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3章 又起冲突
    这时,苏凡看到巫启正带着几个人从不远处走来,三天前见到的汪大通也赫然在列,同时巫启的手还牵着一个满脸流鼻涕的中年人!?

    苏凡定睛一瞧,才发现这中年人竟是满脸痴傻之色,模样和巫启倒是有几分相似,一边走着一边摇头晃脑的不时发出阵阵憨笑。

    苏凡神色恍然,他想起巫启三天前和自己所说的事情,这痴痴呆呆的中年人,一定就是巫启的孙子。

    “见过巫前辈!”

    想到这里,苏凡便主动走上前去,向巫启作揖行礼道。

    “你是……”

    巫启望着苏凡,因为对方容貌大变,他并没有马上认出苏凡来。

    “前辈,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你们神宝阁请的外援啊,您不是叫我今天同您一起去参加商盟丹会么?”

    苏凡笑着说道,说完还冲巫启眨了眨眼。

    “哦,对对对,瞧老朽这记性,竟险些忘记了!”

    巫启拍着脑门说道,苏凡这么一讲,他要再不清楚站在自己眼前的人是谁,那就实在太搞笑了。

    “小通子,来,认识一下,这是凡公子!”

    巫启声音很重的为汪大通介绍着苏凡,而汪大通明显也不是外人,他听见巫启这么介绍苏凡,也马上弄清楚了苏凡的身份。

    “原来是凡公子,在下乃是汪大通,今天凡公子你的一切行程,都会由在下一起陪同!”

    汪大通立即抱拳说道。

    “哦?”苏凡闻言眉头一扬,看向巫启:“巫前辈,你今天难道不和我一起去商盟丹会么?”

    巫启摇摇头,指着旁边的神宝阁废墟,不禁苦笑道:“凡公子,你也看见了,昨天我神宝阁突遭横祸,阁主死了,几个副阁主也死的只剩下了老朽一个!因此,今天老朽只能留在这里主持大局,还望凡公子你不要介意!”

    “不介意,当然不介意了!”

    苏凡连连摆手说道,开玩笑,他怎么好意思说介意,整个神宝阁就是他毁的。

    还好巫启的白痴孙子没有事,不然,他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巫启了。

    和巫启道别后,苏凡和汪大通向前方的一顶大型帐篷走去。

    据汪大通所说,这一次商盟丹会,神宝阁之前本打算派出二十七人参加比赛。

    不过,昨日神宝阁倒塌,这二十七人中有半数以上不幸惨死,眼下算上苏凡在内,可参赛的人仅剩下了十人。

    可以说,已经达到了神宝阁历届参赛人数的新低。

    同时,这一届带队的神宝阁管理人员,也从往年的主事长老或者副阁主,变成了汪大通这样的普通长老。

    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巫启现在主持大局需要人手,高级一点的长老都去帮忙了。

    汪大通在众多长老中实力比较低,于是带队任务就理所当然落在了他的身上。

    两人边走边聊,就这么慢慢走进了那顶大帐篷里。

    此时,帐篷之中,去商盟丹会参赛的另外九人已是全部来齐了。

    这九人相貌都不是太老,最大的也就四十多岁的样子,由此可见,神宝阁已经完全放弃了老年组的比赛。

    “汪长老,这就是那外援小子吧?我看也不怎么样嘛,和我们一样,都只是三品炼药士而已,你确定这小子不会拖我们的后腿么?”

    “小子,你还是回去吧,我们神宝阁从来没有请外援的先例,青年组,有我们四个人撑场就够了!”

    边上,站着四个神色各异的青年,从苏凡进来开始,就一直没怎么拿正眼看苏凡,而这时他们竟然联合起来,想要赶苏凡走。

    而另外五名中年人则相对来说比较沉默一些,毕竟,苏凡走不走和他们没什么关系。

    不过就算是这样,五名中年人看向苏凡的目光,也依旧充满了轻视。

    “你们都少说两句,这位凡公子,可是巫副阁主推荐过来的!”

    看不下去的汪大通,在旁边为苏凡帮腔道。

    “巫副阁主又如何?他现在是副阁主,今天之后还不是要退下来?”

    “汪长老啊,不是我说你,你天天跟在那个没有前途的副阁主后面可没什么好的,他能给你带来什么?财富还是权利?他自己都要前途不保了好吗?”

    四名青年说话十分嚣张狂傲,汪大通的长老身份在他们面前似乎没什么震慑作用。

    “汪长老,这四条傻狗是谁啊?一副天老大,他们老二的样子?”

    就在这时,苏凡开口了,嘲讽起人来,嘴还是那么毒。

    “小子!你说谁是傻狗!?”

    不过,还没等汪大通为苏凡解释四名青年的来历,这四名青年听到苏凡的嘲讽,纷纷怒了!

    “呵呵,谁答应我谁就是傻狗!”

    苏凡大步走上前,挺胸直视着这四人,目光无比犀利。

    “我特么宰了你!”

    “旋焰拳!”

    四名青年中有一个脾气最暴躁的,两脚一蹬就朝苏凡冲来,右手成拳,火气滔滔,一拳打出,仿若烈焰在高速旋转。

    然而,还没等这名青年靠近苏凡,苏凡突然大喝了一声“滚!”,音波如同霹雳划破天际般浩大,振幅之力,直接把旋转的烈焰连同这青年的右臂全部震裂!

    “啊!我的手!”

    鲜血搅合着碎肉哗啦啦的往地上流淌,这青年惨叫着仰天倒下。

    “方博!”

    另外三名青年见状齐声惊呼,其中一人指着苏凡叫道:“小子,你竟敢伤了方博,你可知道,方博和我们都是阁主大人的亲传弟子!”

    苏凡冷笑:“难怪你们刚才嚣张成那个样子,原来都是阁主的亲传弟子,不过可惜啊,你们的阁主已经被人杀了,他就是想来给自己的弟子报仇也无能为力了!”

    “小子,我若是你,就绝对不会出手断方博一臂!”

    此时,旁边看戏的一名中年人突然接口道:“这四人是阁主的亲传弟子,而阁主虽然死了,可阁主的师父和父亲还尚在人世,这两位老人家可都是渡过劫的圣王,你伤害了他们的后辈,那两位老人家岂会轻易放过你?”

    “不过是四个不成器的后辈而已,伤了也就伤了,我就不信那两个老前辈会不顾颜面,向我一个小辈出手!”苏凡一脸平静的说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