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倒斗七爷
    我先是一愣,不太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应该是他早就知道这东西,我心想这家伙既然识货,应该就能卖个好价钱,对于冥器这一行,我是个门外汉,也不敢乱说,就只能装作很有经验的问道“您开个价?”

    那中年男人没有理会我,自顾自的看了有十几分钟,这才将黑盒子放下,对身边人点点头“是真货。”转过头看了看我“小兄弟怎么称呼?这道上的人大多我都认识,怎么没见过你这一位啊?”

    我一听他这话,很明显在套我,如果不说点行话出来,恐怕他会压价,脑子一转,我就说道“我是小打小闹,您不认识我很正常,我祖上原来做过淘土匠,到我这手艺就没落了,我姓白,家里行三,上面两个姐姐都嫁人了,道上人都叫我白三。”

    那中年男人微微一笑,这我才看出来,他脸上有一道很深的疤,很像是刀伤,但又不能确定,笑起来脸上显得很恐怖“原来是白三爷,失敬失敬,这东西是从哪个坑出的货?”

    他这么问,倒是把我问住了,那天误打误撞掉进了盗洞里,鬼知道那是什么墓,不过好在我还有些历史常识,那边既然是甘肃地界,在古时候应该是属于西凉,当即胡诌道“一个西凉墓。”回答他之后,怕他再问出一些我回答不了的问题,于是连忙转移话题反问他“不知道,您是哪位爷?”

    “黑鸦老七。”

    我听得浑身一震,这黑鸦老七可是响当当的人物,我们市里的古董行家,他那古董店我倒是没少去,足有半个足球场大小,没想到竟然在这碰上了,这外号还真符合他。

    “原来是黑七爷,真是久仰大名,这么着,咱们就算交个朋友,这顿饭我请。”

    能跟他攀上关系,别说一顿饭,十顿饭,我也愿意请。

    “好说,好说。”黑七爷又摸了摸那黑盒子,再次一笑说道“这样,你这盒子,我给你这个数。”说罢伸出五根手指。

    我心想这玩意可是我跟虎子拼了老命带出来的,就值五万?心里有些不甘,皱了皱眉头“七爷,您这有点不地道了吧,这物件就给这个价?”

    黑鸦老七皱了皱眉头“实话说了吧,最近钱都买了装备了,一票人下了个墓,基本上全都栽在墓里了,现在手头有点紧,给你开五十万,这个价确实低了,这样,就算咱们交个朋友,你看如何?”

    我一听五十万,心里乐开了花,这冥器还真他妈值钱,不行老子就专职去盗墓得了,还摆什么夜市摊子。

    心里这么想,却不能露出来,脸上挂着苦笑说道“哎,算了,算了,小弟也是很仰慕黑七爷啊,五十万就五十万!”

    他一听我很爽快,当即一笑说道“这样,东西我先带回去,一会你收了摊子,到我店里去拿钱。”说罢,拿起盒子,站起身就要走。

    “好,好,您慢走,我这收了摊子,一会就到。”我连忙送他们出去,东西他拿了去,我倒是不怕他赖账,这黑鸦老七在道上也混了几十年了,还犯不上为我这点东西坏了自己名声。

    送走了黑鸦老七,我哪还有心情去炒菜,把事情的经过跟虎子说了之后,催促虎子,早早收摊走人。

    虎子一听那盒子能卖五十万,更兴奋,冲着夜市摊子上吃饭的客人就喊道“我说各位爷啊,今天这饭算我们请客了,你们赶紧打包走人,我们要收摊了。”

    收了摊子之后,我们俩一秒钟也没耽误,直奔古董市场就去了。

    哪知道我和虎子推门进了黑鸦老七的古董店之后,一片漆黑。

    “哎,我说哥,这黑鸦老七不至于穷的连电费都交不起了吧?那五十万不是想赖账吧?”虎子话音还没落,只听砰的一声,整个古董店的灯同时亮起来,我和虎子眼睛不适应,一时间看不清东西,等到眼睛适应了之后,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十几把黑漆漆的手枪顶在我们俩的脑门上。

    虎子反应极快,一个反手,就要抢其中一人的手枪。

    可惜两拳难敌四手,其中一人抬手一砸,枪托狠狠的砸在虎子的后脑勺,只听见虎子闷哼一声,噗通就栽倒在地。

    看见这情景,我是从头发丝寒到脚后跟啊,这黑鸦老七不是要杀人越货吧!

    我是越想心越凉,这黑鸦老七能在我们市干起那么大的古董生意,肯定是黑白两道都混得开,我却没想到他这么黑,看这阵势恐怕我们哥俩今天就要交代在这了,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连忙说道“哎呀,黑七爷,您这是怎么话说的,怎么还上家伙了,大不了那钱我们哥俩不要了,别脏了您的手,回头警察那边也不好交代不是。”

    “你们敢耍我!”

    我顺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向上看,只见黑鸦老七站在二楼的悬空阁楼间,右手的铁钩子拖着下巴,右脚站在地上,左腿的那根木棍踩在栅栏上。

    我从下往上看的真切,他这左腿从膝盖以下,都是木头的,此刻不仅让我联想到加勒比海盗里的巴博萨船长,还别说,这黑鸦老七跟他不光外表相似,就连脾气都差不太多,也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主。

    “我哪敢耍您啊,您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耍您啊。”

    黑鸦老七身边人给他递了个椅子,他顺势坐下,问道“那我问你,这黑盒子里的东西呢?”他晃了晃手中的黑盒子。

    “这…这…这我哪知道啊?我拿到它之后就没打开过。”

    刚坐下的黑鸦老七忽的又站起来,脸上十分愤怒“放你娘的屁,你一个淘土的货色,废了老大劲从底下把这东西弄上来,在你手里这么长时间,你没打开看过?”

    我心里憋屈的很,心想自己捡了个宝贝,谁成想竟然没东西,要是因为这原因死在这,我真比窦娥还冤呢,连忙解释“我真没打开过,事情是这样的……”我连忙将我在敦煌的经历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刚说完,那边虎子哼哼的从地上爬起来,刚起身,挥手就是一拳,正打在距离他身边最近的一个黑衣人脸上,这一拳就砸掉了他两颗牙。

    “虎子,别动,你不要命了?”

    虎子看了我一眼,脸上愤怒的说道“我说哥,亏你还是从部队出来的,他们那手枪是假的,我刚才抢他们枪的时候,一摸就摸出来了,咱们被他耍了。”说完抡起拳头,就要朝着身边另一个黑衣人打去。

    这时只听“砰…”的一声,一发子弹贴着虎子的左脸颊飞了过去,要是再偏那么半公分,恐怕虎子就得去见阎王了。

    “哎呦,我操!”虎子叫骂一声,连忙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我循声望去,只见黑鸦老七缓缓收起手枪,脸上挂着笑容走了下来。

    看刚才的枪法,这黑鸦老七绝不是一般人,在虎子剧烈运动的情况下,还能有那样精准的射击,绝不是一般黑道老大能做出来的,必定是经过严格的训练。

    黑鸦老七走下阁楼,手上多了个黑箱子,来到我们面前“两位兄弟,别怪哥哥不仗义,刚才在地摊上,一听就知道你说的是谎话,要不来这一下吓吓你们,你们肯定不会说真话,哥也知道,这黑盒子,绝不是你们两个的能够打开的。”

    说完,他又将手里的黑皮箱子,递给我。“给,这是哥给你们准备好的五十万,一分不少。”

    我一把接过箱子,打开一看,果然是五十万现金,一沓一沓的全是红色的人民币。

    经过刚才那么一闹,我算是掀了老底了,有些尴尬,也怕再出什么事端,拿起箱子拉着虎子就走。

    “慢着。”

    我和虎子正朝外走着,眼看就要走出他这古董店的大门,冷不丁的被他这么一叫,不觉着冷汗直冒,难不成又要难为我们?我心想,他爷爷的,这飞来的横财果然要不得,大不了钱不要了,命要紧啊。

    “两位小兄弟,你们是拿了五十万,这样就满足了吗?还回去摆那个夜市摊子?”

    我听他这么一说,心想他这很明显是话里有话啊,反正主动权都在他手里,他不说让走,估计我们俩今天谁也走不出去,索性回头问道“那您的意思是?”

    “我年纪大了,腿脚也不利索了,正需要像你们两位这样的人才,有没有兴趣入伙啊?我敢保证,你们以后赚的更多,这五十万不过是个零头。”黑鸦老七晃了晃右手和左腿,一声叹息。

    我和虎子对视一眼,心想这老家伙财大气粗,虽然刚才那阵势很吓人,不过能赚钱谁不想干点别的,我也不想烂在那夜市摊子上,俗话说得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也想开着奔驰宝马,搂着金钱美女。

    “只要能赚钱,我不在乎干什么。”

    “倒斗,敢吗?”

    我还以为他要我们两个跟他当保镖呢,一听是倒斗,就更有兴趣了,不过虎子的兴趣比我更大,不等我说话他就先开口“有啥不敢的,老子早就想干这行了,只是啥也不懂啊。”

    这时候黑鸦老七笑了笑“成,成,愿意干就行,有我在,其他不用管,我带你们入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