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0章 你比废柴要强一点
    “无知的小子,居然敢称明学长是小小的半圣!”

    “眀温学长之名,岂是你可以随意诋毁的!”

    “你可知道,我们明学长乃是一位可以跨大境界击杀圣者的不世英才,那些普通的半圣岂能与我们明学长相提并论!”

    苏凡此言一出,那些圣宫学府的学生都气得哇哇大叫,他们都觉得苏凡是侮辱了自己心目的偶像。

    “哦?能以半圣之身杀死圣者么?”

    苏凡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稍微正视了眀温一眼,淡然道:“好吧,我收回自己刚才说的话,你比一般的废柴半圣确实要强一点!”

    在他的眼里,凡是不如自己的,全都是废柴。

    眀温能杀死魂圣又如何?

    半圣和魂圣之间的差距有如天地之别,眀温就算能击杀魂圣,也肯定杀的是那种没有什么天赋的普通魂圣,而且应该只有魂圣一级。

    魂圣一级,苏凡魂帝境的时候就能杀死了,现在别说普通的魂圣一级了,就是越级而战的低级魂圣天才,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废柴!”

    眀温面皮一抽,表情顿时阴沉下来。

    想他乃是大陆第一学府的天之骄子,无数同辈修士所追捧的超级天才,何曾被人如此羞辱过?

    他看着苏凡那平静的神情,心中一股怒火瞬间猛然腾起!

    “兄台,你说在下是废柴,那你又是什么呢?”眀温强忍着心头的怒意质问道。

    “我?”

    苏凡云淡风轻的说道:“普通人一个而已,但至少比废柴要强的多!”

    “好一个普通人!”

    眀温气极反笑,他飞跃到苏凡面前,一掌平举,厉声道:“那我这个废柴,就来领教下你这普通人的高招!”

    他把“废柴”两字咬的很重,目光中充满了阴毒。

    “居然敢说明学长是废柴,学长,你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他!”

    “不过一个无名鼠輩而已,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眀温的那些崇拜者们再次叫嚷起来,话语中满是尖酸刻薄。

    “爹,这下我们杨家族人们的仇终于可以报了!”

    杨泓面带笑意的心念道,不管眀温杀不杀苏凡,对方与眀温一战后必定会元气大伤,到时候自己再补上一招,杨家的大仇便可以报了。

    “既然你这废柴非要找虐,那我就成全你吧!”

    苏凡冷笑,便是一掌探出,魂力冲掌心中喷出,化为一条飞舞的小龙。

    他想用龙游掌直接解决掉这眀温。

    眀温见状也是微吐出一口气,双臂暗中蓄力,准备和苏凡一战。

    “什么嘛,原来才魂尊三级,就这点修为还敢说明学长是废柴!”

    “哈哈,我看都用不着明学长出手,我们这里随便出个人都能击败他!”

    “牛皮吹的震天响,居然才这点实力,眀温学长,你一定要给这家伙一点颜色瞧瞧!”

    魂力显现,苏凡的修为也暴露在众人眼光之中,当他们看到苏凡只有魂尊三级时,全都接连讥笑起来。

    魂尊三级对战半圣,而且还是击杀过圣者的天才半圣,这场战斗的结果已经不需要再猜测了。

    “竟是魂尊三级!?幸亏我等那日没为杨家出手!”

    与杨泓同来的几位魂尊面露惊容,心中暗自庆幸不已。

    他们的实力在圣宫学府内院学生中只能算是末流,倘若那日真为杨家向苏凡出手,只怕早已经凶多吉少了。

    “才魂尊三级就敢对我出言不逊,我还真以为你有什么能耐呢!原来不过是只纸老虎罢了!”

    眀温神色阴冷,手指弯曲,圣力之光凝于指尖。

    这就是半圣与寻常魂尊修士不同之处,半圣已经可以运用圣力了,而一些天才级的半圣甚至可以利用圣力催动圣技!

    在这一点上,苏凡就有些不如了,他虽然可以施展出圣阶剑法,但因为没有圣力做支撑,因此剑法的威力上要稍微打一些折扣。

    而就在这时,站在苏凡身边的霍昕竹突然对眀温开口劝阻道:“眀温,你不是他的对手,还是先退下吧!”

    深知苏凡强大的她,自是十分清楚,莫说是一个眀温,就是一百个眀温一起攻击,也绝然不会伤到苏凡一根毫毛。

    要知道,身边的这个青年,可是斩杀过几万只尸魔王的强大存在啊!

    那破开苍穹的惊天一指,直到现在,都令她无比心悸!

    这等恐怖的武技,就连她霍家的老祖都不一定能施展得出来。

    她猜想,这个男子身后的势力绝对非同一般,说不定就是十大圣地之一!

    也正因为有着这一层猜想,霍昕竹才将主意打到了苏凡的头上,她想要借助苏凡帮自己办一件大事!

    “你说什么?我不是他的对手?”

    霍昕竹的劝阻,眀温并没有听进耳朵里边去,他反而因此误会霍昕竹是在偏帮苏凡。

    而霍昕竹和他一样都是半圣,究竟有什么缘由,会让她为一个魂尊三级的家伙说好话呢?

    眀温越想心越乱,最后忍不住怒吼质问道:“盺竹,你喜欢这家伙?”

    “你……你休要胡说!”

    霍昕竹白皙的脸上飞起一朵红云:“我和他才不过认识了几天,怎么会喜欢他呢?而且,男女之情乃是穿肠毒药,我这辈子都不会碰的!”

    “那你还如此偏帮他,说什么我不是他的对手,可笑,他不过一个区区魂尊而已!”

    眀温大声咆哮道,一腔怒火奔腾,仿佛是一只受伤的野兽般。

    他嫉妒的发狂,霍昕竹对他一向是冷冷淡淡,很少见到她对谁这么过分关心过。

    而听霍昕竹之言,她和这陌生男子似乎才不过相识几天,可就这么短短几天,却远远超出了他和霍昕竹之间数年的界限。

    这怎么能不让他嫉恨?

    此时,眀温看向苏凡的目光中,充满了极致的杀意。

    如果刚才他只是想纯粹教训下苏凡,那么现在,他就是想要将苏凡杀之而后快!

    苏凡心中一阵无语,他真的很想吐槽霍昕竹一句。

    美女,你是白痴吗?

    他知道霍昕竹为自己说话是好意,但这种好意无疑是在火上浇油,把他和眀温直接弄成了不死不休的敌人。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