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8章 扫荡尸巢
    “别杀我,算我求你了,你刚才不是还说要放过夜统的吗?既然你可以放过夜统,那么为什么不能放我啊?”

    夜轮苦苦哀求道,此时这位高贵的夜家子弟放下了自己所有的自尊,活像个可怜虫一般。

    “放过夜统?哼,那只是我在开玩笑而已!”

    苏凡嘴角微微一抽,刚才是少年武魂控制着他的身体,自然算不上是他自己说的。

    “还有,你们夜家人也配向我求饶么?当初你们夜家圣主直接派个魂圣去杀我,那个时候可没见他给过我什么求饶的机会!”

    “既然圣主不想让我活下去,那我又何必给你们夜家人一条活路呢?”

    “所以今天你无论如何都要死,要怪就只能怪你是夜家人!”

    话音落下,苏凡一指点出,凌厉的毁灭剑气激发出来,直接将夜轮的头颅给切飞了出去。

    苏凡的毁灭剑气不光能损伤**,更是能毁灭灵魂,夜轮的灵魂瞬间便是消散开来,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

    当然了,不仅仅是夜轮,除了那被少年武魂气势压死的夜统外,其余的夜家弟子里只要是中了苏凡毁灭剑气的人,全都是这种魂飞魄散的下场。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夜统还是比较幸运的,因为他至少还能够进入轮回重新开始。

    击杀掉这些夜家弟子后,苏凡就开始打扫战场了。

    由于所有夜家弟子的尸体都已经被毁灭剑气蚕食一空,只有那些空间戒指掉的满地都是,因此苏凡基本没费多大功夫,就把所有的空间戒指收入了囊中。

    “不愧是一品家族的弟子,这些家伙一个个都富得流油啊!”

    清点了所有的战利品后,苏凡发出了这样一句感慨,这些夜家子弟身上的宝物最低都是地阶的,而其中大部分都在天阶中上层次。

    不过,这些宝物虽然数量比较多,但是加在一起的价值还是抵不上那把古圣器烈风刀。

    可以说,截止到目前为止,苏凡在这次星魂宗遗迹中所得到的最大收获,就是这把宝刀了,而五鬼封印术由于他还没有修炼成功,因此并不算在其中。

    “走吧,我们去尸巢看看!”

    重新回到霍昕竹身边,苏凡对她语气十分随意的说道。

    “你……你和夜家的人有仇?”

    霍昕竹疑惑道,刚才苏凡击杀夜家弟子的一幕她都全程目睹了,这人下手实在太狠了,就像是和夜家有深仇大恨一般。

    “嗯!”

    苏凡点点头,然后转身朝尸巢走去。

    霍昕竹心情瞬间复杂起来,夜家统治魂天大陆万年,仇家自然也是有很多的,可像苏凡这样敢直接和夜家为敌的则是少之有少。

    “凡公子!”

    一念及此,霍昕竹连忙飞到苏凡身边,小声道:“夜家实力强大,光凭你一个人是很难搬倒他们的……”

    “这是我的事情,用不着你操心,如果你是要劝说我收手的话,那真的很抱歉,我只会会告诉你三个字,不可能!”

    苏凡面无表情道,飞行的速度忽然加快了一倍,嗖的一声直接冲进了尸巢穴深处。

    “你这人真是……我话都还没说完呢就突然打断我……”

    霍昕竹跺跺脚有些气恼的说道,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蛮横独断的人。

    两人进入尸巢内,苏凡召唤出九十只亡灵埋头苦杀起大片尸人来。

    而霍昕竹则是小心翼翼的跟在他后面,偶尔碰到一些受伤落单的尸人补上一击,顺便收取一些苏凡来不及捡起来的宝物。

    对于霍昕竹的这些行为,苏凡虽然看在眼里,但是却没有出言制止,这尸巢里宝物多的数不胜数,让对方捡去几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苏凡在尸巢内大杀特杀,将自己所会的各种剑法和武技从头到尾使了个遍,满巢尸人如同稻田里被整齐割掉的稻子一般成排倒下,而他的经验值也在飞快暴涨!

    而他的这一肆意滥杀行为,也激怒了这尸巢的主人,那只体型仿若千米雄峰之高的尸魔皇。

    大地在尸魔皇的脚步移动下疯狂震颤,尸海像波涛一样迅速分开,一只粗糙的大手朝苏凡镇压下来。

    “尘归尘,土归土,死了就应该进坟墓,去往你该去的地方吧!”

    苏凡大喝一声,打开系统界面使用了洞天一指!

    轰隆!

    天崩地陷,恐怖的巨指从虚空中落下,将尸魔皇巍峨如山的体魄压得崩溃开来。

    霍昕竹神情震撼,尽管这种场景她已不是第一次见了,但此刻她的心情却依旧无法平静。

    要知道这可是尸魔皇啊,整个星魂宗遗迹中绝对的霸主,就这么被彻底秒杀了!

    她这辈子见过的天骄英才也不少,但妖孽到这般程度的,却只有一个人能与其媲美。

    那便是圣主夜飞扬。

    “唉……我真犯贱,怎么又想起夜飞扬那个杂碎了,说好了这辈子都不想他的!”

    一想起夜飞扬,霍昕竹的秀脸上就染上了一层阴霾。

    其实,霍昕竹之所以视男女之情为穿肠毒药,是因为她在二十五年前,由于感情的问题,被一个男人伤的太深。

    而那个男人就是圣主夜飞扬,魂天大陆当世第一高手。

    那一年霍昕竹十八岁,处于一个对于爱情充满幻想的年纪,也是在那个时候,她第一次认识了传说中的圣主夜飞扬。

    两人之间的邂逅十分平常,那一天的天气很明媚,霍昕竹午后在圣城中央的一片湖泊旁散步,就这样巧遇到了在湖边欣赏风景的夜飞扬。

    夜飞扬风趣的谈吐、博学的才识无一不让霍昕竹深深折服,再加上对方的修为又很高强,模样也是异常俊美,立即就让当时不清楚夜飞扬身份的霍昕竹芳心暗许。

    在那以后,霍昕竹就时常到那片湖泊片散步,这中间也巧遇过几次夜飞扬,而随着一次次的交流之后,她也逐渐深深痴恋上了这位优秀的男子。

    那一段时光非常美好,一直让霍昕竹难以忘却。

    但她却万万没想到,这所谓的美好只不过是一个假象罢了,就在她终于忍不住向夜飞扬表白的时候,她一直所倾慕的男子却突然露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