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遇险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和虎子几乎每天都待在黑鸦老七的古董店里,没日没夜的看着盗墓的资料,什么粽子,水尸,风水学,墓穴方位,开棺技巧,墓穴的机关,八卦,玄学,历史典籍,一样不落,所有的书都被我翻烂了,来来回回看了三遍也多,整整有小半年光景。

    不过小半年相处下来,慢慢的我也了解了这黑鸦老七,其实他为人还是很仗义的,从来不占人便宜,虽然在本市也算是个有钱有势的主,但从不欺负穷苦人家,在乡下还捐资盖了两间希望小学,用黑鸦老七自己的话说就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在地底下躺着也是躺着,不如拿出来去造福后世。

    日子,就这么无趣的过着,直到有一天,黑鸦老七再次问起那黑盒子的事。

    “我说,老白,你们在戈壁滩那次到底是怎么进那盗洞的?你确定那是个盗洞?”

    半年时间黑鸦老七这个问题问了我不下百遍,我颇为不耐烦的回答“可不就是个盗洞,你都问了一百遍了。”

    “不能够啊,我也知道那有个墓,还很大,几次都想进去探探,可惜那边是戈壁,不能开盗洞,往下挖三四米就是流沙层,盗洞就塌了,你说那盗洞有十米深?”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说道“不,应该更深,记得当时我和虎子往下划了就有五六米,那尸体在大约**米的地方,我打着手电往下照的时候,下面还有很大的空间。”

    黑鸦老七点点头,哦了一声,接着说“你们在我这也有半年了吧,咱们也该活动活动了。”黑鸦老七点了根烟。

    “去哪?”

    “就去你们说的那个盗洞,那里可是有好宝贝。”

    看黑鸦老七那表情,我都心痒痒,虎子心里更着急,早就憋着一股子劲,一听要出发,一连几天都在不停的催促。

    黑鸦老七算了算日子,找了个吉利日子,就带着我和虎子还有他那个叫欢子的手下,一起出发,朝着玉门关外的戈壁就去了。

    我们来到原来停留的小镇,在这里歇了两天,准备了十天的干粮和水,各自背着四十斤的装备,朝着戈壁滩就出发。

    黑鸦老七虽然一只脚是木头的,可走起路来一点也不比常人慢,有时候甚至我和虎子都追不上。

    “哎,我说七爷,您这都五十好几的人了,怎么体力这么好,您慢点,慢点……”

    听我这么说,欢子一乐,转身跟我说道“五十好几?实话告诉你们,七爷今年才三十五。”

    “啊!”我和虎子都惊讶了一声。

    “好了,别废话,赶紧走。”

    黑鸦老七一脸严肃,我和虎子虽然疑惑,但也不方便再开口追问,我心想这黑鸦老七肯定经历过什么大事,估计应该是墓里的事,说不定是哪次下墓碰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丢了一只手和一只脚还搞得自己未老先衰,对于他自己手脚的事情,他倒是从来都没提过,我也不方便问。

    大约走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我凭着记忆,再次找到了那天夜里我和虎子躲避沙尘暴的地方,指了指东边的方向:“盗洞应该就在那边。”

    我原本以为黑鸦老七会加快脚步,却没想到他慢悠悠的从包里掏出来一个八卦形状的木盒子,翻开盖子仔细的看着,然后原地转了个圈,最后点点头,指了指东边的位置说道“不错,那边阴气最重,应该就在那边。”

    我心里好奇,他手里拿的到底是什么,竟然这么神奇,能看出哪边阴气重,心想有了这么好的玩意,以后盗墓岂不是方便很多?于是就凑过去问道“七爷,您这手里是什么宝贝,让我们也瞧瞧呗。”

    他也大方,随手就把那盒子递给了我“这是从一个墓地里带出来的古纹八卦罗盘,是古时候一个道士发明的,能测风水,知道哪里是聚阴宝地,是下墓的好地方,到现在我都没闹明白他的原理,这玩意复杂的很,就算给你,你也看不懂。”

    我翻开盖子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全是字,最里面是一个阴阳八卦的样式,周围密密麻麻分布了很多小格子,像是方位,看起来十分复杂,我捉摸了半天也没闹明白到底怎么用,随即就还给了七爷。

    虎子没头没脑的说道“什么古纹八卦罗盘,这墓里面带出来的东西,还打着标签呢?还不是你想叫它什么,它就是什么!要我说,这玩意就是个罗盘,搞那么长的名字干嘛。”

    听到虎子这么说,我们仨都尴尬的笑笑,虎子说的没毛病,从墓里带出来的东西一般都没什么名字,大多是根据他的外形,年代去命名,七爷这么叫,倒也没什么毛病。

    我们一路走,一路仔细的寻找那天夜里我们藏身的盗洞,可惜这戈壁上风沙极大,那盗洞开口又小,早就被风沙掩埋了,现在找起来还真得费些事。

    戈壁上阳光很毒,晒得我们口干舌燥,背上一阵发烫,体力消耗很大,感觉背上的皮肤搓一下都能搓下来一大块,虎子和欢子走在我和七爷后面,他们俩都热的快不行了,一路走,一路不停的喝水。

    “我说哥,七爷,这什么时候能找到啊?这太阳晒的简直要了亲命了。”虎子说完,又猛喝了几口水。

    我抬头向远处看了看,地面因为高温升起的热气显得前面的路特别的扭曲,叹了口气“还不是怪你,那天是你先发现盗洞的,到了地方,又他娘的找不到了。”

    虎子一听不乐意了“那天晚上,我他娘的胆都给吓出来,哪能顾得了这么多,只顾得躲黑沙暴……”

    虎子话音还没落,只见七爷打了个手势,示意我们停下“不对!欢子呢?”

    我一听,下意识的向后看去,只见这茫茫戈壁滩,一眼就能看出去十几公里,愣是没有了欢子的身影,只有风带起的热浪在我们耳边吹来吹去。

    “刚才他还在我后面呢?”虎子摸摸脑袋。

    这时只感觉我们脚下一股轰隆的声音,“救…救我!”

    听到这声音,我先是一愣,七爷连忙向后跑了几步“在这!快来搭把手。”

    七爷手脚不方便,我和虎子连忙跑了过去,只见一个一米见宽的洞穴内深处一只手,一把拉住了七爷的手,我们三人使劲往外一拉,这人不是欢子吗?

    原来刚才欢子一边走一边抬头喝水,一脚踩空竟然掉进了地洞里。

    我蹲下身子仔细打量着这个地洞,摸了摸洞的四周,果然是铲子的痕迹“七爷,找到了,这个就是那天我们藏身的盗洞。”

    七爷蹲下身子,向下一看,啧啧两声,说道“果然是个高手打的盗洞,盗洞上面是巨大的石岩层,这个戈壁滩上也就这里有些沙土可以打洞,这人打的很巧妙,贴着巨大的石岩层斜着往下打,就算是遇到了流沙层也不怕盗洞会塌,能这么精准的算出石岩层的厚度和深度,这个打洞的人绝对不简单。”

    就在我们庆幸找到了盗洞时,只听虎子大喊一声“跑,快跑!”

    我们三个一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见虎子自顾自的朝着我们的反方向跑去。

    我本能的回头一看,只见十几只深绿色的蝎子已经朝我们这边冲了过来,速度很快,在戈壁滩上留下很长的一段爬行痕迹,带着沙沙声转眼就到了我们面前,此时虎子已经跑出去十几米开外了。

    “你他娘的楞什么呢,快跑啊!”

    我是见识过这蝎子的厉害了,心里怕的要命,转身就跑,七爷是个见多识广的人,见到我跑,也不含糊,转身就跟着我一起向后跑去,刚跑了两步,只见欢子还愣着“欢子,楞什么呢?”

    “七爷,不就是几只巴掌大的蝎子吗?一脚给他踩扁了不就完了。”欢子话音还没落,一只蝎子已经冲到了他面前,不等他抬脚往下踩,那只蝎子就发出来斯斯的有点像蛇的声音,只见它背部隆起的疙瘩忽然朝着欢子的脸射出一团白色的液体。

    欢子本能的用手去挡,可刚接触到那白色的液体,就是一声惨叫“哎呀,我的妈呀!”

    欢子露出痛苦的表情,顺势就往后仰。

    眼看欢子要是倒下肯定会被这蝎子围住,现在不过去救他,那他必然是有死无生。

    还是七爷反应快,拔出手枪,“啪啪!”就是两枪,枪法极准,正打在距离欢子最近的两只蝎子背上,白色,绿色的汁液飞溅,两三滴已经溅到了欢子的裤子上,蹭蹭的冒着白烟。

    我心叫不好,这蝎子的血有多强的腐蚀性我可是知道,不出三秒,就能把牛筋底的运动鞋底给腐蚀干净了,连忙跟七爷一起冲过去,我们一人拉着欢子一只手就把他往后拉。

    “虎子,快帮忙,把他裤子脱了!”

    虎子刚才虽然离得远,但也看的真切,知道这蝎子的血溅到了欢子的裤子,当即拔出军刀,在欢子腰带下面狠狠的一划,顺手使劲一撕,将欢子的裤子整个撕了下来,随手扔在一边。

    我们四个疯狂的向后跑,此时欢子算是完全的反应过来,不需要我们拉着,玩命的向前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