。”

    被七爷一通臭骂,我觉着也是,别管是铁球还是滚石,压在身上都是肉泥一摊,真没什么区别,其实我好奇的是明明可以用滚石,为什么费那么大劲用铁?要知道在古时候冶铁技术不发达,铁是稀缺物品,都被古代君王严格管制,用来制作军用武器,如今这墓里的两个大铁球,不知道要消耗多少财力物力才能打造出来,为什么不直接用石头?

    虎子一边跑着一边轻蔑的看了我一眼,我被他看得浑身不爽,身手拍了他脑袋一巴掌,骂道“看什么看?”

    哪知道虎子一脸神气说道“看你不懂了吧?是不是觉着这墓的年代不该有铁出现?哎,我告诉你吧老白,这铁最早是在商代遗址中发现的,是一件铁刃铜钺!还有啊,据说那越王勾践剑就是一把铁剑证明那时候的技术已经相当熟练!”

    我听到之后,朝着虎子的脑袋,又是一巴掌“你他娘的就这点知识,还他娘的赶紧拿出来卖弄,你以为我不知道?那我问你,这墓主人分明能用滚石放在甬道里,为啥要用铁球?”

    虎子听我这么一说,想了半天,憋出一句“爱用啥用啥,管他娘的那么多干嘛?反正压在身上都是死。”

    我了解虎子,他这是没词了,我一路跑着,忽然感觉一股刺鼻的气味,仔细一看才发现,这甬道的青石砖每隔七八块就会有一块青砖上出现一个圆形孔洞,现在正在往外冒着暗黄色的液体。

    “不好,是火油!快跑!”七爷惊叫一声,加快了脚步。

    我一听是火油,也暗叫不好,这玩意一点火星子就会点着,还好刚才暗门关闭,我们熄灭了火把,不然现在已经见了阎王爷了。

    现在我倒是闹明白那墓主人到底为什么大费周折的用铁球代替滚石了,敢情是这两个铁球撞在一起的时候肯定会擦出火星,到那个时候,这一甬道的火油全部引燃,就是大罗神仙恐怕也难以活命。

    我一边跑一边暗骂这墓主人阴险,这铁球已经算是要命的机关了,从身上碾过去肯定是必死无疑,现在又加上火油,就算是有人用兵器卡主铁球,那也肯定会擦出火花,到时候也是必死无疑。

    不一会,我们就看见了另外一个铁球,前后这么一看,两个铁球滚动的汇聚点,正好是我们站的地方。

    “快,大家快找找,找机关!”七爷此时也慌了神,在墙壁上四处摸索。

    我瞥了一眼铁球,估算了一下距离,从铁球现在的位置和速度,滚到我们身上,大概能有个二十秒左右,再看看他们三个慌张的摸索的样子,心里一阵悲凉,说不定这次还真是得死在这了,且不说能不能找得到机关,现在的一切都是我们的推测,到底这里是不是真的暗门出口还说不定呢,越想越难受,长叹一声,说道“这墓主人还算不错,咱们临死还能选一下是被烧死,还是被碾死。”

    虎子怒了“老白,你他娘的费什么话,赶紧找找,别他娘的一会……”虎子话没说完。

    “找到了!准备好!”七爷喊了一声,身手按下机关。

    我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这次如果再按错了,那我真得想想怎么跟马克思汇报思想了。

    就在那块机关青石砖滑进去的一瞬间,一个十分清晰的乾字出现在我的眼中。

    “操,是乾,是乾卦,有救了,我们有救了!”我兴奋的大叫。

    可不等我反应,只感觉脚下的甬道地板咔嚓一响,整个人身体悬空,忽的就掉了下去,与此同时,两个铁球狠狠地撞在一起,火星四溅,整个甬道的火油蹭的就烧了起来,火势蔓延很快,甬道的火油一部分也随着我们的坠落而流下来,在空中形成一道火柱。

    我们刚摔在地上,还没来得及站稳,那火柱子就扑面而来,我连忙向后一滚,侥幸躲开,而虎子掉下来的位置正好是那火柱子正中间,虽然他身手矫健,但衣服袖子还是被火油引燃了,虎子飞快的拔出匕首,一下就把自己的袖子割了下来,随手扔在一旁,就算是这样,也能看到他里面穿的秋衣袖子已经被烧出来一个大洞,手臂上的一大块皮肤被烧红,此时疼的直咧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