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盗洞
    出了玉门关,我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灼热,一眼看不到头的戈壁滩上,除了凌乱的石块之外,就是地面升起的热气,整个戈壁滩死一般的沉寂,热毒的太阳烤的我背上一片火辣般的刺痛,顶着四十多度的高温,我们一行九人在这无人的戈壁上进行勘探作业。

    “根据地图显示,这前面应该有一道古时候留下的城墙,咱们过去看看。”带队的张队长用挂在脖子里的白毛巾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

    大约走了两个小时,真发现一截很矮的土城墙,也就到膝盖那么高,应该就是张队长口中所说的城墙了。

    “哎呀,张队长,您真是知识丰富啊,这么荒凉的戈壁上,您都知道有城墙,我太佩服您了。”

    “咱们张队可是高材生,在地质队那都是屈才了。”

    “哎,真是委屈张队长了,这么热还亲临一线,亲自带领咱们进行油田勘测,您真是辛苦了。”

    其他几个队员,你一言我一语,开始说着恭维领导的话,只有我和虎子两个人对这种阿谀献媚的行径不屑一顾。

    这时张队长看了看我说道“白羽,李虎,你们再往前探探,看看有没有什么信号反应,其他人原地休息,咱们今天晚上就在这过夜了。”

    原本蹲在地上休息的李虎,一下就站了起来,瞪着张队长,说道:“凭什么你们休息,我们去勘测?”他将近一米九的身高,站在身高不足一米七的张队长面前,应该是给了他很强的压迫感,让他下意识的退了两步。

    退了两步之后,张队长似乎想到了什么,又猛地往前一步,大声说道:“你说凭什么?就凭我是你们队长!”

    虎子怒目圆睁,死死的盯着张队长,而张队长此时也不怕他,接着说道“我们都正规院校毕业的文人,是国家的人才,你们俩不过是部队退役回来的,说好听点那就是武夫,这些体力活当然是你们来干,不然你以为你们凭什么能在勘测队混饭吃?就你们俩,我告诉你们,说个不好听的,你们俩就是……”

    李虎两眼通红,猛地一把抓住张队长的领子,应该是动怒了,我一看不好,连忙拉住虎子。

    李虎被我拉住,应该是冷静了一些,转头看了我一眼,我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动手,低声劝他:“虎子,别冲动,毕竟咱们在人家手底下混饭吃,这年头找个工作不容易,能忍就忍着吧。”

    李虎恶狠狠的瞪了张队长一眼,也不说话,转身开始收拾装备,准备出发。

    张队长看李虎服输,马上得意的冲其他队员说道“看看,你们看看,还是白羽识时务。”说着,还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厌恶的看了他一眼,见他那肥头大耳,得意的模样,我就觉着恶心,恨不得马上冲上去,砸掉他两颗牙。

    这家伙平日在单位里就爱找我和李虎的麻烦,现在出来勘测也是一样,装备我们背的最多,勘测我们跑的最远,几乎所有的体力活都让我们干,要不是为了生活,对于他这样的小人,我见一次打一次。

    可现实就是如此,他们原地休息,我和李虎继续往前走。

    我们俩根本就没心思去勘测,大概走了三个多小时,我们也原地休息,就等着太阳落下去之前回去交差。

    “老白,你说咱们在部队里的时候多威风,现在,你看看,这群王八蛋。”

    我也是满心的无奈,回想一下当初爹妈看了多少人的脸色,装了多少孙子,才给我找的这份工作,心里就不是滋味,总不能对不起爹妈这番苦心,只能咬着牙硬撑着。

    就在我感慨万千的时候,探测器里传来微弱的信号,我拿过来一看,才发现不对,这信号应该并不是油矿,而是铁矿,这下面应该有铁,从信号的反应来看,铁的纯度还挺高。

    我招呼李虎拿来声呐探测仪,从探测上来的讯号显示,这下面有一个很大的空间,按照地质勘测的教材上写的内容推测,应该是地壳运动形成的地底空洞。

    我们两个拿出纸笔,开始记录信号的频率和振幅,并且开始多点记录,一阵子忙活,不觉着天就暗了下来。

    这戈壁昼夜温差极大,白天可以四五十度的高温,只要太阳一落,不出三个小时,这温度就会降到零度以下,现在这个情况,我们得抓紧回去,不然在这里冻一夜可不是好过的。

    我和虎子开始收拾器材,就在这时,虎子一声惊呼“老白,你看那边!”

    我抬头顺着虎子手指的方向看了看,只感觉一股黑色的柱子正在形成,心中咯噔一下,再看看天,天上别说月亮,连个星星都没有,在这种茫茫的戈壁上,除非碰到大的沙尘暴!否则肯定是万里星光。

    “虎子,快找地方躲起来,估计要有大沙尘暴来了!”

    李虎一听,脸色剧变,我们在地质队待久了,自然了解这戈壁上的沙尘暴有多厉害,那被风吹起来的碎石,比刀子可锋利多了,打在人身上,不比子弹的杀伤力差。

    我们也不顾不上收拾地上的勘测器材,拿出手电筒,分头开始寻找可以躲避沙尘暴的地方,能找到一截矮墙都行,可惜我找了半天,这光秃秃的戈壁滩上哪里会有什么矮墙。

    就在我心急如焚的时候,远处传来李虎的声音“老白…快来,我找到了!”

    我大喜,心想天无绝人之路,连忙循着声音朝着光亮的地方跑去,到了之后才发现李虎找到了一个圆形地洞,直径大约一米宽,这时,我们两个都犯了难,茫茫戈壁,出现了这样的地窟,谁也不敢下!谁知道是不是蝎子窝,或是巨蜥的巢穴。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呼啸声,巨大的吸引力瞬间传来,我手上一滑,手中的手电筒飞了出去,借着飞出的手电筒微弱的灯光,只见一个巨大的黑色龙卷风,风暴连接天地,而且旋转的速度非常快,一看就具有毁灭性的力量!

    这时顾不得那么许多了,我心头一横,冲着李虎说道“跳!”我两眼一闭,直接跳入了这个地窟之中,紧接着一声闷响,我估计是李虎也跳了进来。

    就在我们刚跳进来,黑沙暴就铺天盖地的袭来,砂石被狂风吹的飞快,虎子在我上面,露出的背部被风沙刮到,瞬间带走一块皮肉,细小的砂石子直接钻进了他的皮肤里,疼得他直咧嘴“我说老白,你能再往下点吗?不然这黑沙暴还没过去,我就先去找马克思汇报思想去了。”

    我也知道虎子的处境,连忙向里爬了几步,虎子双手再也支撑不住,一屁股坐在我的背上,我一个踉跄,双手支撑不住虎子的体重,身体猛然向下划去。

    一直划了有五六米,这才停下来,我拿过虎子的手电筒,打量了一下这洞的四周,发现洞壁上有很多铲子留下的痕迹,不过,大小,力道,都很均匀,整个洞是缓慢向下倾斜的,我拿着手电向下照了照,也不知道到底有多深,不过在距离我们三四米的地方,赫然有一具半风化的尸体,大多数骨头都已经裸露在外面,只有在小臂的四周还有些皮肉。

    看到这里,我猛然一惊“虎子,看来这是个盗洞!这下面应该是个古墓。”

    虎子平日里没少听我讲那些盗墓的故事,虽然都是祖辈上传下来的段子,但却被我讲的神乎其神,就像我自身经历过一样,没想到这时候真的碰见一个古墓的盗洞虎子也来劲了。

    “你咋知道是个盗洞?”

    我往前爬了两步,仔细看了看那尸体,按照戈壁滩上的气候来推算,只要人一死,在这里不是风吹,就是暴晒,就算是在这盗洞中,不出一个月,也肯定变成干尸,而我面前这具尸体,虽然大部分骨头都外露着,可那些连接着皮肉的地方,还没有被完全风干,推算一下,这人死的应该还不到两个星期。

    “虎子,这尸体应该是个盗墓贼。”

    对于尸体,我和虎子在部队的时候就见怪不怪了,听到我这么说,虎子向前探了探身子,原本狭小的盗洞变得更加拥挤。

    “你他娘的能不能往后点,挤死了!”我用脚踹了踹虎子,虎子却不为所动。

    我一边推着虎子,一边说“这盗墓贼都跑到这里了,愣是没冲出去这盗洞,肯定是这下面有厉害的主,万一那主这时候冲出来,咱们俩都得交代在这。”

    虎子听我这么一说,连忙向后退了几步。

    我借着手电的光,仔细打量着这具尸体,发现这尸体背后还有个帆布的背包,已经被腐蚀的不成样子了,背包的边缘有些绿色的痕迹,看上去像是某些腐蚀性液体,现在已经被风化干了,我心想“不对,这帆布包做工精良,出了名的耐磨损,怎么会被腐蚀成这样,难道包里装了硫酸,现在洒出来了?”我凑上去闻一闻,一股刺鼻的腥臭味涌进鼻腔,差点没给我吐出来。

    我不敢用手去碰那背包,鬼知道那干枯的绿色液体还有没有腐蚀性,就用手电筒去轻轻的拨弄背包。

    慢慢的背包被我拨开,仔细一看,里面东西还真不少,虽然大多数都被腐蚀的看不出样子来了,但还是看见一把锈迹斑斑的铲子,接着是狼眼手电,上面也有很多锈迹,应该是被那绿色的液体给腐蚀的,再往下有一份地图,可惜腐蚀的只剩下半个角大小,再往下翻看,发现一个极为精巧的四方盒,盒子通体黝黑,四面都雕刻着一些古朴的花纹,我一看就知道是这应该是盗墓贼从古墓里面带出来的冥器,看样子年代还挺久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