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3章 再次暗助
    也就是说,巫启真的和这神秘强者认识?

    一瞬间,大厅内所有人看巫启的眼光都变了。

    特别是刚才那些出言挤兑巫启的人,现在全都挂上了一副示好的笑脸。

    “既然巫大师你认识这位大人,不知可否请他出来为王宗师驱掉识海里的剑意力量啊?算我求你了!”

    岳海龙一脸恳求道,他心知王晨丹的伤势可不能久拖。

    若是一直拖下去,即使以后治好了,也会留下难以恢复的后遗症。

    而这对王晨丹以后的炼药生涯来说,是极为不利的,很有可能导致其一辈子都无法晋级为更高级的炼药士。

    要知道,王晨丹可是炼药士协会总部大长老的唯一弟子,若是在这里前程尽毁,上头一旦怪罪下来,岳海龙做为这里的会长,可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很有可能,他会因此被驱逐出炼药士协会。

    “这……”

    巫启面露难色,有点难以启齿。

    他私下里和岳海龙交情确实极好,一般来讲,岳海龙只要有什么要求,他必然都会答应。

    可是,这一次却不行,因为所谓的神秘强者,连他也没见过,刚才他只不过为了争一口气,而故意那样说罢了。

    所以,巫启只好暂且想了一句托辞,委婉道:“那位强者一直行踪不定,本帝也是偶然间和他相识,实话和你说,本帝这里也是没有他的任何联系方式。”

    话一说完,巫启心里就生出了一种浅浅的负罪感,对相识多年的老友说谎,实非他心中所愿。

    “唉……”

    听到巫启的答复,岳海龙的表情顿时有些颓废,他摆摆手苦笑道:“罢了罢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一次算我栽了!”

    言毕,他便神色萧索的朝大厅后方蹒跚而去,一众长老见状也是纷纷跟了过去。

    “前辈,你和这位岳会长私下里的交情真的很好么?”

    见此情景,苏凡问了巫启一句。

    “不错!”巫启长叹一声,道:“岳老弟算是老朽这辈子唯一的知己,我们年轻时便熟识,彼此之间常常互证丹道,多年以来一直是亦师亦友的关系,他也是唯一一个相信老朽当年是被王晨丹陷害的人!”

    “哦……原来是这样……”

    苏凡若有所思道:“如此说来,这岳会长倒是一个不错的人……”

    接着,苏凡又是问道:“对了,前辈,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考核炼药士?岳会长现在忙着给王晨丹医治,会不会没有时间?”

    “这倒不至于!”巫启摇头道:“你只是考核三品炼药士而已,他抽个空就能帮你处理完!”

    “你们现在随老朽一起去找岳老弟!”

    两人交谈完,巫启便是带着苏凡二人一起朝大厅后方走去。

    巫启对炼药士协会里的房屋布局很是熟悉,在他的带领下,三人没多大一会就找到了满脸发愁的岳海龙。

    此时,岳海龙正和几名长老以及王晨丹的十几名弟子,站在一处雅致的院子内。

    巫启三人进入院子时,刚好和王晨丹的大弟子魏永胜打了个照面。

    魏永胜是一位六品炼药士,相貌看上去比巫启还要老迈,当他见到巫启三人走进了小院,顿时怒喝一声:“姓巫的,你还有脸进来!”

    王晨丹的其他十几名弟子,也都是满脸愤怒的看着巫启,因为如果不是巫启,他们的师父也不会被那神秘强者所伤。

    “可笑,本帝怎么就没脸进来了?这里又不是你家的后院,别人进或者不进还用的着你来管?”

    巫启扬声道,这魏永胜虽然和他同为六品炼药士,但修为却和他差的十万八千里远,他可不惧对方。

    “你……”魏永胜被巫启呛的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最后他看向岳海龙,颤音道:“岳会长,你是这里的会长,我现在命令你,把这姓巫的请出炼药士协会!”

    “魏大师,很抱歉,你的命令我不能接受!”岳海龙一语回绝:“你虽是王宗师的弟子,但你在炼药士协会并没有职位,因此,你无权命令我做任何事!”

    “你!你这是在刻意包庇巫启!我知道了,一定是你们两个故意串通好了谋害我师父,不然你怎么会对他网开一面!”

    魏永胜气急败坏道,如同一只见人就咬的疯狗。

    “魏大师请您慎言,我们会长一向光明磊落,可不屑玩那种暗算他人的把戏!”

    一名皇朝炼药士协会的长老听不下去了,当即站出来为岳海龙辩解。

    “为人光明磊落?”魏永胜阴声道:“你当我不知道?你们会长和巫启私下里早有勾结!岳海龙,我告诉你,如果你今天不把巫启赶出去,待我告到我师祖那里,定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魏大师,你太过分了!”

    一众长老的脸色皆是阴沉了下来,魏永胜的话已经算是赤果果的威胁了。

    而就在这时,一道狂风乍起,还没等众人看清是怎么回事,就听见啪的一声脆响,魏永胜半边老脸高高肿起,整个人瞬间飞跌出去,摔了个狗吃翔。

    “大师兄!”

    魏永胜的那些师弟师妹们纷纷大惊失色,赶忙跑过去将他搀扶起来。

    可这一扶起来,院子里的所有人便是忍不住抽起气来。

    因为,魏永胜此时的模样真是凄惨到极点,满口的牙齿被打掉了一半,右半边脸颊肿的像个充了气的皮球。

    “唔唔……”

    魏永胜一脸痛苦的哼唧着,脸上通红一片,皮下的毛细血管都爆裂了一大片。

    “谁?是谁在暗地里算计我师兄!给我站出来!”

    一名少年面带戾气的高吼道,视线掠过在场的所有人后,又朝着院外瞧去。

    院里的众人面面相觑,刚才那一瞬间实在太快了,他们都没瞧见是谁出的手,只感觉到一阵风起之后,魏永胜就倒在了地上。

    对方不仅来去如风,出手之后硬是一点能量波动都没有留下,就仿佛是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

    院子中的众位长老虽然修为都不低,可都自问没有这样强大的实力。

    “难道又是那位神秘强者出手了?”

    一名长老颤声道,这是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