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迷魂道
    七爷不紧不慢的说道“这盗洞肯定有个分支,通往其他方向,刚才进来的时候走的急,没注意,那干尸肯定就是在那分支口附近,我们进来的时候震动比较大,不知道碰到了什么,这干尸才掉了出来,正好掉在你身上。”

    我仔细一回忆,心想七爷说的有道理,按照他的说法去推理,完全推理的通,也解释了这干尸为啥会凭空出现在我背上。

    我当即不在犹豫,跟着七爷就进了盗洞,虎子和欢子看我们两个进了盗洞,连忙跟上。

    大约走了有五六分钟,七爷停下身子,看了看地面,说道“就是这,刚才就是在这碰见的干尸,咱们赶紧着四处找找。”

    那干尸是我碰见的,对于位置,我最清楚,就赶紧向前仔细的摸索,果然,让我在盗洞侧面发现了一个圆形的洞口,我连忙招呼大家过来“七爷,虎子、欢子,来,我发现了,在我这有个圆形的口子。”

    听我这么一叫,反应最大的就是虎子,三两步朝我冲了过来,我正探头向这圆形的盗洞口子里张望,就感觉身后被什么东西猛地一撞,身体不稳,一头就栽了进去。

    我知道一定是虎子这个冒失鬼撞我,现在也来不及去骂他,迎面摔了个狗吃屎,刚想站起身子,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这里面的环境,只觉得脚下咯吱一声,不知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我暗叫一声不好,就感觉身体忽然一悬空,接着就朝下摔去,心里就只有一个念想“完了,这次死定了。”

    就在这时,我只感觉肩上的背包袋子猛地一紧,下坠的身体停了下来,我本能的回头一看,只见七爷那只钩子手勾住了我的背囊,左手拉着虎子,虎子则是站在圆形的盗洞口子外面。

    “虎子,你他娘的想害死我!我上去非弄死你不可。”

    “我他娘的也不想啊,谁知道你这么不顶事,随便一撞就下去了。”

    我一听虎子丝毫没有道歉的意思,气就不打一处来,刚想张嘴骂他,就听见七爷说道“别他娘的废话,赶紧上来,你这要是掉下去,必死无疑。”

    听到七爷这么说,我哪还敢耽误,连忙使出吃奶得劲,手脚并用,拼命的向上爬,费了老大的劲,这才爬了上来。

    然后我拿出手电往刚才的地方一照,只见椭圆形的方砖结构体被人为的刨开,方砖后面是一层薄薄的白蜡层,刚才我就是踩在这蜡层上面,现在那蜡层已经被我踩出了一个窟窿,顺着窟窿往里一看,吓得我惊出一身冷汗,这下面是个四方的石室,里面密密麻麻里三层外三层趴着的都是我们见到过的那种蝎子,不用细数,也得有上千只,虽然我们的衣服上带着强烈的气味,可以驱散这些蝎子,可下面这么多蝎子,这要是刚才真的掉下去,还真得去找阎王爷喝茶了。

    七爷打着狼眼手电仔细查看了周围环境“算你小子命大,这是应该是墓穴的耳室顶部,墓顶的方砖被上一拨人拆去,白蜡层就漏了出来,这白蜡一共有两层,中间是空心的,一般都有机关,其中最常见的就是火油,只要白蜡层一破,连接在暗处的打火装置启动,那火油就会蹭的窜出来,温度极高,十来秒人就烧没了,现在看来,这里的机关应该是被上一拨人给破了,你小子还真得谢谢刚才那个趴在你背上的干尸,不然现在跟你聊天的就不是我,而是阎王爷了。不过这上一拨人还不简单,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抽去了火油,却没弄伤这白蜡层,只在东北角挖了个小洞下去,看来是经验丰富啊。”

    我顺着光线看过去,果然,除了我刚才踩出来的这个大窟窿之外,在这空间的东北角里,有一个一米见宽的圆形洞口,边缘十分平整,看来是什么专业设备开出的口子。

    虎子看了看周围,说道“他娘的,下面都是蝎子,咱们怎么下去?就算是下去了,那不是自己找阎王爷点名吗?”

    七爷看了看那口子距离我们不过三四米,但是看看周围被拆了一半的墓道顶,只有一条很细的走道可以过去,说道“既然他们是从那里下去的,我想那里肯定有别的通道,咱们先过去看看。”

    说罢,我们四个背贴着墙,一个接一个朝着那口子走去,七爷走在最前面来到那个口子附近,用手电照了照“这里是个甬道!没有蝎子。”说罢,先跳了下去,我连忙跟上。

    下来之后,只见一个两米高,两米宽的正四方形甬道,左右贯通,不知道连接什么地方。

    “七爷,这甬道能通到什么地方?”

    七爷用手电照了照,说道“应该是能连接主墓室,就是不知道在左边,还是右边。”

    欢子憨厚,看了看左边,看了看右边说道“赌一把,咱们往右边走吧?”

    反正无论左右,都要走一走,干脆,我们就听欢子的,朝着右边走去,甬道很长,整个使用青石砖砌成,由于地下常年的潮湿,甬道的四周都很滑,脚下也长满了苔藓,我们放慢了脚步,走了大概二十多分钟,仍旧不见这甬道尽头。

    这时虎子一不小心,摔了一脚,额头上撞出一个口子,虎子连忙捂着头。

    “他娘的,怎么这么滑,摔死我了。”

    虎子这么一摔,把我们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看了看虎子并没什么大碍,就继续往前走,大概又走了二十多分钟,这甬道就像走不完似的,走来走去,都没有个尽头。

    就在这时,七爷停下脚步,敲了敲甬道的墙壁说道“不对啊,这墓穴不应该有这么大,肯定是哪出了问题。”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甬道,看了半天也没察觉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七爷,说不定这是个墓真有这么大,咱们再走走看,说不定前面就是出口了。”

    七爷也是看了半天,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能点点头,我们接着往前走。

    又走了大约半个钟头,我们都感觉心里一阵发凉,看来这甬道真的有问题,绝不是因为墓穴大的原因,于是停下脚步再次仔细查看。

    我打着手电一寸一寸的检查甬道四周的墙壁,除了湿漉漉光滑一片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其他可疑的地方,就在我打算放弃的时候,忽然手电的光照到甬道角落的一个地方,心里猛然一惊,那角落里竟然有一丝血迹,回想刚才的情况,应该就是虎子刚才摔倒时留下的。

    “七爷你看,这里,咱们又回来了。”

    七爷仔细看了看,面色沉重“以前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咱们倒回去,往返方向走,看看能不能碰到刚才咱们下来的那个洞口。”

    虎子一屁股坐在地上“老子累了,我歇会。”

    说罢便拿出水壶要喝水,刚拧开盖子,欢子也顺势坐下休息,两人一不小心,碰在了一起,虎子的水壶啪嗒掉在了地上,水就洒了出来,虎子心疼的连忙捡起来。

    “你他娘的捣乱呢吧,老子喝口水,也被……”

    七爷一摆手,示意虎子安静,弓着身子低头仔细看那洒出来的水。

    欢子想要上前问七爷,被我拦住了,现在这墓穴里最有经验的就是七爷了,当他正在仔细思考的时候去打扰他显然是不明智的,说不定我们就错失了一个找到主墓的机会。

    过了一会七爷站起身子,说道“这甬道不是直的,而是倾斜向下的,水往低处流,很明显左边底,右边高。”

    我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连忙问他。

    七爷打起手电照了照甬道的左边,说道“恐怕我们现在往左边走,也找不到刚才下来的窟窿了,这是个八卦**道。”

    我一听也愣住了,在七爷那里看古籍的时候,大致了解过这种**道,最早的记载在西周时期,传闻周武王带兵时就曾经被这种道困住,所以后来人也叫这种道为困龙锁,其实就是一条路,高低上下略有倾斜,走上去看似在走一条直线,可实际上一直是在绕圈子,建筑者用极为细小的高低落差让人方向感官受阻,若是找不到机关暗门所在,恐怕一辈子也只能在一个地方绕圈子。

    而七爷又在**道前面加了八卦两个字,就让我十分不解,难道这**道又和八卦数数有关系?于是就问他什么是八卦**道。

    七爷坐在地上,点上一支烟,说道“都知道诸葛亮吧?”我们连连点头。

    “三国演义上写诸葛亮用几块石头,就能把几万大军困在其中走不出来,虽然写的有些夸张,但既然写出来,自然是有迹可循,咱们现在碰上的,跟那个差不多,你们仔细看。”七爷指了指他对面的一块方砖。

    我们连忙围上去看,看了半天也没察觉有什么异样,随即又转过头来看七爷。

    七爷叹了口气说道“你们仔细看这甬道的方砖,大小,纹路都一模一样,唯独咱们面前的这块,纹路稍有改变,并且比旁边的方砖大了一些。”

    我连忙转过身继续看七爷指的那块方砖,这才感觉不对,经过七爷这么一说,我才发现,这块方砖的确是比其他的方砖略微大了那么一点,但上下左右大的幅度不超过一厘米,如果不是仔细盯着比对,肯定是看不出来,更别说这里漆黑一片的环境,只能借着手电照明,可七爷竟然能在这种环境下看出这方砖的差别,我心里一边暗自赞叹七爷观察入微,一边仔细看着方砖上的纹路,发现其他方砖上刻着的都是古龙纹路,唯独这一块,刻着的是麒麟,虽然雕刻的线条很简单,但是仔细看还是可以分辨出古龙和麒麟的区别,当即不由得一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