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2章 霍昕竹被打劫
    此时,这位颇受圣主器重的夜家天才,把自己魁梧的身体完全贴在了地上。

    或许是因为长时间趴着,他英俊的脸上到处都是灰尘。

    身上衣袍也是灰蒙蒙一片,倘若不仔细看的话,谁都会以为夜沧澜是个当街要饭的叫花子。

    一个身高九尺的大男人,因为惧怕一个女人把自己整成这样,不得不说,他活得还真是有够窝囊的。

    “霍学姐,刚刚小乐说他好像看见夜学长了!”

    圣宫学府这一边,一个身材娇小的女生,偷偷在霍昕竹耳旁低语道。

    “嗯?他在哪?”

    霍昕竹细眉微簇,向四周环视了一下,结果她这一看不要紧,直接把藏在人群里的夜沧澜吓得整个头都埋进了土里。

    “不要看见我!一定不要看见我啊!”

    闻着泥土的气味,夜沧澜在心里不停地祈祷着。

    “霍学姐,小乐说就在那边!”

    小女生指着人群右后方小声道:“对了学姐,你可千万别告诉小乐是我说的,他要是知道了肯定就不理我了!”

    显然,这个女生是很喜欢那个叫小乐的人。

    “没事,学姐就只是过去看一下!”

    霍昕竹给了小女生一个安慰的眼神,其实现在她的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而且她也不敢真把夜沧澜怎么样。

    因为若是她真杀了夜沧澜,霍家高层肯定会为了保护家族利益而将她交给夜家发落的。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离开星魂宗遗迹,夜沧澜周围的人也渐渐变得稀少起来。

    他听到耳旁已经没什么人声了,误以为所有人都已经离开,然而就在他想要把头抬起来时,却突然感觉有一个凉凉的物体贴到了颈脖上。

    夜沧澜浑身瞬间打了个激灵,整个翻过身,向上方看了一眼。

    结果这一眼看过去,他差点没被吓得尿裤子!

    夜沧澜看见一个银色枪尖正抵在自己的面前,而一个他最不相看见的女人,正在头顶上冷冷的看着他。

    “你……你想干什么!”

    夜沧澜已经紧张的完全不会说话了,硬挤了半天只挤出了这么几个字。

    霍昕竹美颜如冰,手中长枪下划,嗤拉一声,直接把夜沧澜的裤裆划了个洞!

    “住手!”

    夜沧澜仓皇叫道,脸上满是恐惧,这女人好狠毒,竟然想要废掉他的命根子!

    “夜沧澜,你不要觉得有夜飞扬做你的后台我便不敢杀你,这次只是给你个教训,下次你若再胆敢对我有不轨之心,我这一枪下去,便会直接挑了你的脑袋!”

    言毕,霍昕竹转身飘然离去,长裙飞扬间,她手握银枪的背影,显得颇有英气。

    夜沧澜在地上呆愣愣的躺了一会后,沾满灰尘的脸部肌肉全部拧在了,无比扭曲。

    “霍昕竹,我一要弄死你!”

    他哑着嗓子吼叫道,仿佛是一头受伤的野兽般。

    身为夜家这一代最优秀的弟子,他从来没有遭受过这样大的屈辱,他一定要弄死这个女人,并且要在弄死她之前,百般折磨对方!

    “霍学姐,夜学长不会有事吧?”

    霍昕竹回到学生队伍里,刚才那个小女生一脸担心道,因为她可是亲眼看到霍昕竹拿着武器走过去的。

    “他能有什么事?皮糙肉厚的肯定死不了!”

    霍昕竹淡淡的说道:“好了,我先走了,你们记得出去以后用学府发的身份牌互相联络,学府这一次没有派出任何师长前来,大家若是分散行动,很容易被歹人盯上!”

    星门的传送出口并不固定,也是随机传送的,和进来时一模一样。

    所以,当修士们从星门内被传送出来后,最好尽快早点和同伴联系并抱紧团,一旦落单,处境将十分危险。

    毕竟,世人皆知星魂宗遗迹内隐藏着古代宝藏,这些进入遗迹内的人能够在其中待满三个月,身上肯定或多或少都有些收获。

    而此时的遗迹之外,除了前来接应这些修士的各方势力外,其他都是一些想要趁机浑水摸鱼的不法之徒!

    因此,对于这些从遗迹里出来的人而言,接下来将要面对的考验则更加严峻,那就是必须杀出重重包围,及时和自己的同伴安全汇合。

    霍昕竹叮嘱了众学生几句后,便独自飞向了星门,以她的实力只要出去后不遇见圣境的打劫者,一般的人不论来多少都不够她一个人解决的。

    很快,她便穿越了星门,重新回到了魂天大陆,霍昕竹四下观察了一会,入眼处皆是万里黄沙,连半个人烟也没瞧见。

    她秀眉一簇,将感知铺开,方圆万里的范围全部印入脑海。

    “嗯,总算能够正常感应身边的事物了,等等!这是……不好!”

    霍昕竹俏脸微变,刚刚她还沉浸在感知恢复惊喜当中,下一秒,便是异变突生!

    一道强横至极的精神感知朝她这边横扫过来,并瞬间将她给锁定住了!

    霍昕竹芳心大颤,她知道拥有这种感知力的绝对是圣境强者!

    她连忙转身想要立刻逃走,却听见呜的一声风响,一股热浪从天而降,黄沙奔腾中竟是钻出了个矮小精瘦的小老头。

    “桀桀,女娃娃,看到老朽就跑,是不是怀里藏了什么好东西啊?”

    小老头发出无比刺耳的尖笑,干瘪的嘴巴里露出几颗豁牙,似是隐隐闪着寒光。

    “前辈,小女子只是路过此地而已,身上没带什么东西,就是一些盘缠路费!”

    霍昕竹强制镇定道,这老者的实力完全看不透,自己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

    “没带什么东西?”

    小老头双眼一咪,接着猛然睁大,大声喝道:“你撒谎!”

    “这方圆几万公里早就被封锁了,除了从遗迹里出来的人,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你还敢说你没带东西,当老朽是三岁孩童吗!”

    “什么!这里被封锁了!”

    霍昕竹脸色瞬间苍白,她没想到局势竟然危险到了这般程度。

    此时,小老头朝霍昕竹伸出一个干巴巴的手爪子,阴声道:“女娃娃,老朽也不和你废话,交出遗迹里得到的宝贝,老朽自会放你一条生路,如若不然,就休怪老朽辣手摧花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